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代言情

    河北十一选5开奖查询:素手医娘《全本》

    时间:2018-11-12 15:30:31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82   评论:0
      第一章 碎米 --(2107字)
      “……吴妈妈,您小声一些,小姐,小姐还没有醒呢?!?br />   小丫头略有些焦急的声音将素年从梦中唤醒,她睁开眼,仰面躺在雕花大床上,看着已经显露出年岁痕迹的床栏,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
      “哎哟,都是我的错,小姐是多精贵的人儿啊,看看,都怪我!”中年妇女的嗓门仍旧提的老高,丝毫没有想要放低声音的打算,并且在“精贵”这两个字上,明显的加重了语气。
      周围有掩饰不住的嗤笑声,虽然压得很低,可是透过薄薄的窗纸,素年听得清清楚楚。
      “吴妈妈,您看,我们小姐这段时间的分例是不是有点……,小姐才刚刚大病一场,正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小丫头听见了小声,可她没办法阻止。
      “小翠呀,不是我说你,你们小姐的月例统共就那么一点,这次还是二太太心软,又是请大夫又是抓药的,哪儿不需要钱呀?早就已经用干净了?!蔽饴杪璧拇笊っ藕鸬眯≡鹤永锿舛寄芴骸跋衷诿咳栈褂蟹掷?,你们就该感恩了,可不能这么不知回报的?!?br />   小丫头正想再说什么,吴妈妈声音直接将话头抢过去:“我们来这里一趟也不容易,还有很多事等着呢,你就好好照顾你们小姐就行了?!彼底?,声音渐行渐远,外面渐渐安静了来,只剩小丫头不甘心的喘息声。
      “小翠?!彼啬昙〈浒胩烀唤?,便开口唤人。
      房门立刻被推开,一个十二三岁的身穿青色的半旧衣裙,梳着两个小包包头的女孩子疾步走了进来。
      看见素年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小丫头的语气里有着内疚:“小姐,您醒了?是不是,是不是刚刚将您吵醒的?”
      素年微微的摇了摇头,动作幅度相当的轻,她的眼光落在桌上:“我想喝水?!?br />   小翠闻言急忙从茶壶里倒出一杯水,端到素年的嘴边服侍她喝。
      今天是第几天了?素年的脑子里乱乱的,她从睁开眼睛看到这个跟现在的自己一般大小的小丫头哭的眼泪鼻涕都糊在一起,内心的无比震撼,然后开始怀疑自己是没有睡醒,这个梦做的有些长,到现在认清事实,她确实穿越到一个还没有发育的小丫头身上,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过程。
      小翠在看到素年醒过来,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喜悦感,让素年觉得再找根绳子一了百了有些不忍心,可是,她不是什么小姐吗?为什么待遇如此的差?
      “小姐,您多少喝一点吧,吴妈妈说,这个月只有这些了,这才刚过月头,我们……,我们得要节俭一些……”小翠一会儿从门外端来一个白瓷碗,战战兢兢的口气像是在害怕素年会拒绝一样。
      白瓷碗递到素年的眼前,里面是棕色带一点点黑的糊糊,她就郁闷了,他们家是有多穷?小姐居然需要吃这种东西?她这是穿越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里?
      胃里的饥饿感让素年没有选择的将碗接过来,二话不说将糊糊喝去,反正这么些天也都习惯了,一点味道都没有,粗糙的划拉着喉咙,可总比饿着要好得多。
      小翠这是第几次惊奇了,小姐这次生病好了以后,仿佛一子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前这些糊糊她是看都不会看的,就算再饿,也会冷着脸不肯吃,每一次自己都要费姥姥劲才能劝进去一两口,这几天居然这么的顺利。
      看见素年喝完,小翠将碗接过来,脸上带着笑容:“小姐要是闷的话就在院子里走走,小翠先去洗衣服了,一会儿就来陪小姐?!?br />   素年点点头,她眼睛在小翠红肿的手上略过,她来到这个世界没几天,除了小翠,她几乎没有见过其他的人,自己的起居貌似只有她一个人在照顾,这跟素年所认知的小姐生活有很大的出入。
      可素年很珍惜这次的机会,前世,她为了能多活几天,能学的能做的都做的,还要为了安慰亲人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她想活,真的很想,她还那么年轻,有多少事情多少风景没有见过,但最终,也没能逃脱病魔的召唤。
      现在的素年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可能是由于营养**,身体小小的,但她的手缓缓的抚上胸口,那里有一颗稚嫩的心脏在跳动,这就够了,她想,管他什么伙食不好受人欺侮,管他什么家境困难没有地位,这些统统都没有关系,只要她还活着,就好。
      素年躺了几天,果然觉得有些坐不住了,便在小翠出门之后也慢慢的走出门边,这是一个很小的院子,只有两个小小的厢房,旁边有生火做饭的小厨房,小翠这会儿正蹲在院子一角的井边搓洗着衣服。
      素年这会儿最想改善的是伙食问题,她这具身体之前貌似大病过一场,体质本就比平时虚弱,正是该补充营养的时候,可是这天天喝米糊能有什么营养?她感觉自己已经气血不足,脚都软软的。
      这可不行,难得能够中大奖再获得一次生命,她可不能这么亏待自己。
      小小的厨房里面光线很暗,一个黑漆漆的灶台上放了一口黑铁锅,上面用锅盖盖着,素年走过去掀开锅盖,里面赫然是她早上吃的那种糙米糊,还有小半碗的量。
      素年环视了一周围,只有一个憋掉的布袋搁在角落里,将布袋打开,里面是一些非常碎的米,那种米糊应该就是用这些碎米熬出来的。
      素年叹气,整个儿厨房除了这一点点碎米啥都没有,这日子还怎么过?
