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代言情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悍女茶娘《全本》

    时间:2018-11-12 15:46:36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13   评论:0
      001:傻女叶落银 --(2353字)
      好冷。罗银打了个大大的寒噤。
      前一刻,身体每一处都还在经受着烧灼的疼痛,滔天的火焰将她团团包围,她觉得自己已被燃烧成了灰烬,可偏又存留着意识。
      而此刻,却好似掉入了冰窟之中,慑人的寒气游走在她的周身,钻入她的心肺,彻骨的冷。
      “银儿吉人自有天相,六郎还是先吃些东西暖暖身子才好啊”女子低低柔柔的声音响起,口气带着安抚。
      回答她的,是男人长长的叹息声。
      须臾,又听那浑厚的男音道:“我再去看一看银丫头醒了没有?!?br />   罗银听有脚步声靠近,心头闪过惊惑。
      她,还活着吗?
      她试图睁开眼睛,然而双目却如同是被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始终睁开不得。
      有一种无形却巨大的力量在压制着她,罗银开始觉得连呼吸都格外困难,任由她百般挣扎,浑身也动弹不了分毫。
      明明知觉都有,但偏生就是支使不了四肢,这具身体好像不是她的一样。
      一只柔软的手覆上了她的额头,惊喜地道:“六郎,银儿的烧退了!”“真的???”
      男人的声音一高,显是喜悦的口气,将手探进被褥一把抓住罗银的手,嘴里不住地喃喃道:“太好了,太好了!真是老天保佑??!”
      这是谁?
      她从未跟谁此般亲近过,包括从小到大只知道苛求她上进的亲生母亲也不曾这般——
      清晰的感觉到,自那粗糙却不失温暖的手心里传来的阵阵暖意。
      渐渐地,这具身体似不再抗拒她的意识罗银缓缓睁开了双目。
      入目却是半旧的藕色床帐。
      她僵硬的将视线移到自己身上,竟是旧到脱色的被褥,照着这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阵势来看,少说也有三床
      这是,什么鬼地方!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商场女强人,罗银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
      所以,她是在做梦?于是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闭上了眼睛,想尽快离开这个荒唐无稽的梦境。
      可有人却偏不想成全她,那立在床边的年轻妇人石破天惊地喊道:“银儿,银儿醒了!六郎你快看!”
      “银丫头!”被她唤作六郎的男人激动的简直难以自持,一刻,罗银便察觉到自己的双肩上多了两只手,不停的摇晃着她。
      罗银强忍着好大会儿竟也不见他停手,只见他愈晃愈烈,大有不将人晃醒决不罢休之势。
      罗银终于没能挨过他这过于热情的摇晃,只得睁开了眼睛。
      入目就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五官较为深刻,只是被那一双略显凹陷和疲惫的双目,并着一脸的青色胡渣给大减了风采。
      “真的醒了,我的乖女儿!”见罗银睁眼,不给罗银任何反应的机会,他便一把将人捞进了怀里。
      一侧的年轻妇人抹去眼泪,拿手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好了,烧退了人也醒了过来,再煎一副药喝了睡上一觉明日就该大好了——我这便去熬药?!?br />   男人“嗯”了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柴烧光了,你先去配药,我去寻些枯树枝暂时先对付着,待雪停了再砍些好烧的回来?!薄班??!蹦昵岣救说愕阃?。
      那中年男人也就放开了罗银,替她掖好了被角,又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动作,才起身步出了内间。
      从始至终,他彻底且完美的无视着罗银一脸的呆滞。
      ※※
      整整三日来罗银才勉强接受了她穿越了这个事实。
      通过夫妻二人的对话中她多少了解到了些这个家的情况,第一就是,穷。
      当然,这个情况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
      再就是,这个被叶六郎唤作月娘的妇人是个续弦,这原主的生母早早就去了。
      最令罗银无语的则是,这原主叶落银竟是个痴傻儿,至于痴傻到何种程度——据说是分不清白天黑夜,搞不懂自己是谁,自打生来这七八年的岁月里直是一个字也不会说。
      别的傻子好歹还会咿咿呀呀的吭几声,时不时手舞足蹈的发发癫,而这位直接是吭也没吭过半声,动也仅限于被扯着走上几步。
      总之可以说是傻子中的佼佼者,傻到不能再傻的程度了。
      这便是为何她自醒来一句话也没说而这夫妻二人却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的原因了。
      罗银正想的入神,忽然听外间有走动的声响,意识的她就闭上了眼睛。
      这是她这几日来养就的习惯,面对叶家夫妇二人之时她总也无法适应,干脆回回都装睡。
      进来的人是叶六郎。
      他手中捧着盏老旧的桐油灯,朝着落银的床边走来,因他的走动而摇曳的灯火忽明忽暗将不大的房间染就了一片昏黄之色。
      “银儿?!彼嵘鼗搅艘痪?,将手中的油灯放在床边一张掉了漆的方桌上,坐在了落银的床沿。
      “银儿睡了吗?”
