•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恋老小说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岳父张挺之

    时间:2019-03-29 15:01:36   作者:la*****00   来源:6969小说网   阅读:185   评论:0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我岳父名叫张挺之,退休前是一所乡镇中学的校长。岳父岳母只生了我老婆一个,我们结婚后便将他们接到城里,与我们住在一起。我是市中医院的外科主治医生,挂着个副主任的虚衔,因为医术不错,收入还挺丰厚,最重要的是工作时间相对比较稳定。

      我本来就恋岳,对岳父早已垂涎三尺,可就因为我岳母很强势,一双洞察秋毫的鹰眼把一切看得死死的,所以我一直不敢造次。直到岳母因病去逝,我才得到机会征服了我的老岳父,可这时候我已经结婚二十余载,儿子都上了大学。

      那年,岳父已经61岁,刚刚退休不久。他须发飘雪,皮肤红润,精神瞿烁,中等身材略胖,身体很硬朗,平日里喜欢穿一身深蓝色或深灰色中山装,脸上表情总是很严肃,所以看起来十分威严。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再加上强势岳母的存在,我此前一直不敢对岳父有所冒犯,可每次看见老岳父,我的心里总是痒痒的,想想这样威严的老岳父如果自愿地趴在那里供自己任意狎玩,那实在是太美妙了!

      岳母走后,岳父一个人坚持要搬回乡下老家去住。老家原本是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子,如今村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居住了,大家不是在城内买房子,就是搬到山谷外公路边的新村,新村离老家那儿有两里来地。

      妻子是竭力反对她爹搬回去的,为此还跟他发过脾气??稍栏缸苁撬?,你妈管了我一辈子,现在孙子也上大学了,你们就让我过几天自在日子,行不?妻子无可奈何,也只得由着他。这倒是高兴坏了我,因为岳父一个人住,那我就有机可乘了!我平时没事就去看望岳父大人,妻子看我对岳父孝顺倒是十分高兴,很少过问什么。

      一个下午,我跟妻子打了个招呼,便买了一些荤菜、一袋米和一盒补品,开车去看望他老人家。当然,我心怀不轨的目的,日常送给他的补品也是别有用心,我想老人家再不找个人发一发情,就只得自己帮自己过干瘾。

      岳父的老房子在远郊的一个小山谷里,靠着山脚下孤零零的一座房子,四周全都是果林、树木,环境优雅清静。房子不大,老式的四间屋——这以前是村里最好的房屋,现在倒过时了。岳父回来后把房子翻修了一下,地板上还铺了瓷砖;楼下东边是一前一后的两间房,前面用来做小客厅,后面就是岳父的卧室;西房前面是客房,后面是厨房,靠楼梯底下是一个小淋浴间。楼上不够高,只能用来堆放杂物;另外,岳父还在果林边上开荒种了不少蔬菜、瓜果。

      老房子前面紧挨着人家的废墟,空间不够宽,倒是旁边的树林是原来公家的打谷场,里面有一小片空地,我就把车停放在那儿。下车走出林子绕到屋前,却发现大门紧闭,我以为岳父有事出去了,便去屋后的窗口看看钥匙是不是放在窗台上,却让我无意中看到令我震惊的一幕:

      老岳父身穿我给他定做的藏青色的薄呢料中山装,坐在靠近窗口的一张竹制躺椅上,挺在裤裆外面,双手正使劲地揉捏着,浑身抖动个不停。此时屋内比较亮,岳父身穿深色衣服颜色对比鲜明,所以我看得非常清楚。

      见机会难得,我立刻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悄悄放在窗台上,然后继续偷偷观看:

      岳父的JB硬邦邦的,不算特别粗却非常的修长,顶端亮晃晃的,出了不少的淫液。老人家双手拼命地推送自己的老**,脸面已经涨得通红一片,脑袋死命地向后仰着,张开大嘴呼哧呼哧地喘气;他的身子晃动得非常剧烈,大腿一下一下地向内侧夹紧,摇得竹椅吱呀吱呀响个不?!匀?,老人家快要达到高潮了。

      那晚我本来打算在岳父那儿睡的,可是老人家不让,也许他满足以后自己也感到后悔愧疚吧,毕竟是与自己的女婿好,而且是这么个好法。我正犹豫间,不巧的是医院来了电话,说我的一个病人有点状况,让我立刻回医院。没奈何,我只好放弃欲望赶往医院——我对自己的私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而且工作永远放在第一位。

      过了两天,我的工作又轻松下来,这心情一放松了,立即想起了老岳父。

      下午,我连晚饭都没吃,立刻要去看岳父。妻子感到有点奇怪,问我怎么这么急着去看她爹?我假意搂住她,说,我无父无母,拿你爹当自己父亲孝顺,你还不高兴死???妻子马上真的高兴死了,从冰箱里取出些鱼肉让我给岳父带去,她还说,今晚不用回家,陪爹说说话,解解闷。这下子高兴死的是我!陪老岳父解闷?一定!一定??!一定??!

      于是,我回房偷偷拿上药膏,径自出了门。

      到那儿天还早,一身深灰色中山便装的岳父出来见了我,感到很意外,也有点难为情——看来,老人家虽然与我有了那种关系,但他心里还是放不开,我可得抓紧时间好好与他培养培养感情。

      果然,刚在沙发上坐下来,老岳父端正面色对我说:“小伟,岳父要跟你说几句话?!?br />
      “那天的事都怪岳父不好,是我为老不尊!”说着说着,岳父脸色变得有点羞红,——他不愧是个人民教师,凡事严于律己,宽以待人?!靶∥?,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喜欢男人?”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岳父照直说,说了,岳父可能无法接受,会臭骂我一顿,以后再也不理睬我,这比让我死还难受;可不说,我心里就会好受吗?我不一样要受到感情地煎熬吗?

      想到这,我冲动地一把抓住老岳父的双手,动情地说:“岳父,我只是喜欢你!

      我??????”

      “小伟!”岳父绷着脸厉声斥责,继而又愣了愣,然后叹了一口气道:“伟呀,我知道你对岳父孝顺??????”

      “不!”我决然道,因为我已经打定主意今晚要向他表白:“岳父,我喜欢你,喜欢像那天那样,能让我们彼此都能得到满足。岳父,那天你不也很满足吗?”

      “我??????”老岳父语气为之一结,然后垂足顿胸大声哀叫:“造孽呀!造孽呀!”

