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代言情

    中国体彩河北十一选五:黛妆《全本》

    时间:2018-11-12 15:28:17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99   评论:0
      第1章 穿越从饿肚子开始 --(2247字)
      今天是尧瑶穿越的第一天,这是她第四次感觉到饿了。
      尧瑶,不,她现在是陆黛,推开那扇被虫蛀得坑坑洼洼的房门,走到光秃秃的院子里,一只芦花母鸡咯咯咯的跑到她面前,然后又失望的跑开了,继续扒拉土粒去。
      陆黛冲着不知道在院子边上忙活什么的瘦弱女子轻声道:“阿姐,我饿了?!?br />   倒不是她声音小,实在是,只要声音稍微大一点,就觉得头疼,不知道是饿的,还是因为头上的伤口太深了。
      不过声音再小,蹲在院子角落里的陆墨还是听到了,回过头来望着扶着门的陆黛细声细气的劝解道:“阿黛,你今天怎么饿得这么快?现在才申时!再等一会儿就可以吃晚饭了,要不然,你现在再去喝碗水?”
      听到这话,陆黛失望的叹了口气,她已经喝了三碗水了,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感受像极了刚刚那只芦花母鸡。
      陆墨见阿黛不说话了,就又回头去在地上忙活了。陆阿黛远远的看着,那边好像什么也没有,倒是她那便宜阿姐的身子,瘦弱得不成样子,让陆黛心里产生一种庆幸,还好她蹲着,要是站着,一阵风,那柳腰还不得吹折了!
      阿黛一边向陆墨走去,一边埋怨:“可是今天一共才吃一顿早饭,那粥都没有看见几颗米?!彼恢拦糯纳晔钡降资羌傅阒?,可是看这日头,起码已经到了午三五点钟了吧!
      听阿黛这么说,陆墨有些诧异:“谁家这么早就吃晚饭了……阿黛,咱家没有钱了,得省着点花。再忍忍,晚上姐姐给你**蛋吃?!?br />   阿黛叹了口气,陆墨听到了直皱眉:“小小年纪,不要叹气!”
      这话倒是提醒了阿黛,自己这副身子才十来岁的年纪,老这么饿,会发育不丨良的吧!家里面没有镜子,院子外面倒是有个池塘,阿黛上午的时候借着出去晒太阳,去池塘边照了一自己,面黄肌瘦,跟个柴火丫头似的。
      得想办法挣钱吧,或者是去山上找些野味来补身子。不单是自己需要好好补补,就连她这个便宜姐姐,看样子也是需要好好将养的。一边想,阿黛一边挨着陆墨蹲来。
      地上的土都被陆墨给撬松了,阿黛伸手拈起一条肥蚯蚓,挑了挑眉:“陆阿墨,你在这里蹲了一午该不是再挖这蚯蚓吧!”
      “??!”阿墨惊慌失色,整个人向后仰去,直接摔倒在地上。阿黛看着阿墨撑在地上的手腕还不如自己的粗,一阵叹息。
      “快丢掉!”阿墨的声音又惊慌又尖利,显然是怕极了这蚯蚓。
      阿黛随手一丢,芦花母鸡立马跑过来啄了,阿黛撇撇嘴,一边把脸色苍白的阿墨拉起来,一边不解:“你这么怕它,弄它做什么?”
      阿墨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身上的土,道:“不弄它,咱家鸡吃什么!”
      阿黛本想说鸡不是都吃玉米的么,然后想起早上那只有几粒米的粥,立马明白了,家里哪里有粮食喂鸡??!可是这只芦花母鸡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不养不行。阿黛正要好好跟陆墨说说晚饭的事情,便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喊她。
      陆墨推了推阿黛:“应该是楚楚和巧巧来看你来了,还不快去?!?br />   楚楚和巧巧又是谁?阿黛按心里的疑问,慢腾腾的向院门走去……不能跑,她得节省体力。走近了便看到两个女孩子站在外面,都是跟她差不多的年纪,一个苹果脸,一个美人尖。
      看到阿黛走过来,美人尖对苹果脸道:“我就说阿黛没事嘛吧!”又对阿黛道,“阿黛,听说你为了山崖边那株小凤仙花摔去了,严重吗?吓死我和巧巧了?!?br />   得,苹果脸是巧巧,美人尖是楚楚。
      阿黛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原身可真够不要命的,为了一株凤仙花就敢大晚上的往山崖上跑,结果摔了去。山崖虽然不高,可是不巧磕着头了,发了一夜高烧,再醒来,人表面上没什么事情,却已经换了一个里子了。
      阿黛打开院门让两个小姑娘进来。巧巧一脸担忧的盯着她转了好几圈,确认她看起来没什么大伤,才终于放心了,和楚楚一起围着阿黛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阿黛本来就饿着,这么一吵更加觉得有气无力,又不能开口赶两个小姑娘走,只好忍着。
      终于,两个小姑娘说累了,看着天色也有些晚了,便对阿黛道:“既然你没事了,那明天还跟我们一起上山去挖野菜吗?”