      他的声音带着沙哑但却很耐听。
      (为统一称谓以后女主的人称就改为落银)落银自是不会出声回答。
      叶六郎是也习惯了,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这八年来他这个女儿是从未答应过他一声,若此刻落银忽然出声应答只怕他才会大吃一惊。
      “爹对不起你啊?!彼拧沃小穆湟?,低低的自呓了一句,然后便是长长的沉默。
      空气中流淌着一种浓厚的自责。
      落银越发觉得不自在,却无他法。
      “六郎?!痹履镂氯淼纳粝炱?,叫她心脏一提,头皮亦是一麻。
      又来了。
      这几日来大许是因为她大病未愈的缘故,月娘每晚都会来陪着她睡,可光睡还且罢了,还非要搂着她睡,将她整个人都裹在怀里,生怕透了一点儿风受了一丝冷。
      纵然知道月娘这是全然的为了她好,但落银死活还是接受不了,自打她有记忆开始就从未有过跟人同床的经历,更遑论是如此亲密的同床了??山邮懿涣斯榻邮懿涣?,这觉,总归还是要睡的。
      月娘进来之后同叶六郎说了几句,又嘱咐了他好生歇着云云,叶六郎便回了自己的房去。
      说是回房但也就几步远的距离,大许是担忧着痴痴傻傻的闺女夜里睡觉不踏实,故夫妻二人的房间就在旁边,严格来说就是一间房只是用柴扉并着旧布帘给隔开了来。
      察觉到月娘脱衣坐上床的动作,落银朝着床内又移了移。然而却还是没能逃过月娘的环抱。
      002:进了贼窝了 --(2906字)
      落银不禁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面朝着床内躺的,不至于面对面的靠在她怀中。
      月娘抚摸着她的头,也不介意怀中的孩子听不听得懂,笑着道:“明日二娘带银儿出去走走好不好,今夜外头出了好些星子,想来明日当是个大晴天?!?br />   “二娘知你不愿走动,但身子骨总是要动一动才好,等你累了二娘就抱一抱你?!?br />   “寨主今个儿送来了一筐红薯,明儿清早二娘给你熬粥喝?!?br />   “?!?br />   落银将她的话都听在耳中,心中略有些触动。
      虽说这月娘是原主的二娘,但对叶落银疼爱的程度却不亚于亲生的,可谓是关切备至面面俱到。
      看来,血缘有时并不那么重要。
      落银不由想起了自己二十一世纪的母亲,那个从不会对她说这些暖人心窝的话的母亲,小时候她甚至常常以为自己是捡来的。
      这具身子极弱,经不住她过于活跃的脑部活动,身后传来的热度熨帖着她小小的身躯,很快,落银便沉沉睡了过去。
      ※※
      翌日,落银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便觉眼前格外的明亮,外头的阳光从补了一层又一层的浆窗纸上透了进来,将潮冷的房里照的通亮。
      落银将手伸到光线,有淡淡的温暖。
      这种真实的感觉似在提醒她,现在的一切都是真的,她已非原来的那个罗银,那个活的无限风光却又疲惫不堪的罗银。
      现在,她是叶落银。
      那个时空里的一切现在都已经跟她无关了。
      帘子被无声的撩开,月娘端着个青花底儿的粗瓷碗走了进来。
      见落银将一只手臂裸露在外忙地几步上前将被子给其拢好,将碗搁在一旁,才又坐到床上将落银扶坐了起来,道:“今日果真是个大晴的天,你爹随着寨主他们山守点儿去了,待会儿喝完了粥二娘带你出去转转?!?br />   山?守点儿?
      落银在心里思索着,却还是不懂何谓守点。
      望着送到嘴边的调羹,落银肚子咕咕作响便不再多想老老实实的喝着粥。
      甜软的红薯吃到肚子里暖和和的,也算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吃的最好的一顿伙食了,平时最多是棒子粗面窝窝头并着寡淡的青菜汤。
      月娘就这么一勺一勺的喂着,一碗红薯粥被喝的精光见底。
      罗银满足的打了个嗝。
      她从不知道一碗红薯粥是这样的好喝
      月娘似乎特别高兴,拿帕子替落银擦着嘴,边夸赞道:“银儿真是好样儿的,以后也得这么乖乖吃饭才行,才能快快长个儿!”