      “小姐?小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小翠慌张的声音在小厨房的门口响起,她脸上满是慌乱,小姐以前是最讨厌厨房的,说里面脏乱不堪,连接近都不愿意,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转转?!彼啬杲掷锏牟即呕卦?,对着小翠微微笑了一才走出厨房。
      第二章 杜鹃花叶 --(3368字)
      小翠被她的笑脸刺激到了,小姐太不对劲了,看到了她们仅剩的口粮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正常的反应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小翠给素年重新烧了热水,这里烧水需要用柴火,她们的柴火每月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点,如果不够的话小翠得要去周围捡一些,素年之前完全不管这些,只要桌上的水壶冷了就发脾气,小翠只好尽量保持一直有热水。
      可这几天,因为小姐生病需要人照顾,小翠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拾柴火,所以素年难免会喝到冷水,但是小姐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小翠心里一半是奇怪,一边是感激。
      小翠还要出去忙什么的时候,素年将她拉?。骸靶〈?,你跟我聊聊天吧,病了一段时间,脑子里似乎什么都没有了?!?br />   小翠一惊,小姐以前跟自己聊过天吗?好像,没有吧……
      素年坚持将她拉到身边坐,小翠惊恐的只敢搭一小半的凳子,小姐果然是有些不对劲!
      素年套话的功力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在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套话的时候,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知道了自己现在处境,果然是……前途堪忧啊。
      这里是丽朝,素年没有这个朝代的印象,她们现在在隶属于幽州的一个小镇子上,说是镇子,其实只是一个小村落。
      素年知道为什么自己能被称为小姐,却过着如此贫苦的日子,那是因为,寄人篱势单力薄啊……
      素年的父亲跟幽州现在的州牧佟大人是同门,两人的关系非常的密切,可是很不幸,父亲大人得罪了当时的监御史而被陷害,满门锒铛入狱。
      多亏了佟大人顾念同门之情将素年保住,好歹算是为他们盛家保留了一丝血脉。
      素年托着巴撑在桌上,这么说,这个佟大人应该是大慈大悲菩萨心肠了?小翠虽然说得不尽如人意,但大概意思她听懂了,可问题是,为什么她受到的待遇并不像是这么回事呢?
      佟家将素年安置在这个牛山村的小院子里,然后几乎不闻不问,只是每月会派人送来一些必需品,还是紧紧巴巴缺斤少两的,但是至少能让她们两个半大的孩子活着。
      这是对待同僚遗孤的态度吗?素年不知道,或许这是这个丽朝的风俗也不一定呢。
      “这么说,我们几乎是被遗弃的状态对吧?!彼啬甑目醋判〈?。
      “小、小姐!”小翠立刻焦急起来,莫非小姐又想要闹了?上一次乘佟家来这里给他们送东西的空挡,小姐托陈妈妈跟二太太提出想要回佟府,结果陈妈妈就再也没有出现了,她们两人的待遇也更加的艰难,小姐可千万不能再起什么想法呀。
      素年被小翠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奇怪的看了小翠一眼,这丫头怎么一惊一乍的?
      “小姐,佟家说对您已经仁至义尽了,如果您再闹的话,再闹的话……他们就只有将您赶出门去,您就听我一次,我们就安安稳稳的生活不好吗?”小翠像是害怕了素年一样,好言好语的劝导。
      素年微微一笑,听了这话她还真想闹上一闹,只不过还得再缓缓,她这会儿自己也是一个小丫头,如果脱离了佟家的照顾,能不能生存都是个问题,再等等就好。
      素年的情绪很稳定,跟小翠保证了不会做出什么事情,小丫头观察再三才勉强相信,然后赶忙出去做饭去了。
      一想到那种划拉喉咙的“饭”,素年就没精神,就没有什么方法能吃到别的东西吗?可能是肚子太饿了,似乎饿出了幻觉,素年忽然觉得自己闻到了什么香味,淡淡的清香。
      她在房间里打着转,勾着鼻子猛嗅几,仿佛,这是槐花的味道。
      对呀,现在的气温应该是四五月份的样子,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素年赶紧高声将小翠叫进房间:“小翠呀,这里附近有槐花吗?”
      小翠点点头,“有的,我们院子外面就有一棵,长的可高了,牛家村里有许多槐花呢?!?br />   素年又追问:“那,这些槐花有人管吗?”
      小翠愣了一,没听明白素年的意思。
      “就是,如果我们去摘的话,会有人阻拦吗?”素年重点想要知道这个。
      小翠摇摇头:“随便摘的,可是小姐,我们为什么要去摘槐花呢?”