      阿黛想了想家里的状况,点了点头。多挖点野菜回来,说不定可以吃个囫囵饱。
      楚楚和巧巧见阿黛点头了,高兴得很,尤其是巧巧:“那咱们吃过早饭在村东边那棵柳树面见??!”
      阿黛松了口气,送两个小姑娘离开,一直在挖蚯蚓的陆墨见人要走了,扶着额头站起身来,踉跄了一,应该是蹲久了头晕,冲着两个小姑娘笑道:“多谢你来看我们家阿黛!”
      巧巧没说什么,楚楚却嘀咕了一句:“我们是来看我们的好姐妹阿黛的,用不着你来谢。(http://)?!鄙粢坏阋膊恍?,三人都听到了。
      阿黛愕然,扭头去看陆墨,却见陆墨站在那里,像一阵风就能刮倒似的,脸色依旧苍白,却看不出生气的迹象,仿佛习惯了似的。阿黛觉得有些不解,这两个小姑娘看样子是自己之前一起玩的比较好的小伙伴,为什么对陆墨会这么没有礼貌?陆墨好歹是陆黛的亲姐姐,刚刚她们进门来不仅没有主动跟陆墨打一声招呼,现在她们走了,陆墨白说了一句客气话,她们就这个态度?
      自己的原身到底有多傻,怎么会跟这种不尊重自己家人的人做朋友!
      “阿黛,明天早上别忘了??!”巧巧的嘱咐拉回了阿黛的思绪,再抬头,两个小姑娘都走到池塘那边去了。
      陆墨抿了抿嘴,对站在院子门口发呆的阿黛道:“阿黛,你过来扶我一,刚刚蹲得比较久,有点走不稳了?!?br />   阿黛扭头去看陆墨,果然见她脚有些虚,立马明白了,自己这个姐姐,十七八岁的年纪,身子比林黛玉还要虚!不过,她就奇怪了,在古代十七八岁的年纪早就该嫁人了,为什么她姐姐还跟她在一起?
      第2章 穷也有穷的程度 --(2324字)
      阿黛扶着陆墨进了,陆墨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准备起晚餐来。倒不是阿黛忍心让如此瘦弱的陆墨劳作,实在是,先不说她不会做饭,就算会,也拿这土灶大铁锅没有办法。
      阿黛看着陆墨走到墙角,从一个陶土坛子里面摸出两个鸡蛋,比较了一,将小一点的那个又放了回去。虽然馋得要死,阿黛还是忍不住多嘴了一句:“阿姐,要不然咱们不吃鸡蛋了,孵小鸡丨吧!到时候鸡多了,咱们想吃多少个蛋就吃多少个蛋?!彼谨炜墒茄Ч沙中⒄拐铰缘南执?!
      陆墨麻利的把鸡蛋磕到一个小碗里面,撒了点粗盐然后搅拌均匀。陆墨虽然瘦得厉害,但是手特别好看,一点也不像乡女孩子干多了重活的手,很有一种十指纤纤的感觉。这样的手,搅拌起鸡蛋汁来,却是行云流水,好看得紧!陆黛看在眼里,心里发出一声喟叹,这双手,要是在现代,做手模应该是前途一片光明。
      陆墨不知道自家妹妹在想些什么,直到鸡蛋了锅,溅起一片香味,她才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细声细气道:“就这么一只芦花鸡,我每天都要花两个时辰找蚯蚓,哪里还养得活多几只??!”
      陆黛很想说鸡不是吃玉米什么的吗,然后想起早上那碗“粥”,再想起刚刚陆墨拿鸡蛋时的心疼样,立马识相的闭了嘴不多说了。不过心里却是在想,不想办法挣钱不行??!