      我就喜欢他这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于是进一步道:“岳父,这天还没黑,你这声音会传出很远哟?!?br />
      吃过晚饭,我拥着岳父进房休息,老岳父此时似乎已经适应,斜倚在我的怀里,让我双手紧紧搂抱着他。老人家单独睡了一年多,显然,他很孤独很寂寞,也需要拥抱着一个人,这会让他感到更加安宁。再看他的身上,精液已经干了,白花花的更显眼,我忍不住吸鼻闻了闻,一股浓烈的腥咸味刺激着我的神经,下体急剧地充血暴涨高高举起,将薄薄的裤子撑起一个不小的山包。

      我的心中迅速升腾起一股渴望——老岳父是我的,彻底占有老岳父!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右手从岳父的腰部伸入他的裤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自己值晚班时经常在值班室偷偷手淫,又怕被人发现,只好不脱裤子从自己腰部插入,我有点喜欢上手臂被皮带夹紧的感觉。现在,我就带着这样的感觉在调戏我的老岳父,同时,我还用手轻轻地撕扯他的短髭玩。

      “你??????”岳父回头惊叫道:“怎么睡觉也不老实?”

      “岳父,让我摸摸嘛?!蔽医苦恋厮?。

      “我这个年纪,哪比得上你呀,身体会受不了的。平时,你也要节制点?!?br />
      “好岳父,谁叫你这么迷人呢?女婿我实在是太爱你了!”

      岳父嘴里这么说着,却躺在那任由我乱动,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很快地,他就有了反应,老**在我的掏摸下再次变得铁硬,脑袋也在不停地晃动。我感到有点奇怪,低头仔细地去瞧他,发现他嘴巴向前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我终于弄明白,原来老岳父的胡子就是他的一个敏感点!记得岳母在世时不止一次夸过,要说你们岳父长得最好的,那就是他漂亮的胡子,看来,强势的岳母不止一次地蹂躏过岳父的胡子,老岳父已经上了瘾了。

      我再也按捺不住,有点粗暴地将岳父扔在床上,像饿狼一样扑了过去,嘴唇狠狠地贴上他的胡子。

      “嘿嘿!”我简直就是在狞笑:“岳父,我想进入你的身体?!?br />
      “我是你的岳父??!”岳父这是清醒了,明白了我的企图,他毕竟还是难以接受进入。

      “别!不要啊,伟!”

      “那我把我们的事告诉你女儿?!蔽叶季醯米约汉芪蕹??!盎褂形沂只系挠跋瘛?br />
      “别!千??????千万别!好、好女婿,求??????求你!”岳父连声阻止我,声音都有点发抖。

      回到房间,我自己径自爬上了床,躺在那儿想着怎么让老岳父就范。

      黑夜里非常宁静,淋浴间冲水的声音传了过来,很清楚。过了好大一会,岳父返回房里,只见他依然穿着那身中山服,原本蓬乱的头发已经有点潮湿,整齐地抹向脑后。这时,岳父用探询的目光看了看我,又瞧了瞧床面,脸上的神情似乎有点不自在。

      我立刻拍了拍床,很亲热地说:“岳父,上来休息吧,天不早了,该歇着了?!?br />
      岳父显然已经明白,今天晚上我不会去客房休息,其实,上一次我就是更他睡一床的。

      他沉吟了一会,最终还是爬上床来,一句话也没说,衣服也没脱便钻进被窝休息。我侧头看了看他,只见他微微向另一边侧着身体,双眼紧闭,仿佛老僧入定一般。这样,我自然不过轻举妄动,只有乖乖地躺在那,心里暗暗盘算着该怎么办。

      他老人家刚才好像洗过身子,只是为什么不换衣服,难不成里面还是没穿内裤?他这样子莫非是——?可是,他又怎么不明说呢?嗨!岳父那么大年纪,就算他心里想着这事,也不好意思主动说是不是??蠢次乙鞫坏懔?。

      躺了一炷香的时间,我觉得应该是时候了,便试着伸手去抱他,看他有何反应。不曾想,老岳父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任由我搂住他,搂得满满的。我将嘴巴贴在他的颈窝里,嗅着他身体的味道,那是一股老人特有的体味混杂着精液的味道,因为他的衣服还是沾满了精斑。这种性的味道本来就催生情欲,而我刚才没有满足,自然是心有不甘,没多大一会,我的下身已经昂起头颅,轻轻地在他大腿根部轻轻地磨蹭。岳父似乎闪了一下身子,但是,他很快又停了下来,依旧静静躺在那儿。这时候我已经有点憋不住了,便将岳父抱紧了一些,极品直接顶在他的股侧,一只手不老实地揉上他的股花。

      就在这时,老岳父隐晦地哼了一声,身子向我这边靠了一下。我顿时更加兴奋,下面那只手便探到前面去抓住他的裤裆,一把就抓着了他的老**,因为那里面早已硬得像是一个棍棒,将裤裆高高顶起,兀自在颤动不停。

      这令我兴奋异常,三下两扒下内裤,然后伸手去解岳父的皮带、脱他的裤子。岳父只是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接着又停了下来,任由我将他的长裤扯到了大腿跟。

      当老岳父露出柔美的、白花花的光屁股,我再也忍禁不住内心的淫念,便伸出一根指头去探寻他沧桑的古洞。我有意进去一点点,在那边沿上绕了一圈——“哦????????”老岳父不觉发出一声呻吟,然后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那目光里有羞涩,有埋怨,也有渴望。

      还等什么?我的一个指头立即伸了进去,探寻上他的花蕊,温柔地抚摸。

      当我的手指中间抽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他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脏,便轻轻问道:““后面你洗过了?”

      老人家没做声,老脸垂了下去,耳根一片通红。

      我们这样玩了好一阵子,老岳父终于尝到了甜头,呻吟声开始连成了串,也大了不少。

      我立即更加上心,只觉得下面憋得难受,便伸手抬高他肥美的屁股,再一次一杆进洞

      “??!”老岳父叫了一声,但是这声音已经不再那么痛苦,还带有几分欲望和渴求?!芭叮???????哎哟??????”

      我时快时慢、渐渐深入地抽送着,我同时也没会忘记损他:“岳父,感觉如何???”

      “嗯????????嗯!好??????????????快点??????”

      “哈,这么快就求我了,你看你多骚,多下流!”

      “嗯????????别 ??????我、我骚??????”强烈的淫欲让老岳父开始解放了,忘记了伦理纲常,也没了羞耻心?!肮耘?,你好会玩????????喔——!快玩你老岳父!

      我??????我想要你、你玩????????!玩我,再玩我??????好女婿??????好!快一点??????啊——????????老岳父是你的??????”

      岳父的浪声淫语深深刺激着我,我干得更为凶猛,我打定主意要干得老岳父对我死心塌地,所以我快速地冲杀,一直忍着没有发射。十多分钟过去,我们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了。

      “我说了你会求我操你吧!岳父,说,你是老流氓!”