      这轮到素年惊讶了,因为槐花可以吃呀……,怎么这里的人都不吃槐花的吗?小的时候在奶奶家,每当槐花盛开的时候,他们这些皮猴子就开始往树上蹿了,奶奶拿着根竹竿在面让他们小心,用竹竿够就好,可是没人听,一个比一个爬的快。
      那个时候,素年只能坐在树的椅子上,羡慕的抬着头看小伙伴们在树上撒欢,看阳光从树叶缝中洒来,带着缕缕槐花香。
      既然没有人阻止,那么素年就不客气了,虽然她们这里设施简陋调料不齐全,那也没办法,总好过吃糙米糊糊吧。
      将小翠指使出去采槐花,小丫头哭丧着脸,说是自己晚饭还没有做好呢,素年摆摆手,“没事儿,你去采,采来自然就有晚饭了?!?br />   好说歹说才让小翠出去采槐花,并且告诉她自己如果不会爬树的话,就跟别人求助,素年心想,小村子嘛,民风应该是很淳朴的,怎么着也能够采到才对。
      她自己走到小厨房,找到了蒜、葱、姜、盐等一些基本调料,情况还算好,这些都还是有的。
      素年将调料捣成泥,加入秋油搅拌均匀,然后就等小翠回来了。
      等呀等呀,素年觉得,这采槐花不会将自己给采丢了吧,怎么会这么长时间呢?她正想出去找找,就看到小院子的门被推开了,小翠捧着一个竹筐,里面是雪白带着香气的槐花。
      “这是怎么回事?”素年将槐花接过来,把小翠拉到一边,小翠左边的脸颊蹭破了一点,已经有一些出血,上面还占着些许泥土,无比的狼狈。
      小翠本来就胆战心惊,看到素年皱着眉头,意识就想跪来承认错误,可素年直接将她按到一旁的石凳上坐,自己去里间拿出一块干净的软布,湿了水将伤口清理干净。
      她们的这个小院子里有种着几株植物,虽然没有刻意精心的料理,此刻也正开着花,这个素年认识,杜鹃花,这会儿正能用得上,她走过去采了杜鹃花叶子,捣烂以后敷在小翠的脸上,有消肿止痛的功效。
      小翠一开始不愿意,但碍于小姐的身份强迫自己不将脸上的烂叶子擦掉,可过了一会儿以后,她觉得面颊上的刺痛感缓和了许多,再看素年的眼神,就已经变为了崇拜,小姐果然厉害,如果能一直保持这种脾气,就更厉害了。
      “好了,现在能说发生了什么事了?”素年将手洗干净,坐在小翠的对面看着她。
      小翠意识就想站起来,素年拉了一没拉住,就干脆不去管她。
      “小姐,对不起,我摘槐花的时候不小心蹭破了脸,所以回来迟了,您一定饿坏了吧,我这就去做晚饭?!彼低晷〈渚拖胪康姆较蜃?。
      “你等会儿?!彼啬暧行┎桓蚁嘈?,她像是这么好骗的人吗?蹭破了脸能耽误这么长时间?她是找的什么蹭的,而且,从刚刚开始她就感觉有人在她们没有关好的院子门口游荡,“是谁?!”
      小翠听见素年的喊声脸色都变了,白着小脸看向门口,一会儿,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少年磨磨唧唧的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
      “你!你跟着我干什么!”小翠看到人情绪就激动起来,她开始在院子里四处扫视,仿佛在找有什么趁手的工具。
      素年将小翠拦,“你是谁?我家小翠的脸是不是你弄伤的?”
      少年黝黑着脸,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然后指着石桌上的那一筐槐花,“我送她这个赔罪了?!?br />   少年的身影沙哑着,明显是在经历变声期,可能知道自己的声音不好听,所以他惜字如金的不肯多说一个字。
      素年转头看向小翠,这么说这槐花是这个少年摘的?小翠的脸憋得通红,素年有些不忍,就让她去将槐花洗干净,说起来她也饿了,白白嫩嫩的一筐新鲜槐花放在面前,岂有不吃的道理。
      小翠去院子后面清洗槐花,素年坐在那里盯着少年看,直看得他不自在的挪动了一脚步,才淡淡的问:“小翠是做了什么事吗?你要弄伤她的脸,你知不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脸有多重要?”
      少年果然相当的不安,黝黑的脸憋的更加的黑,他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个小丫头的脾气这么的固执,他以为像这种丫鬟应该很好欺负的,吓唬一就会哭着跑回去,可她的脸都破了,还要强忍着要摘槐花。
      少年的三言两语让素年大概清楚了来龙去脉,这孩子的品性还不错,至少不将责任怪在别人的头上,小翠挑选的那棵槐树是牛家村里最大的一棵,这个正好长在这个叫做牛蛋的少年家门口,于是他对小翠用竹竿敲打槐花的举动很生气,就想捉弄她一。
      牛蛋以为,这种大户人家的小姐要槐花肯定是闲的没事儿做了,都是什么怪毛病,哪知道小翠的脸都给他用小石子砸破了,她还憋着眼泪继续要用竹竿敲,眼泪汪汪的样子让牛蛋觉得自己才是个恶霸,这不,主动摘了一筐槐花给她送来了。
      第三章 槐花 --(2162字)
      小翠将槐花清洗干净,按照素年的指示放在一个擦干水的盆里,将她们仅有的一小碗面粉倒进去搅拌。
      小翠一开始坚决不愿意,她不知道小姐是从哪里找到这小半碗白面的,她明明藏得很好,想要给小姐改善一伙食,怎么能做出这么浪费的事情呢,这个槐花究竟能不能吃还不知道呢。
      后来素年干脆拿出小姐的气势,逼着小翠倒进去,她含泪用手开始搅拌,神情极其的委屈,素年一就理解了牛蛋所说的那种罪恶感。
      牛蛋看的稀奇,他第一次看到有人会对槐花进行料理,素年比他还稀奇,这里的人当真不吃吗?真的很好吃的呀。
      等到每一颗槐花都沾上了面粉,槐花粒粒分明,才将锅里烧上水,水开以后将槐花放入屉笼,大火开始蒸。
      等*分钟以后,将蒸好的槐花趁热倒进干净的容器中拌开,然后将刚刚调好的料倒进去搅拌均匀,淡淡的香气慢慢的散发开来,小翠在搅拌的时候不自觉的吞咽了几次喉咙,才将处理好的槐花盛了一碗端到素年的面前。
      素年尝上一口,火候恰到好处,槐花的清香从口中弥漫开,混着蒜香,十分的爽口,只是可惜,如果能有一些香油就更好了。
      还算满意的点点头,素年示意小翠也盛一碗来吃,小翠急忙摇头表示不敢,素年只好叹气,自己起身打算给她盛。
      小翠赶紧将素年拦,苦着脸自己动手,素年就郁闷了,这也委屈?