      陆黛穿越前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大一新生,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也没有什么特殊技能,虽然想法子挣钱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转了好几十遍了,她还是想不到有什么具体可以发家致富的捷径。
      陆墨将炒成金黄色的鸡蛋起锅,扭头看到自己妹妹站在自己身后发傻,便把装鸡蛋的碗递给陆黛,道:“发什么呆啊,快把菜端出去,我再抓一点酸菜,就可以开饭了,马上就要天黑了?!彼低昊骨崆嵬屏税Ⅶ煲话?。
      陆黛看了看窗外,天边升起了晚霞,虽说是晚饭,开饭时间却是傍晚。陆阿墨该不是为了节省灯油将晚饭时间提前了吧!陆黛瞪大了眼睛,她觉得自己好像真相了一回。
      好不容易开饭了,陆黛看着破破烂烂的小木桌,有些欲哭无泪。她知道陆家很穷,但是没想到穷到了这个地步。虽然古代人一日两餐很好理解,但是也不至于早上喝没几粒米的粥晚上还是喝这没几粒米的粥吧!跟早上稍微不同的就是,多了两个菜,一个炒鸡蛋,一小碟酸菜。而炒鸡蛋,看陆墨的意思,好像还是因为陆阿黛脑袋受了伤才特地做了给她补一补的。
      虽然很饿,但是看了看陆墨深陷的眼窝,阿黛到底还是强迫自己分了一半的炒鸡蛋逼着陆墨吃了。
      “明天我跟楚楚和巧巧上山去?!笨醋攀帐巴肟甑穆侥?,阿黛收了收腹,假装自己吃得很饱。
      陆墨点了点头:“午的时候我听到你们说了……你小心点,别再去打那花儿的主意了,你要蔻丹,等阿姐帮李太奶奶缝好寿衣得了钱,去集市上给你买就是了?!?br />   陆黛诧异了一,原来自己的原身就是为了涂个指甲丢了自己一条命!当宽慰陆墨道:“你放心吧!我不涂指甲了,我多捡点蘑菇回来咱们烧汤喝?!?br />   陆黛前世有点挑食,不爱吃香菇蘑菇等菇类食物,此时此刻说捡蘑菇烧汤喝不过是随口一说。但是到了第二日,她就真的迫不及待的要跟楚楚巧巧上山捡蘑菇了……饿的!
      阿黛到那棵柳树的时候,楚楚正靠着柳树编花篮。见阿黛来了,忙从自己的背篓里面拿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递给阿黛,道:“来啦,你快吃吧!”
      阿黛放在鼻子面闻了闻,才知道那是一个烤山芋,看样子楚楚是专门给她带的,感激得不行?;ǔⅦ煺饷匆桓毖?,撇撇嘴:“你整天还护着你那阿姐,要不是她,你能连饭都吃不饱?”
      陆黛听出这话里面的意思,不由得停本打算掰开山芋的手,疑惑道:“吃不饱饭跟阿姐有什么关系!”说到底,陆墨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在现代,还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再联系到昨天花楚楚和巧巧对陆墨的态度,阿黛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儿。
      “亏你还维护她!”楚楚翻了一个白眼,“我娘说白云寺的老和尚都说了,杨柳村陆墨是一个天煞孤星的命,这可不是我娘胡说,你看,你爹你娘还有你姐夫,可不都是你姐姐给克死的么!整个村子除了你,现在都没有人敢跟她说话了?!?br />   花楚楚说得痛快,阿黛心里却不好受,想了想,把山芋还给花楚楚,吸了吸鼻子,道:“阿姐给我做了炒鸡蛋吃,我现在不饿?!?br />   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的花楚楚随手就把那个黑不溜秋的烤山芋丢到池塘里面去了:“饿死你活该!”
      陆黛眉毛一皱就要开口说什么,却见巧巧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大声道:“你们都到了!阿妈叫我喂了一猪,所以来迟了。你们等多久了?”
      巧巧跑得一张苹果脸更像苹果了,红扑扑的。见阿黛和楚楚这个样子,猜到可能在她没来时两人斗嘴了。心思一转,换了副求饶的模样:“你们俩生我气了?我也不想让你们等的啊,你们也知道我妈那张碎嘴,要是不听她的话先喂猪,她能念叨我好几天!”
      花楚楚冷笑了一声,然后拔高声音:“哎哟,她还能念叨你几天??!我怎么听说再过五天就是正日子了??!”
      一听这话,巧巧的红苹果脸变得更红了,还低了头,一副害羞的模样。阿黛不由得问道:“什么正日子?”