      “不????????哎哟喂!老岳父要被你玩死了????????啊——!岳父投降??????岳父是老流氓! ??????好女婿,你真行??????好????????岳父要、要你狠狠地玩我??????快、快????????啊——!老岳父不行了??????”

      我知道老头被我干爽了,一边继续干他,一边迅速地用手将老岳父的**扳向斜上方;只见他身子猛地一挺,一大股精液喷薄而出,喷在自己的脸面、胸前;他的身子依然在抖动着,精液继续汩汩流出,洒向腹部、下体。我在这淫秽的一幕刺激下,再也把持不住,滚烫的精液全部写在他的体内

      停下来以后,我发现自己的阳具上有少许的血丝,低头一瞧老岳父后面,老屁眼里我的精液混合着点点血丝正在慢慢流淌出来。这让我感到很内疚,立刻取出药膏给他擦上,一边擦还一边亲吻安慰他。这时,我看见老岳父看着我的双眼里充满了温暖,这目光和他以前看着我的慈爱已经有所不同。

      等他身体感觉稍微好了点,我这才搂着心满意足、疲惫不堪,依然穿着中山服满身腥臊的老岳父沉沉睡去

      早上起来,我和老岳父又干了一次,老人家这次没有拒绝,翘起老屁股让我胡乱干了一通,当然他老人家也美美享受了一番。这样时间就不早了,我没在岳父那吃早餐,也没有回家,直接赶到单位上班。

      虽然我有点疲惫,但心情却出奇的好,见了每个人都是笑容满面,热情问好。我的病人、医院的同事们都说我今天精神特别棒,态度也相当的好,连我们主任也打趣:“罗医生,今天心情这么好,是不是找了个年轻漂亮的情人哪?”

      对!我是有了个情人,虽然不年轻,可在我心里他非常漂亮,简直是秀色可餐!

      下午开车回家,我心情依然十分兴奋: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老岳父就成了我的人,感觉一切都好象是在梦中一般!我掐了一下胳膊,还知道疼,那就不是梦!清醒过来朝四周一看,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将车开到市郊。

      今天该不该去岳父家?我刚刚征服他应该加强调教,让他对我死心塌地才是??墒?,昨晚在他那儿呆了一晚上,现在还没回过家,老婆会不会有看法,还是先回家吧。老岳父看来已经上瘾,吊吊他的胃口,说不定会更听话。

      就这样,我忍着自己的欲望开车回家,接下来几天也没去岳父那儿。周二老婆去乡下做客,下午回家她告诉我,她顺便去看望了她爹,爹问我为什么几天没回去。然后,老婆不无醋意地看着我说:

      “爹对你这个女婿比对我这亲生女儿还上心,你可得多回去看看他?!?br />
      “好的,好的!”我连声答应,心里头那个乐:嘿!这一吊,真的把岳父吊得越发的骚情,看来是时候去看望老人家了,而且我还想进一步的开发他呢。

      周三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刚好来了一个病人,这一忙完天就黑了。我正准备回家,突然想起妻子昨天给我说的话,心里念头电转,于是打电话回家,告诉妻子刚接了一个重症病人,晚上要留在医院不回家。

      放下电话,我草草吃了盒盒饭,立刻开车去岳父家。

      到了岳父那儿,他感到很意外,实在想不到我会这么晚来。他开门让我进去,听说我已经吃过了,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情。这让我感到有点诧异:老岳父这是怎么了?难道几天没见,他的心又变了?妻子不是说他一直念着自己的吗?

      这时,电视上在放一部有关家庭伦理案的调查,说的是一户人家的儿子没有生育能力,老父亲为了传宗接代,在儿媳妇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强行与儿媳发生了关系,最后被儿媳告上了法庭。节目快放完了,主持人正在做最后的总结。

      我顿时明白了原因,心里感到有点不妙,不无担心地回头去看岳父——果不其然,岳父眼睛瞄着电视,脸上的神情很愧疚也有点尴尬。不能让他再看了,我伸手去搀扶他,小心地提醒他说:“岳父,洗去吧?!?br />
      岳父看了我一眼,一把推开我的双手,然后心情沉重地走进房去;没多久,他取了睡衣出来,躲躲闪闪地去了淋浴间。在他打开水之前,我听见里面传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原本以为岳父已经对我产生了欲望,已经顺从,却不料一部纪录片便把一切恢复到原状。岳父毕竟受的都是传统教育,他的内心无法放下的伦理道德观念与羞耻心,彻底放开去追求自己心中的欲望和渴求。

      怎么样才能让岳父放下一切、尽情纵欲呢?

      岳父这个澡了洗了很长时间,很显然,他的内心也在作激烈的斗争。斗争的结果似乎很不妙,老岳父走出淋浴间时整齐地穿着睡衣,神色严肃紧绷着脸,劲直去了睡房。

      没奈何,我只好先进去洗澡,当我从淋浴间出来时,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欲望,欲望可以改变一切!只有让老岳父的欲望变得更强烈,才能突破他心中由伦理道德和羞耻心所组成的防线。

      我什么都没穿,一丝不挂地走进岳父的睡房,我的阳具确实是个极品,虽然已经松软却依旧很长很大,吊在胯部来回地晃荡。老岳父没有上床,而是躺在躺椅上,脸色漠然双眼紧闭,我进去时,他的眼皮动了一下,可见并没有睡着。难不成他老人家打算一个晚上都睡在躺椅上?

      我走过去推了岳父一下,说:“岳父,去床上睡吧?!?br />
      “我睡不着,你先睡?!痹栏刚隹?,没好气地说道:“看你,也不穿上短裤!”

      “别看我,去床上休息吧?!蔽矣幸獾餍Φ?。

      岳父紧绷的老脸又红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可是,就在他闭眼的那一瞬间,我清楚地看到,老岳父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那焦距似乎就在我的下身;而且,他的睡裤的“那地方”也微微向上拱了一两下——老岳父对我这女婿的欲望还真的是非常强烈??!

      “我也睡不着,我陪你说说话吧?!?br />
      我当然不会就此放过他,于是端了一张矮凳,赤着身子在他身旁坐下来。其实我们也说不了什么,因为老岳父一直紧闭双眼、一声不吭,只有我偶尔地说两句,说着连我自己也觉得并不好笑的冷笑话——气氛很是尴尬。

      也不知过了多久,岳父睁开眼对我说:“你去睡吧,让爹静一静?!?br />
      他又自称是爹了,这让我很失望又极不甘心,站起来狠狠地晃了一下身子,晃得大阳具在身子底下不住甩动。

      天哪!我看见了什么???老岳父微闭着眼,二目斜视,正偷偷地看我的身子呢!