      小心的将槐花放进嘴里,小翠脸上从一开始的谨慎不敢相信,一子跳跃到了满足,是从心底发出来的满足感,太好吃了,简直是人家美味。
      看着小翠夸张却诚实的反应,素年心里酸酸的,不过一碗蒸槐花而已,小翠就像尝到了人间美味一样,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
      眼睛的余光看到仍然站在一旁的牛蛋,素年将沉浸在蒸槐花的国度里的小翠唤醒,让她给牛蛋也盛一碗。
      小翠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小姐,为什么呀,他还用石头丢我来着?!?br />   “人家不是补偿你了吗,而且,这些槐花也是他摘的,给他尝尝不亏?!彼啬昴托牡目夹〈?,当然,她还有另外的想法。
      既然小姐这么要求了,小翠只能不情不愿的盛了一碗蒸槐花送过去。
      牛蛋早就被满院子的香味征服,盛开槐花的香味他这段时间天天闻,可也从来没有说像现在这样被勾起满肚子馋虫的。
      略微客气了一,牛蛋就不再矫情,小村庄里的人没那么多的规矩,他接过碗转过身,背对着她们将槐花送进嘴里,然后大口大口的吃完,只感觉齿颊留香,没想到槐花居然也能做的这么好吃。
      “我们小翠的手艺不错吧?!彼啬晷γ忻械?,眼睛里的神情完全看不出来只有十二岁,据小翠说,她们在牛家村几乎不跟外人交流,住了这么久还是人生地不熟的境界,所以她急需有人为她讲解一这里的风土地貌,也好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看这个佟大人对自己的“照顾”方法,素年觉得靠着佟家生活去很不靠谱,所以她必须找到自己的出路,她来到这里不是为了亏待自己的。
      牛蛋红着脸点点头,槐花确实好吃,不过这么看来,自己貌似又欠她们的了,那筐槐花是为了补偿将小翠的脸弄破的,“我,我明天再给你们送一筐槐花吧?!?br />   素年摇摇头,有些无奈:“送来了也做不好吃了,我们已经没有白面?!?br />   牛蛋有些惊奇,她们不是大家小姐吗?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家住着从幽州来的官老爷家的小姐,平常他们都被大人们约束着不能来这里的,怎么可能没有白面呢?
      素年也不说话,她们的处境说实话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虽然这个少年的年纪也很小,可已经有分辨判断的能力了。
      她们的院子里家什简单的不像话,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的,怎么跟他听说的不一样呢?牛蛋有些奇怪。
      “这样吧,我也不要你的槐花了,你就给我讲讲牛家村的事情吧,我们两个都是小姑娘,也不好出去抛头露面?!彼啬昕吹脚5傲成喜唤獾谋砬?,无所谓的笑笑。
      小翠之前说原来的小姐是不愿意跟这些村民接触的,她觉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而且,她也不愿意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寄人篱的身份,可现在的素年不这么认为,农民怎么了?农民也是很牛叉的好吗?她们得认清现实,现在是在牛家村里讨生活,怎么能什么都不知道呢?
      牛蛋觉得这个要求压根不算什么要求,他是土生土长的牛家村的孩子,对这里简直了若指掌,只是,这个小姐想要知道的东西怎么这么奇怪呢?你说她打听这里一亩田的租金是多少干什么?
      差不多对于物价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素年心里有了底,她不用问小翠都知道,她们手上是没有什么钱的。
      等牛蛋回去了以后,小翠果然将她们仅剩的一百文铜钱捧到了素年的面前,素年无言的望着顶,一百文,相当于一百块钱,敢问她们两个人,仅仅有着只能小额周转的一百块钱,能做什么?
      “小姐,这些钱是等着急用的,我们之前还有一些的,可是这次您大病了一场,花去了不少……”小翠看到素年不满意的表情赶紧解释,就是这些,都是她偷偷剩来的。
      素年点点头,难为她了,一个跟自己一般才十二岁的小女孩,能知道省钱,已经非常的难得,可是,这些能干什么?