      落银听她这哄孩子的口气不由在内心红了张老脸,她活了二三十年喝完粥还被这么一顿夸,传出去可真让人笑掉牙了。
      余光瞥见月娘用来给她擦嘴的帕子,心里却是暗暗一奇。
      这帕子的布料虽是极低劣的粗布,但上头的绣花却是精致的很,绣着三支白梅,栩栩如生,就连那些散落的花瓣也是乱中有序,针脚颇为考究。
      月娘见她盯着帕子上的梅花看,便笑着道:“怎么,银儿喜欢绣花儿吗?那等银儿的病好了之后,二娘便教银儿学刺绣好不好?”
      虽说她也心知落银这痴傻病能好的几率甚微,但一想到也不是不可能便觉得充满了希望。
      至少这几日落银的表现就大大有进步,比如不再流口水,不再吃饭的时候不知吞咽,这对于叶家夫妇来说都是天大的好兆头。
      觉得生活又有了盼头。
      落银不知月娘此刻的想法,只听她说要教自己刺绣,想来这帕子上的梅花应当就是出自月娘之手了,看来这个二娘还不是个普通的农妇那么简单,至少以前也该是个大家的丫鬟才是。
      这一手好刺绣,哪里是村野农妇能绣的出来的。
      然而当落银被月娘领着出去转悠了一圈之后,她便发现自己真的搞错了——这个月娘,不,这整个村寨里的女人都并非普普通通的农妇。
      前面遇到的两个满口爆粗话,大冷的天袖子撸的老高也不怕冷,其中一个脸上还有着道狰狞的刀疤的妇人就且不说了,就说眼前这个吧。
      一座低矮的院墙外,身着灰色褙子挽着髻的妇人,此际正蹲在门口磨着一把宽背大刀。
      落银如何也不能相信那足足有半人高的大刀是用来切菜做饭的
      “月娘!”她远远看到月娘牵着落银走来,热情的打着招呼,略显粗狂的眉眼间满是笑意,“银丫头的病都好了?”
      “恩,都好全了?!毕啾戎?,月娘显得太过温柔娴静。
      落音沿途观察了一番,这村寨不算大,数了数也就二十来户人家了不得了,房多是低矮的木头房,顶子都是茅草遮盖的,一般都用篱笆围了一圈做院儿。
      除了开始遇着的那三个‘奇特’的妇人之外,往后就没再瞧见过什么人了,明明是大好的天儿大白日的整个村寨里却是安静无比。
      落银忽然想起了月娘早上跟她说的什么守点儿
      难道这村里的男人都山去守点了?
      百思不得其解间,忽有一道稚嫩高亮的男音传了过来。
      “落银!”
      落银意识的抬头看去,是一个身穿灰袄黑裤的孩子,不怎么整洁的头发用一条布带束在头顶,一眼看上去倒也精神的很,顶多也就是十一二岁的年纪,站在不远处正冲她挥着小手,满脸的笑。
      “是南风??!”月娘冲男孩笑道。
      我去!
      落银嘴角一阵犯抽——南风?他是不是该有三个兄弟叫东风北风西风
      那名叫南风的孩子风一般的奔了过来,让落银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做人如其名。
      “婶子好!”这孩子倒是有礼貌,走近了冲着月娘弯身一点头,道:“刚才听我娘说见婶子带落银出来了,我就找过来了,前日里我要去看落银可我娘不许,说我会吵到落银?!?br />   南风抓了抓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落银眼瞅着他那头杂乱的头发在他这七抓八挠之愈发的凌乱,不禁有些想笑。
      月娘拍了拍他的头,笑着说道:“不打紧的,银儿现在已经好了?!?br />   南风咧开嘴角也笑,露出了两排整整齐齐的白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光鲜亮丽绣着鸳鸯的粉色荷包来,递到落银跟前道:“这是我爹他们上回抢来的,里头的银子交了寨主,这荷包就被我讨了过来,听我娘说这是女子用的东西”
      他说到这里稍作了停顿,有些别扭地道;“就送给落银吧?!?br />   落银在心里暗笑这小孩子的别扭的可爱,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等一等!
      他刚才说这荷包是抢——抢来的?
      银子交了寨主
      这村寨建于山头,里头仅有的几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彪悍,月娘今日提起的守点,这孩子说到‘抢’字云淡风轻习以为常的口气
      难不成!
      这群人就是传说中占山为王抢夺烧杀无恶不作的土匪???
      这个认知,让落银彻底石化。
      也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呆滞了起来,好在二人都见惯了她这副呆滞的表情也未引以为意。
      月娘代她接过了荷包,对南风含笑着说道:“婶子就代你银妹妹谢谢南风了?!?br />   南风闻言看了一眼落银,眼中满是清澈的笑,即是摇头道,“不打紧不打紧,日后我爹他们再抢来女儿家的什么小东西我通通要来送给落银!”