      我觉得机不可失,迅速地一把抓住他的裤裆。想不到,他的老**滚烫滚烫的,在我手里不住地昂首挺胸呢。

      “你??????????????”

      岳父的双手立刻抓住我的手腕,力量很大地向外扳动,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告诉我他的坚决;我丝毫没让步,一只手把他的老**抓得死死地,另一只手去阻挡他。老岳父立即发现,他的裤裆被我拉起来,老**被拉扯得长长的,如果他拼了老命往外拉的话,遭殃的一定是他自己。

      于是,他只好放开双手,瘫倒在椅子上哀叹:“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哟!”

      色欲熏心的我顾不上那么多,马上加强了进攻的力度,而且我知道他喜欢什么——隔着裤料,右手握住他的老**轻轻揉捏,食指在他的马眼上不停打转;左手移到他的会阴处,用力点击、按揉。老岳父哪里受得了这些,身子一软,倒在躺骑上全身直发抖,渐渐地,他脸面通红、胡子扭曲,口里哼哼有声:“哦,嚯!哦——!嚯——!”

      可是,我却得寸进尺:“岳父,换上我送给你的那身中山装吧,里面不要穿短裤,这样方便?!?br />
      不料,老岳父忽然睁开眼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羞愧难当地爬起来,“嗵、嗵”走出房去。这反倒把我吓着了,以为他老人家生气了,当下放开他的老**,愣愣地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心里面那个后悔呀,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老岳父穿着那身笔挺的藏青色的中山装出现在了房门口——此时我才想起来,这身衣服晾晒在堂屋里的竹竿上!他目含羞涩、面带桃花,裤裆里撑起一根高高的旗杆,连中山装下摆也被顶开了——很明显,他没穿短裤!

      说真话,我就是喜欢老岳父穿着笔挺的中山装、撑起大裤裆的模样,道貌岸然却又淫秽下流。我顿时感到欣喜若狂、兴奋莫名,一边欣赏岳父的淫相,一边走上前伸手隔着裤料给他抚摸。摸了才一会,老岳父的身子就软了,靠在门框上很快地揣着粗气,全身直发抖。我便拥着他进到房内,将他推到了落地穿衣镜前,让他侧身对着镜子,然后,低下手拉开他的裤链,将老**掏了出来。我仔细看了看,岳父的老**比我的短,却也有十七八公分,因为没我的粗壮,看起来反而显得十分修长;而且他的蘑菇头较大,姿态很优美。兴奋不已的我捅了捅岳父,让他自己观看镜子。

      镜子里面,我的老岳父身穿笔挺的中山装,裤裆里一支笔直的老枪自上衣下摆之间穿刺而出,强烈的颜色对比使得那支老枪特别的显眼,他的整个人在我看起来也显得格外的风骚迷人。

      老岳父只看了一眼,立刻羞愧难当地低下头,实际上他连身体也佝偻下去了,我感觉他像是一条打断脊梁骨的老狗。

      我是个恋岳虐待狂,心里一直想着怎么让他变成我的奴,而且我始终认为他具有成为“奴”的潜质:虽然他在外面、在儿女面前一脸的严肃认真,可是只要到了我岳母跟前,立刻变得十分乖顺——我猜想,他在那方面是被动型。

      此刻的我就像是魔鬼附身,一心只想虐玩他,早已经忘记他是最宠爱自己、自己最敬爱的老岳父。我粗暴地抓住他的后领脖一把将他拎了起来,然后用膝盖顶着他的屁股让他把身体站直。老岳父像是明白了什么,幽怨地看了我一下,然后,他还是乖顺地站直身躯,胯部还有意地向前挺立着,使得他的老**更加突兀。我抬手在那突兀上敲了一下,老岳父的身体立刻触电般抖动几下,老眼也下意识地看了镜子一眼。我兴致盎然,马上自下而上地拨了那老**一把,那老**立刻上下甩动起来。想不到的是,老岳父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淫态,也是激动不已,看着看着,他的胯部开始前后挺送,身体也忙不迭地跟着点头哈腰。

      看到他的骚样儿,我得意地笑了,戏谑道:“岳父,你真骚?!?br />
      “伟??????”老岳父很是羞涩,可身体还在摇晃。

      “你自己说自己骚不骚?今天必须说!”我蛮横地说,同时加大力度狠狠地敲了一下。

      “哦!”老岳父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哼:“我??????我??????骚??????”

      “你是我什么人哪?”我又是重重一下。

      “哦——!”岳父身子扭动,眼睛却难堪至极地闭上,道:“我是、是你岳父??????岳父??????骚????????”

      五一期间,在大学读书的儿子要回来,妻子跟我商量把岳父接过来,说老人家该想孙子了。我听了当时还很高兴,如今的我可是巴不得岳父能住到家里来,那样就方便多了。

      我本来打算一个人去接岳父,想趁机和他亲热亲热,可妻子说,她很少去看她爹,一直都是我这个女婿在跑来跑去,她也想在老人家面前表现表现,所以坚持要跟我一块去。

      那天,岳父正在地里做活,大老远的看见我的车子,老人家立刻扛上锄头,屁颠屁颠地朝家里跑。

      妻子看了笑道:“咱爹对你这女婿真是没话说啊,看见你的车便跑得这么紧。哎,你用啥法子哄住咱爹的?!?br />
      我心中暗笑,道:“天机不可泄露?!?br />
      车到家门口,岳父已经换了那身藏青色的中山服,满脸堆着笑迎出门来??墒?,他一看见妻子从车里钻出来,脸色立刻变了,表情甚是尴尬。嘿嘿,我已经看出他下面很不正常,还好妻子不是有心人,否则可糟了!

      “爹,怎么了,刚才还笑眯眯的,看见我就变了,不欢迎我啊?!蔽夜室獯蛉さ?。

      “我、我,哪会呢?”老岳父狠狠瞪了我一眼,慌忙躬下身子,借以掩饰自己下身的丑态。

      “爹那是为了你呀,他是见了亲闺女,心里有气呢?!逼拮有Φ溃骸暗?,我也是工作太忙,比不上大伟工作清闲,可以时常来看你?!?br />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痹栏噶成下冻鲂θ?,连忙把我们朝里面让,只是依然微微哈着腰。

      进了屋,妻子说明来意后,也不用岳父分说,进房帮他收拾换洗衣物。岳父趁机将我叫到一边,红着脸埋怨道:

      “丽丽和你一起来,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br />
      看着老岳父那副模样,我觉得他真是又可爱、又可笑——可爱的是,他已经当我是自己人,已经完全接受我们之间的关系;可笑的是,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和他闺女一起来,已经做好准备跟我亲热。于是,我调皮地顺手摸了他裤裆一把,呵呵,他果然没穿内裤!