      楚楚道:“当然是我们巧巧大喜的日子??!要不是我娘说我年纪小,我还真想喝巧巧一杯喜酒!”
      大喜……陆黛震惊了,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三人背着背篓就沿着一条小路往山上走,楚楚一路上都在调笑巧巧,看着巧巧那羞涩的模样,陆黛没有忍住,开口问了句:“巧巧,你今年多大了???”
      巧巧没有开口,楚楚先叽叽喳喳的开口了:“咦,阿黛,你忘了吗,巧巧刚好比你大一岁??!我娘跟我说了,女大三,抱金砖,巧巧刚好比王家小公子大三岁,长得又比你有福气,你还是别羡慕嫉妒了!就算没有巧巧,王家也是看不上你的?!?br />   听了这话,陆黛脸上的淡定终于维持不去了,这话的意思,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第3章 让陆阿墨做杨柳村最幸福的女人 --(2448字)
      从昨天到今天这么一段时间里,阿黛也算是有些了解楚楚和巧巧的性格了?;ǔ悄侵痔乇鸹岸嗟娜?,说起话来叽叽喳喳的,什么事情都能扯上去,却又不让人觉得聒噪。而巧巧则是她们三个中看起来最稳重的一个。
      本来阿黛是听说巧巧要嫁人了所以惊奇巧巧的年龄,毕竟古代虽然结婚早,也没有十来岁就嫁人的啊。谁晓得一问巧巧的年龄,却把自己给牵扯进来了。
      楚楚那话一说出来,不仅是阿黛,就连巧巧也尴尬了。巧巧看着阿黛红红白白的脸色,给楚楚使了一个眼色,道:“不要这么说阿黛,阿黛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阿黛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br />   完了又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模样来劝阿黛:“你也不要不开心了,也许以后你可以找个更好的婆家呢!五天后你来我家,我给你装多点果子,好不好嘛——”说到最后,居然带了点婉转的尾音,跟撒娇似的。
      陆黛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捏了捏巧巧拉着她的手,笑着道:“我哪里是那么小气的人,你又没有错!”
      接来的路阿黛的心态就没有那么平和了,一边琢磨一边旁敲侧击的跟楚楚和巧巧打听自己和陆墨的事情。好在两个小姑娘年纪小,也没有想到别的方面去,竟真的被陆黛套出不少消息来。
      原来,巧巧要嫁的那个王家小公子王铭铭是个病秧子,巧巧嫁过去就是为了冲喜。王家在镇上有一家茶叶铺子,家里挺有钱的,上个月王铭铭病重,王家找镇东的老瞎子来算了一,说是要找人冲喜才行。王家就找媒婆张罗寻找合适的人选了,许诺的聘礼丰厚得很。
      王家找的媒婆刚好是杨柳村的唐媒婆,这个消息不知怎么让陆黛听去了,大概是冲着那丰厚的聘礼,就自己跑去见唐媒婆,隐晦的提出自己愿意嫁去王家冲喜。谁知道王家根本就看不上陆黛,反而定了巧巧。
      好在陆黛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又生在这么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庄,唐媒婆也不是那种喜欢说人是非的人,不然就冲陆黛自己去见唐媒婆这一点,名声也就坏了。阿黛听到这个时满头黑线,不就是一个病秧子嘛,她的原身这么上赶着真的有智商这种东西?
      楚楚撇撇嘴:“要说这样貌,阿黛你也不输给巧巧,你就是被你那个姐姐给连累了!”