      月娘闻言一楞,随后不由就笑开了来。
      落银却是如何也笑不出来的,她从没见过一个孩子能以如此单纯的口气说出如此不单纯的话来。
      那可是抢啊——
      她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好不容易接受了穿越到古代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现在竟又给她扔了这么一个重磅消息——
      贼老天,什么不好穿,偏偏让她穿到了贼窝来!
      ************
      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推荐,走过路过的动动手指收一收啦??!你们难道没有听见我的呼唤吗!
      003:老鼠孩子会打洞 --(2605字)
      鞠躬感谢独舞大哥投出的宝贵pk票和评价票!
      新书求各位支持,谢谢!
      *************
      午时过后,落银坐在篱笆围就的院子里晒太阳。
      月娘从房内出来,怀中抱着一个簸箕,里头是晒得半干的草药。
      转眼瞧见落银眯着眼睛的模样,她不由叹了口气。
      这孩子,真的太安静了。
      有时候安静的好像不存在一样,不会哭不会笑不会闹。
      她将簸箕放到院内的一个足够二人环抱粗细的圆木桩上晒着,拿手拨弄着,边道:“二娘给你试了这么多法子也不怎么管用,唯独这收神的宁魄草好似还有了些效果”
      “二娘是也知道这药苦但只要能治好你的病,二娘还是想试一试?!?br />   月娘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落银说话,反正在她眼中这两者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落银是也习惯了她这种说话模式,每当这个时候她便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过滤着一些有用的信息。
      比如,月娘不单单会着一手好刺绣,还懂得不少医理。
      这就奇怪了,古代女子会刺绣不足为奇,可有几个懂医的?
      落银不由转了头朝着月娘望去。
      虽是身着粗布麻衣但也难掩姿色,皮肤是比这寨子里的女人要白皙上太多,腮边垂了一撮哑黑的青丝衬得整个人越发柔弱。
      柳叶弯眉微微的皱着,显是一派忧色。
      落银见状心里升起了犹豫。
      总这样装傻去总也不是个办法,总不能一辈子当个傻子,一辈子不说话吧?
      叶家夫妇日日都在为这身体的主人操着心,纵然她再不知人情冷暖,可这几日来说没有触动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
      落银看向月娘翻弄着的草药,不由面色一苦。
      她真的不愿再日日喝这些药了。
      正当她举棋不定之际,便听有人在门外喊道:“可有人在家吗?”
      是一道女人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尖利。
      围院的篱笆也就一人高不到,所谓的门不过只是一扇简陋的柴扉,故在院子里一抬头便能将外头的景象看的清楚。
      落银状似无意地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妇人站在篱笆外,朝着院内张望着。
      落银向来记忆力极强,若刻意去记更是能过目不忘,所以她一眼便将其认了出来,这正是早前她见过的那两个撸袖子爆粗口的妇人之一。
      妇人看到了院子里有人,便挥着手道:“原来妹子在家啊,给我开开门,嫂子找你有点儿小事儿商议商议!”
      “嗳!来了——”月娘应了一声,放手中的活儿,站起了身来朝着紧闭的柴扉走去。
      在她经过身侧之时,落银看见了她眼底的疑虑和担忧。
      看来月娘似乎不怎么欢迎这妇人。
      门被打开后,那妇人便走了进来,落银这时才看到那高瘦的妇人手里还牵着个跟她差不多大小的女童。
      女童的五官还未长开,但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儿却分外的精亮,一进来便左边看看右边瞧瞧,眼睛一刻也不肯闲着。
      当她的眼睛扫到落银的时候,换上了一脸的嫌恶之色,正待挪开之时却停住不动了,眼中闪过惊喜的神色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
      落银被她看得不自在,可大许是天生就没有先认输的习惯,故也没有躲开,同是盯着她看,二人大眼瞪大眼的倒是谁也不让谁。
      “春嫂今日怎想着来这儿了?”月娘率先出声问道。
      那高瘦的妇人是王田氏,因在这寨子里的妇人之中年纪最长,故大家都习惯的称她作春嫂。
      王田氏就笑了笑,也不跟人客气径自寻了院中的矮凳坐,道:“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跟你说个事儿?!彼底磐锟戳艘谎?,问道:“叶兄弟没在家吧?”
      月娘点头道:“今早随着寨主他们山去了,对了,王大哥的腿可好些了吗?”