      “干什么?!”岳父一巴掌打开我的咸猪手,嗔怪说。

      我也没有过分为难他,转身进房看妻子,恰好她已经收拾好了,于是我们一起来到外面看岳父。

      “伟,我还是换身衣服吧?!痹栏负芪训乜醋盼宜?,我这才想起他老人家还没穿内裤。

      “换啥,你这身衣服不就挺好的?!蔽一姑换鼗?,妻子已经拿话堵住了他爹的嘴。

      “这个,这个??????这式样老土了点,爹怕人笑话,给你们丢脸呢?!痹栏改醚鄄蛔】次?,希望我给他帮腔。

      “爹您说啥呢?!逼拮拥??!氨鹑嗽趺纯次也还?,我就觉得你穿这身很精神。这还是大伟特地给您定做的?!?br />
      “丽丽,爹也是替我们着想,还是换一身吧?!?br />
      我看老岳父脸都憋红了,赶忙打圆场,妻子见我开了口,也没再说啥。就这样,岳父终于换了一身便装,跟我们出了门。

      等岳父真的到了家里,我才发现一切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白天,全家人一同出去游嬉,晚上,妻子总是兴奋地搂着我亲热,老岳父的身子我连碰一碰的机会都没有。这下子我心中那个后悔,还不如让岳父待在乡下,我至少可以找个机会过去和他相聚——嘿嘿,彼相聚非此相聚也!

      正因为此,当妻子再次要老岳父回城里跟我们住一起时,我的反应一点都不热烈,妻子对我的表现很不满意,回到房间便逼问我是不是嫌弃他老爹。你说我哪儿还会嫌弃岳父,他可是已经成了我的人呢!但我又能说什么。

      不过,让我感到特别高兴的是,岳父当场就拒绝了,而且一边回话还一边朝我看,那眼睛里充满内容,当然,因为自己女儿、孙子在,他也不敢多做什么。其实,岳父的态度与我差不多:刚开始他很高兴,一路上笑呵呵的??傻鹊搅思依?,还有一个孙子在等着他亲热,而晚上,闲下来的妻子老是早早催我休息,我和老岳父连眉目传情的空闲都没有,这一天下来,我们只能是一本正经地闲话家长里短??吹贸?,老岳父有点受不了煎熬,第二天一早就吵着让我送他回乡下,可是,当他孙子提出一起去乡下时,老头子顿时默然。嘿嘿,看来老岳父已经完全彻底地被我俘虏了。

      这时候妻子提出让他进城跟我们住一起,你说他能答应吗?

      为了让他老人家高兴,我们就陪着他外出逛街,儿子也去了,他想买件像样的西服,因为他要去一家公司打工。

      出了门,我们一家子登上去闹市区的10路公汽。我们家离起点站不远,车上还有一些空位置,儿子跟她妈妈一向亲热,他们坐在一起。我拉着老岳父的双手在后排找了两个位置,让他坐在里边的座位上,自己则坐在他旁边。

      车子启动后,无聊中我看见车上的路线图,上面有公汽的路牌号,心中一闪念,便拍了拍岳父,用手指给他看。岳父看了一眼却没看出啥名堂,我凑到他耳旁轻声说:“10路公汽专载1、0号?!?br />
      岳父听后脸色有点变,皱了皱眉头,马上转过脑袋看着窗外不理睬我。

      岳父微微侧过头来,看着我的目光有些许羞涩,些许埋怨,也有些许的渴望和期盼,却绝对没有一丝愤怒。这真是出乎我的意外,心里一激动,差点就射了出来。

      这时,车行到了建国路口,我们该下车了。

      刚刚下车,岳父说他内急,看来是让我弄得有点尿急了。我本来打算让儿子带他爷爷去厕所的,可是这小子一脸的不情愿,我只得亲自带岳父去。

      节假日人很多,连厕所也不例外。到了里面,自己顺便也撒了一泡,就在岳父边上。等我撒完,无意中却发现旁边不远有一个很帅气的老头,双眼斜视,正在偷偷地看我的极品阳具呢——看他那样子,无疑是道中之人,我一时兴起,有心开一下老头的玩笑,有意地了抖自己的极品,同时用余光偷偷瞄向老头。只见他的目光竟然随着我的阳具晃个不停,喉头一阵阵蠕动,显然是馋得不行——可能是个好口活的吧?;购?,老头正在系皮带,真不知道他下面是不是已经有了反应。

      我直觉好笑之极,正想再做个什么动作逗一逗他,这时,突然发现老岳父正朝我直瞪眼呢,看他那样子,似乎对我很是不满。我不觉愣了一下,以为岳父怪罪我不该在这种场合胡来,于是,我立刻将自己的极品藏进了裤裆。

      因为四周有人,岳父并没有说什么,他快速地整理好衣衫,然后背着双手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我看身边没人,就过去问岳父怎么了。

      老岳父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说:“那老头一看就是个不正经的,你怎么随便在他面前那么做?”

      “我,我就是看他那样,想开个玩笑而已?!?br />
      “没个正形!以后不许你随便给别人看?!?br />
      “行,那我就专门留给你看?!蔽铱嫘Φ?。

      老人家狠狠地睕了我,正想说什么,刚好偏偏旁边走来几个人,他只好打住话头,一声不吭。

      回到街上,我们直奔建国路上新开张的‘弗伦天奴’专卖店。

      看着装修极为豪华的店面,老岳父回头怯怯地问我:“小伟,这里东西很贵吧?!?br />
      “还行,这是‘五一’新开张的,有优惠?!?br />
      听说有优惠,岳父才放心地随我们走了进去。到里面挑了好一阵子,儿子看中了一款休闲西服,一看价牌,打折下来也要一千来块。妻子和小津去柜台交钱,我陪着岳父四处看看。走到衬衫部,我见岳父里面的衬衫有点旧,就说给他买一件新的。

      岳父听了便埋怨:“买啥买,我这衣服还能穿。你们过日子要节省点,小津上大学也要不少钱不是?!?br />
      “爹,再怎么也短不了您这点?!蔽倚Φ溃骸霸奂揖湍桓隼先?,我们孝敬您是应该的?!?br />
      “我自己有退休金,不用你们给我添衣衫?!崩显栏赣煤苄牢康哪抗饪醋盼?,说:“伟,爹知道你孝顺?!?br />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老岳父目光背后的意味,情绪不禁有点激动。

      正在此时,他们母子过来了,妻子笑问我们爷俩在说些啥,我便把一切告诉了她。妻子听了很赞同,还说,这大过节的,还没给咱爹买啥呢。岳父还想阻止,但毕竟抵不住我们人多,最后只好勉强同意了。我们左挑右挑,最终挑中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可老岳父一看上面的价格,要三百多块,他说什么也不肯买。我们僵持了好一会,弄得边上的服务小姐也有点不耐烦,问我们到底买不买。

      这让我有点架不住面子,就有点大声地冲岳父道:“爹,你是嫌我这个女婿没能耐是不是?”