      晚上没有吃那种难以咽的糊糊,素年觉得睡觉的时候都特别的舒坦,连带的躺在床上,盖着并不暖和的被子都毫无怨言。
      素年觉得,之前的那个小姐生病是在情理之中的,她简直无法想象寒冷的冬天这床跟单被没什么区别的被子能御什么寒,佟家是吝啬到连一床厚厚的棉被都不想给她的程度吗?素年在心里对这个佟大人更加的没有了好感。
      第四章 休克 --(2193字)
      第二天一早,小翠才刚刚起来,打开院子门的时候,发现门口已经放着一大筐雪白的槐花,在清晨的阳光中微微的散发诱人的香气。
      小翠将槐花捧去给素年看,素年眯着眼睛,这孩子可真不错呀。
      虽然没有了面粉,可是鲜嫩的槐花蒸熟了味道还是糊糊所不能比的,可惜槐花的花期只有这么十来天,过了就没了。
      小翠将槐花宝贝的一样收进小厨房,然后侍候素年洗漱。
      “小姐你看,昨天那些烂叶子洗掉以后,我的脸差不多要好了呢?!?br />   小翠很开心的将半边脸指给素年看:“原来烂叶子也能有这种功效呀?!?br />   素年轻笑出声:“那不是烂叶子,杜鹃花叶本就有消肿止血的功效,外伤将叶子捣烂了敷一敷效果很好的?!?br />   “小姐好厉害呀,你怎么知道的?”小翠眼睛里透着惊叹,可她跟小姐那么长时间,从不知道小姐居然还懂这些。
      素年微微一笑,眼睛有些眯起来,口气淡淡的说:“从书上看来的?!?br />   小翠“哦”了一声,点了点头,眼睛里依旧是崇拜之色,太好了,以前小姐就算懂这些也从来都不说,心里只想着要回到幽州,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好,她一边想,脸上一边露出笑容。
      作为曾经的官小姐,总是会稍微识文断字的吧?看来自己没有猜错,这个原身果然也是会看书的,素年十分的欣慰。
      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素年心想不能等着佟家的救助,牛蛋让她大概知道了牛家村的概况,可是眼见为实,素年决定还是要出去走走。
      知道了素年的想法,小翠坚决不同意:“小姐,你想知道什么我去就可以,你怎么能够随便出去呢?外面可是有坏人的?!?br />   小翠紧张兮兮的表情让素年看的好笑,有坏人的话,她出去难道就不怕了吗?“没事,我就在周围走一走,闷了这么多天太难受了?!?br />   小翠越发的惊奇,小姐可是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也没见她说闷,难道是病了一场连想法都改变了?
      素年最终还是走了出去,小翠拦不住,只好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如同牛蛋所说的,牛家村里的人都知道这座小院子里住着从幽州来的小姐,可谁也没有见过,所以素年的身影出现在田间,有不少人带着奇异的眼光朝她看。
      现在是刚刚开春不久,正是撒种耕耘的好季节,每块田里都有人在劳作着,他们穿着简单的白布衣服,裤腿卷起站在田里,多少年了,这幅农耕的景象也从来没有改变过,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用辛勤的劳动扎根在土地上,让素年看的心醉。
      大片蓝天上是舒卷的白云,地上才耕种过的天地里透出微微的一些绿色,远处还能瞧见一两只耕牛在田里站着,好一副心旷神怡的春耕图。
      素年本来想着,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她也可以赁一块地来种,雇一些长工,自己还算是有些种植的经验,要想生活并不难,但问题是现在,条件不允许……
      一百文,要做到这么多事根本不够,站在田边素年发了愁,怎么样才能让这一百文钱生钱呢?
      就在素年站在田边发愁的时候,在她前面不远的一亩田地里劳作的村民,头上的草帽忽然飘落到地上,他站直了身体想走过去捡时,忽然手捂着胸口慢慢的倒了去。
      小翠也跟素年一样看到了,十二岁的小姑娘立刻慌了神,小翠的惊叫声将周围的村民都吸引了过来,才不过一会儿会儿的时间,大叔的脸已经憋的有些紫了。
      周围的村民将大叔平放,有人去通知他的家人,更多的是围在大叔身边手足无措。
      牛家村是没有大夫的,他们附近几个村落里,只有一个游医,现在根本不在村子里,听一旁的村民说,最近因为是耕种的劳作期,大家都拼了命的在田里干活,这种情况经?;岱⑸?,村民因为高强度的劳作很容易就会胸口疼然后一命呜呼。
      素年慢慢的走近大叔,他的牙关紧闭,脸上满是汗水,想着自己前世生病的痛苦,素年也顾不上别的。
      “散开,都散开,保持空气流通?!鼻宕嗟呐羧么迕衩嵌家汇?。
      再看素年虽然穿着普通,却是长着一张秀美灵气的脸,此刻她的脸上都是严肃的意味。
      村民本就有些束手无策,听见素年的话意识也就照做了。
      素年将大叔的颈部垫高,颌抬起,让头往后面仰,保持他的呼吸道畅通,并将头侧向一边,然后指挥小翠将大叔的腿部也抬高。
      两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搬动一个成年男子说实话太费劲了,还没怎么动呢,素年和小翠都一头的汗,脸色也通红的。
      朴实的村民很快明白过来素年在给大山治病,赶紧过来搭把手,按照素年的指挥来做。
      有村民在素年的提一从家里拿出一床薄被给大叔盖上,休克的时候保持体温很重要。
      这时,旁边有大婶哭喊的声音传来,一边哭一边往他们的方向跑过来,这可是他们家的顶梁柱呀,要是他倒了,自己和几个孩子要如果活得去?
      素年一看正好,赶紧将大婶叫过来,让她对着大叔的嘴吹气。
      大婶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来呢,粗糙的脸上挂着泪珠,有些不明白面前这个小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
      “快点!你还想不想让他醒过来!”素年见她不动,放开了声音吼出来,不知道现在时间紧迫??!