      月娘口中的王大哥正是这王田氏的丈夫,叫做王大来,因此人的鬼点子多平时最爱贪占便宜故被寨子里的人喊作王大赖。
      王大赖大许是不想辜负别人冠以的这个称呼,总觉得不做点什么事儿就对不起这个名字,于是,就在上一次的打劫行动中,他因私自在山脚藏了袋细白面,半夜山去取的时候不慎摔伤了腿,至今仍在家里躺着。
      而他这腿,若非不是月娘救治的及时,只怕是要废了去的。
      提到王大赖的腿伤,王田氏显然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她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多亏了妹子你医术高明,才保住了我家那口子一条腿。这回过来就是来跟妹子你道谢的?!?br />   话是这样说,可她的口气里却是听不出半分真挚的谢意来。
      “嫂子这话说的太见外了,我们一家自打来到寨子里也没出上什么大力,处处都是靠着寨子里的人帮济着。说到谢也是该我们谢你们才是?!痹履锘匾缘?。
      王田氏闻言眼中现出几分‘你知道就好’的神色,口上却还算体统,“妹子这话说的客套了,今日除了跟妹子你道谢之外却也有着另外一件事的?!?br />   这才是正题吧?
      落银心道。
      她一生识人无数,像春嫂这种演技差到连跑龙套都费劲,一张刻薄的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专占便宜’四个大字的角色,不用想也知道她此次过来定是来者不善,无事不登三宝殿。
      定是知道今日叶六郎山,才寻了过来。
      “玉燕儿,去跟银丫头玩会儿,娘进跟你婶子说几句话?!币膊淮履锼登胨?,王田氏便自顾自地说道。
      月娘闻言稍稍犹豫了片刻,但总也不能不让人进,便就点头应了,“那嫂子里边儿请吧?!?br />   看着二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里,想到月娘那软绵绵的性子,落银不由担心她会吃亏。
      可随即她便是一愣,她何时变得这么爱管闲事瞎操心了?
      那名叫玉燕的女童见王田氏进了里合上了门,便蹭蹭蹭几步跑到了落银跟前。
      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叫正在想事儿的落银吓了一跳,不由猛地一抬头。
      玉燕瞥了她一眼,“嘁”了声道:“傻子就是胆小”
      说话间,伸手往落银腰间探去。
      落银哪容她乱来,起身躲开,皱眉看向她。
      “哟?”玉燕见状倒乐了,咯咯地笑了几声,指着落银道:“你今个儿胆子倒是肥了,还知道躲了???”
      落银见她这副小小年纪就欺凌与人的模样,不由在心里念了句古人诚不欺我也,有其母必有其女。
      听她这话里的意思,像是欺负这原主不是一次两次了。
      大许是依仗着叶落银她口不能言没有神识,吃了亏也不会说才敢这么做。
      连傻子也欺负,这孩子可真是够有追求的。
      “小傻子,你腰间这荷包打哪儿来的?”玉燕靠近了几步,直勾勾的盯着落银腰间那做工精美的荷包,“你一个傻子要它反正也没用?!?br />   说着,便伸出了手来。
      这话,这架势的意思,是要抢?
      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这王玉燕倒是没辜负她爹娘的熏陶——
      004:偷鸡不成蚀把米 --(2681字)
      落银岂是会任由她欺负,往后退了两步,皱眉看着她。
      “你作何?”
      “你说我作何!我”王玉燕话说到一半,不自觉的噤了声,不可置信地看着落银,表情是比见了鬼还要夸张。
      “你”她怔怔地伸出手指着落银,“你,你怎么会说话了!”
      落银不想同她搭腔,就听到蹬蹬噔噔的脚步声响起,抬眼一看正是王田氏气呼呼地推门从里出来了。
      紧跟着出来的月娘脸色有些复杂。
      “你好好想一想吧!恩将仇报那总是说不过去的,可别回头让我亲自去找寨主说,到时可就得伤和气了!”王田氏撂了这么一句话,走近王玉燕身边抄手将她扯了过来,气冲冲地往外走。
      “嫂子——”
      月娘轻声唤了一句,眼见着王田氏大步地走了出去,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眉头皱的极紧。
      被拉着出了门的王玉燕堪堪回神。
      “娘,娘——”她晃了晃王田氏的胳膊。
      “作甚!”王田氏显然心情欠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娘,小傻子她会说话了”
      “还有,她好像不傻了?!?br />   王田氏听完这两句话,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叶家那傻子会说话?”王田氏冷笑了一记,道:“那我宁可相信母猪会爬树了!”
      “是真的,真的”王玉燕听她不信,急的晃着王田氏的胳膊。
      “你这孩子!”王田氏被她晃得烦了,斥了她一句,“成天没个消停!”