      这倒不是楚楚对陆墨有偏见,王家之所以不肯选陆黛,就是因为陆墨。陆墨的命硬,三年前陆墨和陆黛的娘亲陆欧氏带着两姐妹去白云寺求签,陆黛的还好,陆墨的却是天煞孤星的命,克周围所有人。陆欧氏把这个给瞒了来,从白云寺回来没多久,陆欧氏就病死了。陆墨跟隔壁村的牛大庄是有婚约的,两年前陆墨刚嫁给牛大庄,还没来得及洞房花烛夜,牛大庄就被叫去修水库了。牛大庄修水库一直没有回来,一年前的一天山洪暴发,陆墨的父亲陆大奎和牛大庄相继意外死亡。
      本来,看在丰厚的嫁妆上,牛家双亲并没有怎么为难陆墨,陆墨却因为悲伤过度而心疾加重,又不能干活,还得看病吃药,牛家两口子心里就有些不乐意了,每天指桑骂槐。直到半年前,牛家两口子不知怎么知道了陆墨天煞孤星命,一子就爆发了,说陆家骗婚,陆墨被从病床上扯起来,赶回了陆家,嫁妆自然是没有还的。
      这就是为什么楚楚和巧巧昨天见到陆墨会是那种态度,王家也是听说了这个才不肯要陆黛。
      听了这些消息,陆黛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她是现代人,自然不会相信什么天煞孤星,再说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这不知什么朝代的鬼地方,首先见到的便是陆墨,陆墨又对她那么好,她当然不会像别人一样想陆墨。
      在提到陆墨的时候,就连比较敦厚的巧巧,都是一种害怕的神情。陆黛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愤怒,她陆黛的姐姐,凭什么受这样的苦受这样的委屈!好吧,虽然她不是陆墨真正的妹妹,但是,既然她占了陆黛的身子,从此以后自然是要把自己当做陆黛了。
      对于把陆墨赶回家的牛家,陆黛恨得牙痒痒,总有一天,她陆黛,要让陆墨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嫁敦厚良人,让这些欺负陆墨的人都羡慕死,后悔死!
      在心里立了这个宏愿,陆黛觉得自己胸口舒坦多了,不像刚才那样闷得要死。陆黛想,难道是以前的陆黛害怕自己死了没人会照顾陆墨,所以留了一缕执念?不然她刚跟陆墨认识两天,为什么听到陆墨的遭遇会那么难受!
      巧巧见陆黛的脸色难看得不行,劝道:“阿黛,你也别太在意了,毕竟天煞孤星的是你姐姐,又不是你,你会找到一个好婆家的!”
      想通了的陆墨咧嘴一笑:“我自然会有一个好婆家的,陆墨也会有一个让全村人都艳羡的好婆家?!?br />   花楚楚捂着嘴咯咯的笑:“阿黛,这种疯话你跟我们说了也就罢了,要是传出去了,可是会被别人笑掉大牙的!”
      陆黛懒得跟楚楚计较,指着前面一段湿木头上面长得黑黑的东西:“嘿,好多木耳!”
      花楚楚一愣,顺着陆黛手指的方向一看,笑得更厉害了。
      陆黛不明所以,难道这边不吃黑木耳?到底是巧巧稳重,开口跟陆黛解释:“那是槭木,槭木上面长的木耳是不能吃的,有大毒!”
      陆黛还真不知道槭木上面长的木耳不能吃,她连什么是槭木都不认识,不由得有些庆幸,还好她不是一个人上山来的。(http://。)。不过还是有些好奇:“吃了会怎样?”拉肚子还是死人?
      “会让人狂笑不止!1”见陆黛一副好奇想要试试的模样,巧巧赶紧一本正经的劝告,“大家都不吃槭木上面的木耳,自然是有不吃的道理的。又不是要饿死了,别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
      “我不试,我真的不试?!甭谨旄辖舯V?,她这条小命来得不容易,然后又噗嗤一声乐了,“楚楚这样子就像是吃了槭木上的木耳!”
      花楚楚收住笑,冷哼一声,抬脚便走在了最前面。阿黛和巧巧你看我我看你,狠狠点了点头才跟了上去。
      现在正是五月份,山上的野果子不少,阿黛也不嫌酸了,吭哧吭哧啃了一肚子,又摘了不少打算带回去。前天刚过雨,地上的蘑菇也不少。阿黛认不出有没有毒,干脆就跟着巧巧,巧巧捡什么样的蘑菇她跟着捡什么样的,到最后竟捡了小半背篓。算她运气好,还捡到一窝野鸡蛋,一共十六个,让楚楚和巧巧一阵羡慕。
      到日薄西山的时候,三个女孩子终于心满意足的山回家了。
      注1槭木乃枫木的别称,枫木上长的木耳有大毒,误食会狂笑不止,百度百科说了的。
      第4章 挣钱这种事到底是有多急 --(2134字)
      阿黛到家的时候,陆墨正坐在堂门口缝衣服,衣服是青色的,应该是她之前说的给李太奶奶做的寿衣。
      见阿黛回来,陆墨挑了挑眼皮子,打量了一阿黛,见她身上没有伤痕,衣服上也没有弄上泥土什么的,松了口气,笑道:“你回来啦!今天收获怎么样?对了,唐媒婆刚刚路过,给你送了两颗红鸡蛋,在厨房的灶台上,你要是饿了就吃吧!”