      素年的吼声还是有点作用的,又或者“让他醒过来”这句话太具有诱惑力,大婶竟然真的照着素年所吩咐的,捏着大叔的鼻子开始往他的嘴里吹气。
      都是劳苦农民,周围的村民在看到这种场面竟然都没有说什么,在一切的面前,人命都是最重要的,如果能将大山给救回来就真的太好了。
      素年不时的伸手去探大叔的脉搏,手指在人中上掐着。
      大叔涨成紫色的脸慢慢的开始恢复,这是一个好现象,很快,大叔的眼睛轻轻的睁开来。
      第五章 加餐 --(2146字)
      大婶第一时间察觉了,喜极而泣,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感,没什么比能看见亲人安然无恙更让人值得高兴了,素年坐在一边,缓缓的松肩膀。
      大婶很想扑上去抒发一自己的心情,被素年喝止,这才抢救过来请不要浪费她的心血好吗?
      “这段时间注意修养,不可以再过度劳作,要是再发生这种情况,就不一定能救得回来了?!彼啬臧遄判×?,一本正经的跟大婶嘱咐,大婶满脸的虔诚,她见过许多在田里倒去就站不起来的例子,对于自己的丈夫还能活过来,她从心底里感激素年。
      小翠将素年从地上拉起来,“小姐……”
      她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的,小姐从来都对这些贫苦低贱的农民没有好感,连看一眼都不屑,更不要说亲自走田间去帮忙,还让她帮成功了。
      这简直比这个人重新活过来更加的天方夜谭,小姐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有村民合力将大叔抬回家修养,素年这才打算跟小翠回去,出来溜达一趟都能碰到这种事情,不过还好,这种因为过度劳累造成的暂时性休克并不是很严重,只要急救及时都没有大问题。
      村民们看着素年慢慢的离开,眼睛里比之前的更加不可思议,看她走的方向知道是幽州的大小姐,但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田地里,还能将大山给救回来呢?为什么让大山媳妇当众去……去亲大山,大山怎么就又好了呢?
      没有人敢上前挡住她们的路,能将大山救活,素年在村民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不再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这么简单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原来小姐这么厉害呀。
      *********************
      素年不知道,因为她这一次的拔刀相助,还让她和小翠常年匮乏的伙食得到了改善……
      第二天一早,小翠大呼小叫的抱着一个篮子小心翼翼的来到素年的房间,将篮子轻手轻脚的在桌上放好,小翠才继续惊喜的大声惊叹:“小姐,你看,你看!”
      将篮子上蒙的布揭开,里面有几把新鲜的绿色蔬菜,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还有小半篮圆滚滚的鸡蛋和一尾鱼。
      素年不用看也知道是昨天的大婶拿来的,应该是感谢她救活了她的丈夫,素年想了想,觉得还是收,首先她们是真的缺吃的,其次……还是因为她们缺吃的。
      十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个时候要是亏待了自己,以后哭都来不及。
      素年让小翠将仅有的钱都去买粮食,她们最近应该用不着钱,小翠抗争了半天还是没有让素年改变想法,只得拿着钱出了门。
      往常,这些钱是留着给小姐加餐的,鸡蛋、肉的价格并不低,小姐也总不耐烦吃那些碎米,所以她从来也不敢打这些钱的主意,怎么小姐大病一场以后仿佛连想法也改变了呢?
      素年想起那个吴妈妈说的话,她们这个月的分例就这么些了,总不能饿着肚子吧?
      本来素年以为一百文,可能买不到什么东西,便吩咐小翠全部买粮食,大米,麦子,只要是能吃的,都买来。
      结果小翠生生的领了一辆木板车回来了,上面是她买到的粮食,原来粮食的价格在这里并不是非常高的。
      素年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喜色,吃白饭也好,她是真心不想碰那些糙米糊。
      给小翠送粮食的大婶子帮着她们把粮食放好,才带着憨厚的笑容离开,小翠将剩余的一些钱拿给素年看,她终究没有敢全部用光,身上一点钱都没有,她们两人就一点周转的余地都没了。
      素年看着剩的十几文钱,让小翠先收着,估计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她在小厨房里查看过了,调料里并没有糖,后来一问才知道,糖的价格在这里是相当的贵,别说她们了,其余的村民家里也不一定会有糖出现,所以素年觉得这些零钱留着,次说不定还要买粮食,这才是靠谱的。
      那些调料里,只有简单的盐和一些少量的秋油,其余什么都没有,所以估计这里的吃食味道都是寡淡单一的,这让素年相当不满意。
      既然买了一些小麦,素年干脆就让小翠出去磨成面粉,可不能辜负了这美好的槐花花期,大婶拿来的那些东西,小翠在素年的指导,将鱼剖开,清理干净,然后擦干净水分,细细的抹上一层盐,放在阴凉的地上晾着。
      这种本来在食物匮乏的冬天才会使用的储存法,没想到在春天她们竟然也要如此的节省,素年眼泪汪汪地站在小院子里抬头看着天空,有些悲剧啊。
      碧绿的当季蔬菜清炒一就非常的可口,再加上槐花饭,主仆二人这几天的日子改善的突猛进。
      小翠一开始在素年招呼她上桌吃饭的时候相当的不知所措,小姐曾经随手将她从人贩子手里救来,那个时候她就决心不管怎么样,她都会跟着她们家小姐。
      后来小姐家里发生变故,所有的仆人都遣散了,素年则被接到了佟大人的家里,而小翠得知以后,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找到佟大人的府邸,将身上值钱的统统给了门卫,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希望能够继续侍候小姐。
      那个时候,佟大人正打算将素年移到庄子上来,也正愁没有人愿意跟着她,小翠的出现恰巧解决了这个问题,水到渠成。
      这算是患难见真情吧,可小翠从来也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身份,从没有做出过逾越的事情,而素年竟然让她上桌吃饭,这……
      素年端坐在桌子边上,桌上放着一盘青翠欲滴却看不见油水的蔬菜,除此只有槐花饭,别无他物,“小翠,生病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从此病死了会怎么样?!?br />   “小姐,你可千万别这么想……”小翠赶紧就想安抚素年。
      素年轻轻笑着摇了摇头:“我想了,结果什么都不会改变,我在不在这个世上,仿佛并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人会难过,没有人会记得?!?br />   第六章 都吃了 --(2103字)
      小翠当即就想跪来:“小姐,我会难过的?!?br />   素年将小翠扶住,看着她的眼睛:“对,你会难过的,只有你会?!彼〈淝啃邪丛谝巫由献茫骸八阅歉鍪焙蛭揖拖胪?,也许,你就是世界上唯一会担心我的人,我没办法将你仅仅当做一个人,你明白吗?”