      王玉燕再如何,也不过是个孩子,被她这么一训便也不敢吭声了。
      ※※※
      月娘张罗好了晚食也不见叶六郎回来,便抱着落银出了门去接人。
      寨子里一入了夜就一片漆黑,连个火把也没有,只能靠着朦胧的月色来看路。
      看着这寨子里的寒酸样,落银不由在心里纳闷,按理说古代的土匪强盗们干得虽然是不正当的职业,但撇开法律不说,单从客观来看还是比较有钱途的一个行业。
      零投资,只要有人搭伙够胆量就可以,虽然是高风险的但往往也伴随着高收入。
      落银脑海中浮现电视剧里上演的情形,个个精神抖擞的土匪,金山银山,好酒好肉,还有被掳来的美人儿。
      可看看这寨子里,哪里有半分土匪窝该有的奢靡?
      乍地一看,就是一个破落穷困的小村落。
      做土匪做到这个地步,真是失败到了极点。
      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造成这种现况的应该是两种原因,一是领头者经营不善而导致的人心不齐从而影响工作效率,二就应该是他们没有看清这个行业的形势,没找准工作的方法。
      想到这里落银不由无语地望了一眼夜空,对自己这时不时便会蹦出来的专业学术词语和分析感到极为的汗颜。
      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去想这些有的没的,而是尽快的适应这种生活才是。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阵噪杂的脚步声响起。
      “六郎你赶紧去把月娘喊来!”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急切地说道。
      “快,快,将人抬进去!”
      “小心着点!”
      混乱中,落银好似听到了有人哀嚎的声音。
      月娘显然也听到了,不由加快了脚步。
      迎面走来了焦急的叶六郎。
      见月娘抱着落银过来,他忙道:“李大哥受了伤,你快去给看看!”
      说话间便从月娘怀里将落银给接了过来。
      月娘点头忙小跑了过去。
      受了伤?
      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落银在心里暗道。
      叶六郎抱着落银跟了过去,刚一进门落银便瞧见这不大的院子里头挤满了人,约莫是有二三十位年龄不一的男子。
      一个个都头探着头往主里面张望着,神色多是担忧和不安。
      “爹,爹!呜呜”男孩子的哭音传了出来,让气氛越发紧张了起来。
      落银听出了这声音,不就是今日送她荷包的南风吗?
      叶六郎抱着落银走进了主里,才将她放了来,自己则是急慌慌地掀开帘子进了内间去。
      落银见没人有空注意自己,也跟在他屁股后头进去了。
      即刻便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冲鼻。
      落银不由皱了鼻子,抬头一看正见南风站在床头上哭的泣不成声,身侧站着的是一个麻衣妇人,也是今日她见过的,在自家门前磨刀的那一位。
      这妇人是李年的妻子,李方氏。
      她倒是没哭哭啼啼的,兴许是见惯了血腥的场景。
      只是看向床上血流不止的丈夫,仍旧是一脸的惊慌失措。
      “怎么样?可有大碍?”她急切地朝着探看伤口的月娘问道。
      “性命无忧?!?br />   月娘这句话等同是给在场的人吃了一粒定心丸。
      “那胳膊可是”李方氏还想再问,却听月娘说道:“上次给各家备的止血的草药,嫂子这里可还有吗?”
      “有的有的!”李方氏忙道:“我这便去拿来!”
      说完便快地奔出了内间去。
      挡在床前的李方氏这一走,床上的情形便落入了落银的眼中。
      只见躺在床上的男人痛苦的紧闭着双目咬着牙,右肩膀上一处伤直是到了手肘处那么长,血流如注,皮开肉绽,甚至连筋骨都隐隐露了出来,十分骇人。
      也不知是被何物所伤。
      落银不禁吸了口冷气。
      这还是她头一回亲眼见到如此惨烈的伤势。
      李方氏很快将草药取来,又依照月娘的吩咐去烧了热水。
      清理伤口,止血,上药,包扎,整个过程中,落银清楚的看到月娘连眉头都不曾皱一。
      李年大许是疼的昏了过去,此际是没了意识。
      一个头发花白,步履却轻盈有加的老头走了进来。
      “如何了?”
      月娘拿帕子擦了擦手,看向老者的目光明显带有尊敬的意味,“寨主莫要担心,李大哥已经没事了?!?br />   “这就好这就好!”
      原来是寨主啊。
      落银偷偷地打量着他,只觉得明明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她如何也不能相信这是一个山贼头子。
      众人听李年没了事,便都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月娘又嘱咐了李方氏几句。
      这时只听那老寨主惊呼了一声。
      “银丫头怎地进来了!”
      落银本没觉得自己跑进来有什么不对劲的,但被他这么一嗓子喊的,是觉得自己好似不该进来
      她不明所以间,已被老寨主拦腰抱了起来,箭步一般的冲去了内间去。
      落银:“”
      “天呐!”月娘和叶六郎的反应更甚,二人急慌慌地奔了出来,一副紧张不已的神情。
      落银觉得有些凌乱了。
      她不过就是跟进来罢了,他们一个个的至于反应这么大吗?