      “小伟??????”可怜我那老岳父,一双眼睛巴巴地看着我,道:“我,我??????唉,还是买吧!”

      试衣服的时候,我要陪岳父进试衣间,老岳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女儿孙子,什么也没说自顾自地进去了,我立即紧紧跟在后头。到了里面,岳父的双眼不无担心地直瞅我,我笑了笑,过去帮他脱外套,他犹豫了一下,便顺从地张开了双臂。脱衬衣的时候,他没让我来,自己脱了,然后赶紧把那件新衣服朝身上套。

      看他急惶惶的样子,我不禁笑了,轻声道:“岳父,怎么,怕我把你吃了?”

      老岳父抬起头,朝外面努努嘴,显然是担心被妻儿听见。

      我便凑到他耳旁问:“刚才在公厕,你不许我给人看,嘿嘿,是想霸占我吧?!?br />
      “??????”老岳父没做声,脸已经红到了耳根下。

      “霸占我可以,不过我现在很想哦?!?br />
      “你???????”

      这时我已经有点来事,不自觉地低头看向他下面,让我惊喜万分的是老岳父的裤裆居然鼓鼓囊囊的,甚是雄伟,此时他正好抬起双臂脱衬衫,故而下面的异状很是明显。岳父的骚情刺激着我,双手毫不客气地抓住那大大的一坨,他顿时惊慌起来,放下手臂来护自己的裆部,身子往后面靠在了墙上。我立刻逼上去,一边继续刺激他的下身,一边用手肘按住他的胸口,嘴巴迅速贴了上去。

      我和岳父早就亲过多次,可是这次因为环境特殊,我也担心他发出声来惊动了妻儿,而且此时除了摸一摸下体,亲吻一下,其他事情也不敢做,所以,这一吻我吻得最投入:

      我的嘴巴紧紧压着他的双唇,舌头用力朝里面顶,老岳父面上微微露出一点不情愿的神情,却又顺从地张开口,让我顺利进入。到了里面,我的舌苔在老人家的口腔里不停地搅动,动作很轻柔。岳父的情绪显然也被调动起来,居然用舌头回应我的挑逗,于是,两只舌苔犹如两条青龙在岳父的口腔里缠斗不止。同时,我下面的那只手也从裤腰上插入老岳父的裤裆,抓住他的火热的老**一顿揉捏。老岳父终于难以把持,呼吸很快就粗重起来,只是不敢发出声响,双眼有点哀怨、又有点妩媚地斜睨着我,身子软软地靠在墙上任由我胡作非为。

      初战告捷,让我很有点成就感,于是,我手上动作在不断翻新,一会撕扯他的阴毛,一会在马眼上刮擦,一会轻轻地抚摸腹股沟,一会捏住老JB用力套弄。在上面,我忘情地卷食着他的舌头,用力朝自己嘴里吸允,最终将他的舌头吸了进来,再也不想放松?;购盟⒚挥蟹纯?,这样,我调整了一下力度,将她的舌头含在口内,温柔地把玩。

      这样特殊的地方,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让老人家激动非凡,身体很快就抖动起来。忽然,他的脑袋猛地一挣,那舌头抽了出去,而我也是毫无防备,让他脱离了我的控制。

      自由后的老岳父压着嗓子哀求:“伟,不行了!不能在这里出??!”

      看着老岳父那可怜巴巴的神情,我感到十分惬意,征服的欲望也越发强烈,再次将嘴巴贴了上去从试衣间里出来,儿子已经不耐烦地跑一边去看其他衣服,妻子则在柜台那边和服务小姐闲聊??醇颐浅隼戳?,妻子便走过来问道:“怎么这么久啊,没什么事吧?”

      我回头看了看岳父,笑着说:“怎么会有事呢?不就是试一下衣服吗,又能有什么事呢?”

      岳父的脸色有点不自然,他干咳了一声,口气重重地说:“好不容易买件衣服,就不能好好试一试!”

      说完,他也不理我们,背着手弓着腰径自走出店去。我们赶紧跟了上去,妻子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我,那神情仿佛是在问,你们究竟是怎么了?我心中暗暗发笑,因为我知道,此时的老岳父,裤裆里湿乎乎的一大片呢。五号下午,儿子去了同学家,邻居过来约妻子打麻将。妻子这几天一直陪着他爹没摸麻将,手早就痒痒了,可她一边朝门外走,一边还说:“我走了你又好与老爷子闲话?!?br />
      “得,那你在家陪老爷子,我去搓几把?”说着话,我故意叫邻居等我一起走。

      “算了吧,就你那水平,还不是给人家送大礼?!逼拮佑械慵?,连忙跟着邻居走了。

      送走妻子,我赶紧回身去客房。老岳父此时坐在窗前的一张椅子上,他见我进去了,回过头来看着我,脸色有点不自然。我过去拉上了窗帘,回过身,见岳父已经站了起来,我便抱住他的腰身,用已经硬挺的下身在他的身上轻轻摩擦,一只手探到前面掏他的裤裆。嘿!他下面已经有了反应,看来老岳父对我的欲望是越来越强烈。

      岳父整个人顿时就软了,软软地靠在我身上只剩下喘气的份,一双老眼娇羞地看着我,满面桃花。

      我正想再进一步,这时,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岳父立刻变了脸色,身子从我手中猛地挣脱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我暗叹一口气,有点恼火地走过去打开房门。

      到了外面,却看见妻子回来了,我不禁奇怪地问道:“怎么回了?没赶上场子?”

      “哪能呢,忘了带钱包?!逼拮有Φ?。

      我听了心里那个气呀,打麻将没带钱包,你说这叫咋回事??!

      妻子走向卧室去取钱包,随口问我:“我爹呢,你怎么没陪他说话儿?”