      十二岁的小女孩很容易就会感动,更何况素年这段时间的改变小翠都看在眼里,每一个改变都能让她无比的欣慰,让一个小女孩能有欣慰的感觉,素年觉得之前的小姐是有多不靠谱?
      不管怎么样,素年说的这是真心话,小翠对自己的关心她看在眼里,虽然是对另一个灵魂的,可那个灵魂现在不在了,她就得承担起这份情才行。
      几天不愁吃的日子,让两个小丫头的脸色渐渐的好了起来,小姑娘本身的饭量是不大的,可之前的糙米糊喝去很快就会饿,又没有别的可以吃,这才会养的面黄肌瘦。
      素年伸手摸了摸自己属于小女孩幼嫩的脸蛋,决心怎么样都不能亏了自己,不然太对不起这种惊世骇俗的穿越身份了。
      素年看着那小半篮鸡蛋,从小翠那里知道这些东西对于牛家村的村民来说并不便宜,小翠建议是不是用这些换点别的东西。
      “不用了,都吃了!”素年的眼睛里冒出绿光,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她原本想着要不要换一只鸡来养着,那以后不就一直有鸡蛋吃了吗?可转念一想,那要等到何年何月呀,再说自己也不是养殖高手,何必费那个劲呢。
      小翠听小姐决定都吃了,瞪大了眼睛吞了吞喉咙,拿去换点钱也是好的嘛。
      “小翠呀,你这就不懂了?!蹦抗饷榈叫〈涞拿嫔行┱踉?,素年扯过一条木质的凳子在她面前坐开始说。
      “这是人家大婶给我们的谢礼对吧,咱们要是拿出去换钱的话,那大婶会怎么想?”
      小翠愣了楞,貌似小姐说的也有道理,好像她们都吃了才会比较好的样子。
      其实,她们两个小姑娘每天的伙食并不好,槐花的花期已经过了,腌制的鱼就成了唯一能够饭的东西,好在米饭都是够得,就是光吃米饭都能吃出甜甜的味道来,小翠因此就已经很满意了。
      看着小翠面上真诚的笑容,素年觉得相当的辛酸。
      那些鸡蛋,素年就让小翠隔一天蒸出一碗蛋羹,算是改善伙食了。
      因为调料的匮乏,鸡蛋羹并没有素年上一世吃过的那么好吃,不过可能是她很久都没有尝到了,竟然也觉得是无尚的美味。
      小翠一开始死活不肯动鸡蛋羹,素年无奈了,只吃了半碗,然后剩的就摆在那里,跟小翠说,反正自己是不吃的,如果她不吃掉,那就只好倒掉了。
      这是会遭到天谴的……,小翠只好抽抽噎噎的将拿小半碗鸡蛋羹吃掉。
      这不就完了嘛,素年坐在小院子里看着小翠委委屈屈洗碗的背影,她知道这些人的观念跟自己不一样,一开始小翠动不动就双膝跪地,让素年相当不适应,甚至每次都能惊吓到。
      跟小翠好好说一点效果都没有,人该跪不该跪的时候都照样跪,于是素年干脆命令她,不准动不动跪,要是让自己看到,严惩不贷。
      然后小翠又是委委屈屈的答应。
      素年仰天长叹,日子还得一天一天的过啊。
      *******************
      转瞬,又到了佟府给她们送月例的日子了,其实早好多天小翠就说月例应该送来才是,可一直没有佟府的人出现。
      素年一点都不着急,按照她目前的待遇,这月例肯定会拖延一段时间的,但只要有就是好事,所以在看到佟府的吴妈妈时,素年的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
      “给小姐请安?!蔽饴杪杓剿啬?,眼中滑过一丝诧异,瞬间掩藏起来,笑眯眯的说着,却连头都没有低。
      “吴妈妈有礼了?!彼啬暌餐γ忻械?,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跟随吴妈妈前来的另外两名婆子就直白的多,眼神里都透着不可思议,这病了一场果然有些改变了?她们不是来过一次两次了,这个沈素年从来都还当自己是官家大小姐一般的不可一世,怎么这次改变的如此的巨大?