      “银儿,你觉得如何???”
      “快,快掐人中??!”抱着落银的老寨主急的不得了,忙出声‘提醒’着叶家夫妇。
      掐,人中?
      落银彻底的迷茫了——
      眼见着月娘伸手上来了,落银撇头躲开。
      要掐也可以,只是,能否给个理由先!
      ******************************************************************************************************************
      求求求求求收藏??!
      005:傻病好了? --(2911字)
      清明节继续宅在家里码字——求收藏——
      *************
      落银这一撇头不打紧,直叫老寨主和叶家夫妇三人都愣住了。
      “银丫头何时知道躲了?”老寨主率先反应过来,拿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夫妇二人。
      合着这位原先竟是傻到了任由别人打掐都不知道躲的主儿!
      “咿?”老寨主看向落银,眼神更加的奇异起来,“这回好像没事儿!竟是连血也不怕了吗?”
      他可记得这丫头最不能见血的,最严重的一次是直直地昏迷了五天五夜。
      从那以后,若有血光都必得叫她远远的躲开才行。
      月娘回过神来,拿手摸了摸落银的额头,见她的确没有任何异常,嘴角顿时绽放出了一个激动不已的笑来。
      “银儿好像真的不怕见血了!”她从老寨主怀里将人接过来,搂了又搂,拍了又拍。
      叶六郎则是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完全呆化
      ※※※
      落银被抱着回了家,月娘将她放在正由叶六郎看着,自己则转身将饭菜端到厨房又热了一遍。
      叶六郎显然很高兴,坐在凳上把落银放到腿上,一会儿晃晃胳膊,一会儿揉揉脑袋的,欢喜的简直是要合不拢嘴了。
      以她原本的眼光来看,落银觉得叶六郎的反应有点太过了。
      但从一个家人的角度来看,落银心中竟升腾起了一种淡淡的温暖。
      她决定慢慢地‘恢复’成一个正常人。
      装傻可不是长久之计,虽说这个家穷破不堪,且还是个匪窝,但夫妇二人对她好却是真的,她既然是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便要好好作为叶落银活去。
      “好了,先吃饭吧?!?br />   月娘将热好的饭菜布好,见叶六郎还在逗着一脸无感的落银,笑着说道。
      她伸手从叶六郎怀里将落银接了过来。
      月娘掰了窝窝头正准备给她泡汤吃。
      原先的落银不知咀嚼,只会意识的吞咽,稍微硬一些的东西都必得泡软了才可以咽,故月娘一直以来都是用这个法子来喂她。
      可这回她刚将手中的窝头掰开,便见落银伸出了一只小手来,将她手中的一半窝头抓了过去。
      这动作让叶六郎二人都是一怔。
      眼见着落银抓着窝窝头咬了一口,月娘才反应过来,欠身便要阻止她,生怕会噎到她。
      却被叶六郎伸臂拦住。
      “等一等……”叶六郎眼里闪现着期待的神色看着落银,唯恐吓到她一般,声音放的极轻,“我看银儿似乎是知道如何吃东西了——”
      月娘闻言动作一滞,是想起这几日来她喂饭的时候落银确实大有进步。
      如此一来,二人皆是眼睛也不舍得眨一的盯着落银看。
      落银暗道了声幸好她脸皮够厚,演技够高,这才能在二人如此炙热的注视还能处之泰然的……啃窝窝头。
      她成功地将第一口咽了去之后,明显感受到夫妻二人铺天盖地的欢喜朝着她袭来。
      “好……”叶六郎怔怔地点着头,“太好了?!?br />   月娘则是赶紧舀了勺温热的青菜汤递到落银嘴边,“银儿,喝口汤顺顺,小心别噎着了?!?br />   落银顺从的喝了去,然后又低头去跟那半块窝窝头做斗争。
      月娘适时地在一旁喂着汤,一口窝窝头一口汤的,落银竟是吃出了一种很欢实的感觉。
      她自己竟也说不清是为何,只觉得能让叶家夫妻二人开心一些,她的心情似乎也会跟着好上许多。
      叶六郎的眼眶开始发红,饭也顾不得吃了,就盯着落银看,好像光看着她就能看饱了肚子一般。
      月娘见状提醒着道:“再不吃可都要凉了,今日累了一天,待会儿吃完了饭早些上床歇着吧?!?br />   “嗯?!币读闪阕磐?,几口便将一个窝头啃完,咸菜却没有尝一口,显然心思不是在吃饭上头。
      待一家人吃完了饭,收拾完之后,月娘又给落银泡了个药浴。
      约莫是两柱香的时间过去,才将人从浴桶里捞了出来,仔细地擦干了身子穿了衣,最后将落银抱进了被窝里去。
      “看来是这药起效果了?!痹履镄牢康囟宰乓读伤档?,“一天一副药,三日泡一次药浴,这才一个月不到竟有了这么大的起色?!?br />   叶六郎点头,脸上的笑意就没断过,“药该剩的不多了吧,明日我再去采!”