      “刚刚说了几句,”我回答说:“爹说他累了,想休息一会?!?br />
      妻子取了钱包出来,顺便朝客房看了看,我跟在后面,从半开半闭的房门看进去,呵呵,老岳父肯定听见了我们的说话,已经躺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爹睡了,我们别吵着他,”妻子回头跟我说:“要不你跟我去看打麻将吧?!?br />
      我竭力推脱,想在家看看电视。

      妻子嗔怪道:“别整天电视、电脑的,没事跟邻居联络一下感情。今儿几个都是老手,你在一旁帮我指点指点?!?br />
      没奈何,只好与她一起去了邻居家。到了那儿,我如坐针毡,心神不宁——我这儿有事呢,哪有心情看打麻将!玩了一会,妻子看我心不在焉,就问我今天是怎么了。

      “我不喜欢玩麻将你知道的,这看着很无聊,我不如回家看岳父醒了没,好陪老人家说说话解闷?!?br />
      当着邻居们的面这么说,让妻子很受用,一高兴就答应了我。我立刻返身回家,走到门口,还听见邻居在夸我:

      “大伟对老丈人可真孝顺??!”

      妻子高兴地回道:“我们家大伟也就这点好?!?br />
      我听了心里就像喝了蜜似的,乐滋滋的。

      回到家里,岳父已经爬起来了,正站在窗前发呆,连窗帘也没开。我立即过去想从后面抱住他,不了老岳父却闪身躲开了,一边躲一边说:“伟,不要!”

      我感到很意外,问:“岳父,您这是怎么了?”

      “小伟,这在家里呢?!?br />
      “家里又怎么了?反正现在没人?!蔽乙丫咽执钌纤募绨?。

      “不要!”岳父压着声音说:“伟呀,让街坊邻居知道不好?!?br />
      “怎么会?”我笑道:“岳父,你是不是想叫喊哪?”

      “胡说什么呢?”老岳父嗔怪道?!澳阈∽幼鍪伦苁遣恢狼嶂乩骱?,就说那天在更衣室吧,要是让丽丽和小谨听见了,那还怎么得了!”

      “岳父,那天你不是也很受用吗?”我有意调笑说,双手已经抱住了老岳父。

      “你还说呢,我现在一想起那天的事,心里就打战鼓?!痹栏冈俅渭峋龅卣跬?。

      “岳父,今天他们不是不在家吗?这机会难得呢?!蔽腋厦∷囊恢桓觳菜?。

      “不行,这在你家里我不行,我只要一想起丽丽和小谨,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崩显栏富瓜胝踉?。

      他越这样,我心里更加火烧火燎,不由分说地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墒?,老岳父依然挣扎不止,看样子似乎挺坚决。这下子我真的有点气恼,于是压着他的身子,将他的一只手抓住扭到后面,老岳父另一只手扬起来,着脸给了我一巴掌。这把我完全激怒了,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两只手全都抓住,扭到了身后。也许我力量用大了,老岳父痛得直哼叫,可因为邻里隔得近,他也不敢过分大声,只是压着嗓子,不过,身子依旧不肯停下来。我这时候下面完全挺起来了,情急之下,便强行解开老岳父的皮带,将裤子褪了下来。老岳父急得在床上直打滚,皮带头甩过来恰好抽打在我手上。我心里念头一闪,立刻顺手抽下他的皮带,用膝盖死死顶住他的屁股,然后将他的双手扭在一起,用皮带捆住。

      “畜生,你干什么?”老岳父突然放开声呵斥道。

      这把我吓坏了,因为外面能听见哪!我立刻随手拿起枕巾,一把堵住他的嘴巴??扇剖钦庋?,老岳父依然在反抗,将身子倒在床上卷缩起来,就是不肯就范。我此时有点失去理智,扳过他的老屁股,狠狠抽了一巴掌,老岳父被抽得“唔”叫一声,身子就动得没那么厉害。我见他如此,接着又抽了几巴掌,打得他唔唔哼叫不止,最后躺在床上身子再也不敢动了。我暗自欣喜,马上将他的身子板起来,让他跪在床上。老岳父这时候也许是真的被打怕了,就乖乖地跪着不敢动了。于是,我立刻压在他背上,解开自己的裤裆,抽出极品阳具,然后扳开他的屁股,就要朝里面捅——“唔——!”被堵住口的老岳父发出一声哀哼,那声音似乎很不一般。

      我心里一愣,呆了一小会,才想起到梳妆台里取出“开塞露”,给岳父和我自己涂抹上去就在这紧要关头,外面再次发出开大门的声音,这吓了我一跳,以为妻子又有什么事回来了。我立即再次将老岳父推倒在床上,拖过被子将他盖在了被子下面,老岳父这时候也害怕了,躺在被窝里一动不动??醋乓磺兴坪跬椎?,我将自己的极品也放了了回去,收拾好身子,接着到外面看个究竟。

      没想到这次回来的不是妻子,而是小谨和他的两个同学,他们见了我也感到有点意外。

      “爸爸,您在家呀?我还以为家里没人呢?!?br />
      “我,哦,”我有点支吾地说:“爸爸刚陪你爷爷说话来着,现在他休息了?!惫?!我连理由都是一样的。

      “叔叔好!”儿子的两个同学也过来与我打招呼。

      “好好!小谨呐,怎么回来了?没去同学家吗?”这时候我的情绪才完全恢复正常。

      “去了,我回来取U盘的?!倍铀坪趺豢闯鍪裁匆熳??!八翘滴襏盘里有小月的文章,都想看呢?!?br />
      小月是儿子的同学,文章写得很不错,在高中时就小有名气。

      听儿子这么说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真担心他们一来就不走了,老岳父被我绑着,此时正蒙在被窝里呢——我可不舍得把他老人家给蒙坏了。

      好不容易将儿子和他的同学打发走,我立刻回客房来看老岳父。刚走到床前,就好像听见里面声音有点特别,被子也在微微地抖动,我立马掀开被子,翻过老岳父的身子一看,就见老岳父满脸的泪水,正在不停地抽泣,只是被堵住嘴,那声儿有点怪怪的。

      毕竟很爱老岳父,我顿时感到很内疚,张手将他抱起来搂在怀了,一边安慰他,一边用舌头替他舔干脸上的泪水。过了一会,我看他情绪好像平复了,便取出他嘴里的枕巾。

      “畜生!“老岳父有点激动,刚一自由便张口骂道:“你竟敢这样对待我!”

      也许是岳父的声音太大了让我害怕,也许是这让我很恼火,反正,我当时一冲动,迅速再次塞住他的嘴巴,然后,抽出我的极品,将他压在了身子底下?????那天下午岳父就回乡下去了,我百般劝导也没作用,只好提出开车送他,可是他坚决不肯。我担心他老人家有什么意外,只好默默地跟在他后面出了门,谁实话心里已经开始后悔。

      出门走不多远,正好碰到一位老邻居,见岳父手里拿着口袋,便问:“老人家,你这就回去???”