      素年请吴妈妈坐,吴妈妈嘴里说着不敢,屁股却已经落在了凳子上:“素年小姐,二太太怜惜您之前大病一场,身子虚弱,所以特地让老奴赶紧给您将月例送来,可您看,这正巧赶上三小姐生辰,一时间周转不过来,所以来的有些迟,请小姐见谅?!?br />   “劳烦妈妈了?!彼啬晏秸獠豢科椎睦碛梢院蟊砬樗亢敛槐?,脸上仍旧带着笑容,然后转头看向小翠:“还不将东西接过来,没得累坏了妈妈?!?br />   小翠自己都很震惊,小姐什么时候对佟家的妈妈们如此和颜悦色了?她在素年眼神的提醒回过神,这才忙不迭的上前。
      吴妈妈对着身后的两个婆子努了努嘴,她们才拿出一个小小的荷包递过去,这点东西谈什么累?她们佟府的丫鬟拿的都比这个多。
      小翠宝贝的将荷包收好,有了钱,她的脸色都亮了不少,规规矩矩的站在素年的身边。
      “妈妈您瞧,本应该给妈妈倒杯茶喝的,可我这里……,委屈妈妈了?!彼啬晷闫拿济崆岬闹迤鹄?,一幅为难的样子。
      “哪儿能让小姐破费呢,我们这就回去复命了?!蔽饴杪柩壑猩凉凰肯悠?,喝茶?真是说笑了。
      吴妈妈动作十分的干脆利落,站起身带着婆子就往外面走,素年也跟着站起来,直到看见她们的身影消失在院落外。
      “看看,有多少?”素年比较关心这个。************************************新书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第七章 篮子 --(2176字)
      “她真的如此规矩了?”佟府里,一名贵妇人正慵懒的侧身躺在美人榻上,着一身淡紫色衣裙,上面绣着小朵的栀子花图样,袅袅绕绕的从腰际一直延伸到摆,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斜插一只浅紫色松烟石攒珠簪花,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
      吴妈妈恭敬的立在一旁,微微弯着腰,低头回答:“是的,规矩多了,跟原先这种不懂事的样子完全不一样?!?br />   “那这场病还真是得对了?!惫蟾救饲嵝Τ錾?,随即将这件事抛之脑后:“蓓蓓的生辰就在三日之后,可千万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br />   “是是是,二太太放心,保准让您满意?!蔽饴杪枇Τ?,脸上净是讨好的笑容。
      ****************************
      “就这么点儿啊……”素年有些不满,她从前听说大户人家的丫鬟都每月都能有不少月例,怎么她们才两百文钱?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小翠咬着嘴唇,唯唯诺诺的轻声说,“奴婢以前也问过的,可她们说、说白养……”
      素年挥了挥手,示意她明白了,意思是人家干活的拿钱,她一个白养的闲人还敢要求这么多。
      好歹是有钱了,虽然不多,但她们两个小姑娘粗茶淡饭的想要不挨饿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原先日子为什么会过的那么惨,素年跟小翠旁敲侧击过,结果她自己都想翻白眼,之前的这个素年小姐,那叫一个热衷享受,每月的月例本来就不多,她还要求吃好的喝好的。
      所以小翠只得将钱省来,自己去吃那种粗糙的碎米糊,给小姐弄一些吃的。
      可就这样还是不够,每个月两百文钱能买到什么?于是她们就经常资金短缺,小翠才会不得不存一些起来应急。
      真是可靠的小丫鬟啊,要是没有小翠,素年觉得之前的小姐早八辈子就饿死在院子里了。
      素年现在每日在院子里闲转,她之前病过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全身使不上什么劲儿,再加上小翠压根不让她做任何事,素年只有整天无所事事的考虑要如何赚钱。
      毕竟,她能再次获得生命多么的来之不易,必须要舒舒服服的享受才能对得起自己。
      那条腌制的鱼就快要吃完了,不过粮食还有不少,两个小姑娘吃不掉太多的东西,但也不能光吃饭啊,素年想着要不要将刚拿到手的两百文先改善一伙食来的实在。
      “小姐,小姐?!毙〈涓崭仗鹤拥拿疟蝗饲孟?,就过去查看了一,这会儿捧着一个篮子急匆匆的跑到素年的身边。
      “小姐,你看……”小翠脸上的表情极度的惊讶,将篮子上蒙着的白布掀开,里面竟然又是小半篮的鸡蛋和一些新鲜的绿叶蔬菜。
      素年微微皱眉,莫非又是大婶送来的?这太过了,这些吃食对劳作的农民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能拿出来的,她只是出手帮助了那么一次,不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回报。
      “小姐,不是那个大婶,我刚刚看到了,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毙〈淇吹剿啬曛迕?,急忙解释道。
      素年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那就更奇怪了,既然不是那位大婶,那会是谁呢?谁会给她们这两个不相干的人拿来食物?
      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素年和小翠压根不敢动,万一是别人弄错了呢?小翠的是非观念十分的强烈,当即提了篮子就冲出去,打算挨家挨户的询问。
      素年在小翠的身后点点头,很好很好,小丫头还是挺懂事的。
      不一会儿,小翠就提着篮子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用白布抱着头发的大婶,大婶进了院子看到素年以后就直接给她跪了。
      “哎,婶子您这是……”素年吓得赶紧站起来,上前两步将大婶扶起来,“您有话好好说,这是做什么?”
      “感谢小姐的救命之恩,我家老头子说了,找机会来您跟前磕个头?!贝笊裘嫔行┙粽?,但眼睛里激动的神情是掩饰不了的。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