      月娘坐在床边隔着被子轻拍着落银的背,听他这么说,不由笑道:“我看你是高兴的糊涂了吧!现在可是大腊月,这药早没了!剩的是不多但对付到明年打春儿还是够的,不急?!?br />   叶六郎这才顿时恍然,也觉好笑,仰脸笑了几声。
      这还是落银头一次从他这里听到如此爽朗愉悦的笑声。
      假寐着的落银微微弯了嘴角。
      “对了,李大哥的伤是怎么回事?怎会伤的那样重?”月娘想起了李年来,看向坐在油灯旁的叶六郎。
      说到这,叶六郎脸上的笑意便淡了些,“今日山里过了辆马车,被我们给拦了来,那车里不知坐的是什么人,一听寨主要过路钱,他倒爽气,直接让人拿了十两银子出来?!?br />   “十两!”月娘有些诧异,想了想随后便道:“那应当是个大户人家,不想徒惹是非想借钱消灾吧?”
      这十两银子对他们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但对于城中的大户人家来说,却是不值一提的。
      往往越有钱的人越惜命,在他们的观念里,一般不被逼急,是不会,也不屑跟这些亡命之人硬碰硬的,用小钱打发小麻烦倒是不难理解,落银将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在心里暗自想着。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李大哥更不该受伤的???你们拿了银子回山上便是了?!?br />   “若真如此倒也好了!”说到这里叶六郎的脸上浮现了些怒气,道:“怪就怪那史三猫!”
      “史三猫又怎了?”月娘皱眉道。
      这个史三猫是整个寨子里最滑头的一个,平时做事的时候遇到难缠点儿的,就数他最喜欢躲在后头只会瞎嚷嚷,若是遇到了厉害的角色,说到逃命他定是跑在头一个。
      “大致是见这人好欺负,他竟是狮子大张口上前索要一百两!”
      “结果车里的人还没说话,那赶车的马夫立即就黑了脸,训斥了史三猫几句,他偏生不听还拔了刀来吓唬人,谁知那车夫是个练家子的,一鞭子就朝着史三猫抽了过来!我们见他要吃亏才都上去,李大哥跑在最前头,白白替史三猫挨了那一鞭子——”
      “原来是这样?!痹履锾镁?,忙又问道:“那后来他们怎肯放你们走?可还有其它的人受了伤吗?”
      “得亏那车里坐着主子的倒是个有度量的,让那车夫住了手?!币读晌弈蔚匾∽磐?,“这史三猫,回回最爱坏事!”
      最后一文钱没要着,还白白害得李年受此重伤。
      落银听到此处,不免也是对那素未谋面的史三猫嗤之以鼻。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看来这被抢的人定然不是寻常之辈,李年那伤她也见到了,一鞭子可以将人抽成如此重伤,想必得有极好的身手才能做到。
      那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马车主人,更显得修养不低。
      夫妻二人又细说了些关于李年的伤势。
      月娘的意思大致是说他那条胳膊日后就算恢复的好,只怕也废去一半了。
      叶六郎闻言没忍住又将那史三猫一通狠骂。
      约莫是骂了一盏茶的功夫他似才解了些气,只脸色还愤愤不平。
      月娘这才犹犹豫豫地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来。
      “今个儿春嫂过来了?!?br />   叶六郎立马就皱起了眉:“她来作甚?”
      端听这口气便知是对王田氏十分不待见。
      今日王田氏过来是不知同月娘说了什么,想起她临走之前气哄哄地说的那句让月娘好好想想,免得让她找到寨主那里去云云的,多少是有些威胁的成分在其中,落银便没了困意打起了精神来想要听个明白。
      006:开口 --(2655字)
      “说是……日后咱们家分来的东西要送去一半给她?!痹履镂弈蔚厮档?,秀眉紧紧地拧着。
      “凭什么!”叶六郎顿时就瞪圆了眼,“我看她是占便宜占惯了,当真以为我叶六郎好欺负!”
      “唉——”月娘叹了口气,又细说道:“说是王大哥腿受伤后便没山,因此东西也分的少了……她家四口人,那点东西哪里够吃的,又说起之前他家如何帮衬咱们,我说等你回来商议商议,她就急眼了,说若不答应她便找到寨主那儿说理去……”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