      岳父没答应,我只好代劳:“是啊。家里还有几只鸡,这几天一直托付给邻居照看呢?!?br />
      其实岳父并没有养鸡,这只是托词。岳父见我这么说,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朝邻居点了点头。

      见他如此,我乘机走过去打开车门,然后恭恭敬敬地请岳父上车。岳父回头看了看邻居,只见他一边朝家里走,一边还在回头张望,岳父只好无可奈何地上了我的车,只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我这里一面发动车子,一面透过后视镜偷偷地观察老岳父,只见他脑袋偏向一旁看着窗外,那样子显然是不想搭理我。我也觉得很无趣,甚至感到非常后悔,真的担心就此会失去岳父??傻搅苏庖徊?,后悔也没有用!

      车开出小区,岳父就要我开车送他去汽车总站,我不答应,他竟然想强行下车,甚至还用手去拉车把手。实在是拗不过老人家,我只好同意。

      到了车站,我坐在车内,看着老岳父拎着口袋,弓着腰,一个人孤零零地上了一辆班车。我心里难受极了,眼睛都有点湿润回到家,我坐在沙发里发了一会呆,然后赶忙拖地洗衣,接着又做好了晚饭,因为我担心妻子打麻将回来,不见了她爹会说导些啥。唉!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是好好地讨妻子欢心吧,免得这一头也出啥问题。

      妻子天黑净了才回的家,进门见我将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她还连声夸我??墒?,回头听说她爹回家了,妻子立刻杏眼圆睁,问我这是咋回事,我只好推说岳父想家里的几块菜园地——跟她可不敢说家里有鸡,她都清楚。

      虽然我费尽唇舌才打消了妻子的顾虑,可是,那晚我还是尽力地顺着她,尤其是晚上她搂着我想来事,我也只能是打足精神伺候她。妻子倒是舒服了,可我却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唉,我这是何苦来哉!

      六号我提前上班,因为我们的衣食父母们过五一节,肚子撑圆了,毛病也撑出来了,有肠胃不好的,上火牙痛的??????甚至还有一对老夫妇出外旅游,回到家心脏不适。总之,医院里人满为患,只好临时通知部分人员提前上班——唉,他们又是何苦来哉?

      这整天忙忙碌碌的,也就没有时间去看岳父,心里怪想念他??墒?,我这想去看岳父,却又怕去看岳父,主要是害怕见了面,老人家会生气发火,让我难堪??墒?,这样躲着不敢见他,事情就能解决吗?还是去当面向他赔礼道歉,取得他老人家的原谅吧??扇绻栏覆辉挛以趺窗?,他会不会撕破脸面,从此就再也不理我了,他该不会让小丽跟我离婚吧?那样的话,我或许就会永远失去他咯!

      一连几天,我就这样自怨自艾、犹犹豫豫地,一直不敢去乡下。主任也看出我有心事,偷偷将我叫进办公室,问我这几天是怎么了,是让我加班心里不高兴,还是工作忙太累了。末了,他还开玩笑说,该不会是同情人发生矛盾了吧?

      我当时真的就想跟他说,是的,是和情人发生矛盾了。因为自己实在是太苦闷,真的很想找个人好好诉说一下自己的心事,我真的感到心已经累了!

      周五下午,好不容易闲一点按时下班,我按捺不住自己对岳父的思念之情,一直将车开到通向老家的郊外。远远地,看见岳父家后面的那座山,我突然感到很踌躇,最终就路边停下车,坐在里面直发呆。

      ——岳父他能原谅自己吗?如果他不能原谅我该怎么办?难道从此再也不能和老岳父亲热了?唉,都怪自己,那天为什么要那样?其实以前自己带点强迫性质,岳父他还能接受,可是,自己那天怎么就这么糊涂,把老岳父给捆起来玩,毕竟岳父不是那种人,这教他如何能接受??!唉,都怨自己呀!

      也许是车停得久,引起过路人的好奇,其中有一个人好奇心特别重,居然走到车边,将脸贴在玻璃上向车内张望。这一下子便将我惊醒了,自己也觉得很不好意思,粗暴地骂了那人一句,立刻开着车走了。

      回到家天都快黑了,妻子问我怎么回来这么晚,我没好气地说:“医院里忙行不行!你怎么管得这么死???”

      妻子感到很委屈,便埋怨:“我怎么管得死了?你以前经常加班不回家,我说啥了?刘东伟,我这也是为你好?!?br />
      “为我好,为我好!我就不能有一点点自己的空间吗?”我真的是很烦,也就没注意自己的口气。

      “你有,你有!随便你干什么,我都不管你了,就算你在外面找野女人,我也懒得管!”妻子冲我大声嚷道。

      “谁找女人了?你今天说清楚,谁在外面有女人了???!”

      那天晚上,我们吵翻了天,最后还是邻居过来相劝,大家才停止了争吵??墒?,因为心里还有气,我们便分开歇着,我跑到儿子卧室睡,妻子则拿床被子睡到客房去了。

      我躺在床上,这心里一会想着隔壁的妻子,一会又念着老岳父,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到了后半夜,我有点口渴,爬起来去客厅喝水,却看见客房门半开半闭,隐隐地听见里面传来几声叹息。我忍不住探头朝里面看了一眼。透过窗外的路灯光亮,只见妻子躺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一声声地叹着气。

      此时我感到十分内疚——本来嘛,是自己心里不好受,所以才迁怒于妻子。自己和岳父那样子,本来就对妻子不起,现在又没来由地和她吵架,你说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像女人那样小心眼?

      于是,我推开房门,伸手打开灯。妻子此时猛地坐了起来,双眼就盯上了我,这反倒吓了我一跳,顺口安慰她说:

      “别害怕,是我?!?br />
      “刘东伟你这个混蛋!”

      妻子很大声地骂了我一句,突然猛地扑下床来,一下子就扑进我的怀抱,死死地抱住我,然后就抽泣不止。

      那个晚上我们俩后来回到主卧室,好好地亲热了一番。亲热够了,妻子懒懒地躺在我的臂弯里,忽然说:“大伟,你有好几天没去看咱爹吧?”

      我听了当时心里那个别扭,你说她这时候提起老岳父,叫我心里是何滋味?

      不过,这让我真的非常想念自己的岳父,既然连妻子也不疑有他,我这心里倒是吃下了定心丸:躲避是没有用的,不管事情如何进展,都得去面对是不是。

      周六下午下班后,我回家和妻子打了一声招呼,立刻开车去乡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公厕淫之路(10)结局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