      阿黛在山上吃了一肚子野果子,现在倒是不饿,把背篓放来,给陆墨看她采的蘑菇和捡的野鸡蛋。那十六个野鸡蛋看得陆墨眉开眼笑:“我正愁没法子给你补补身子呢,你今天运气真好!”
      阿黛笑嘻嘻的把南瓜叶子包着的野果子拿出来,然后去井边打了一盆水上来洗了,放在陆墨面前,商量到:“你有什么可以赚钱的法子没有?”
      陆墨正放针,从盆子里捡了一个鸡爪梨,听陆黛这么问,微微仰起头,问道:“你要钱做什么?”
      “有钱了可以做好多事情??!”阿黛觉得很惊奇,难道自己的这个姐姐不食人间烟火?
      陆墨抿了抿嘴,踌躇了一:“再过三个月就秋收了,到时候王大伯就该将租咱们家田地的租金送过来了,你只要不再把钱拿去买那些好看不中用的东西,我就给你几个大子?!?br />   陆黛恍然大悟,陆墨这是误会了她说的话,干脆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陆墨旁边,解释道:“我不是跟你要钱,我是想帮咱家挣钱!”
      “噗嗤——”陆墨乐了,“我们家阿黛果然长大了,都知道给家里挣钱了!”
      陆黛满头黑线,这哄小孩子的语气是闹哪样?正色道:“阿姐,我是认真在跟你说,你不要当我在开玩笑!”
      看着陆黛认真的神色,陆墨沉默了,好一会儿,陆墨才叹了一口气:“咱们家没有劳动力,阿姐没用,因为命硬克人,也没有人愿意把绣活儿给我做,只能接些缝寿衣的活儿。你年纪又小……要真想过好日子,得看你的运气了?!?br />   陆黛一囧,这里说的看运气该不是说嫁人的运气吧!略过这个话题,阿黛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阿姐,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家现在主要的收入是你帮别人缝衣服挣的钱以及那几亩地的租金,就靠着这点钱过活,咱们两姐妹连温饱都不能保证,更别说阿姐你还要看病抓药调理身体了,你这身体,不能再这么拖去了?!?br />   陆墨张了张嘴,意识的就要说自己身体没事,自己拼了命也要让阿黛稍微过得好一点。但是阿黛摇了摇手,阻止了陆墨开口,接着道:“我知道阿姐你的意思,你是想着等我过几年有了一个好婆家了,就什么都好了??墒前⒔?,你想过你自己怎么办没有?还有,你以为没有一份丰厚的嫁妆,我陆黛能找到一个像样的婆家?”她本来还想说要给陆墨找一个好婆家的,但是想到这是民风淳朴的古代,贸贸然说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指不定戳着陆墨的脊梁骨骂死,也就把这话暂时放在了心底。
      陆墨张了张嘴,竟然无力反驳,她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那个懦弱的妹妹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变得这么通透了。陆黛说的是事实,由不得陆墨不去考虑。
      沉默了好一会儿,陆墨才无奈的开口:“那怎么办???家里什么也没有?!?br />   阿黛见陆墨此刻也有了迫切想要多挣点钱的意向,心里松了一口气:“既然咱们没有赚钱的法子,咱们就一起想赚钱的法子,这几天得闲了咱俩都在自己脑海里合计合计,天生地长,总会有我们一条活路的!”
      陆黛这话一说完,陆墨就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她看,看得陆黛心里直发毛,来来回回想了三遍她刚刚说的话,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就在陆黛快要撑不住转移话题的时候,陆墨开口了:“阿黛,你变了?!?br />   陆黛心里咯噔一跳。
      陆墨顿了顿,接着道:“这些大道理,以前你是说不出来的,而且,你以前也没这么有想法,别人说什么你就做什么?!?br />   陆黛咧了咧嘴,伸手抱住陆墨的胳膊,撒娇道:“人家长大了嘛,长大了自然要懂事??!”
      陆墨被这么一闹,乐了:“长大了还抱着阿姐的胳膊撒娇?你也是十岁的人了,还当自己三四岁呢,羞不羞!”
      见陆墨不再追究,阿黛松了口气。(http://。)。正常来讲……谁也不会无缘无故怀疑自己天天在一起的妹妹已经换了一个里子吧?!
      经过阿黛这么一提,陆墨还真兴致勃勃的跟阿黛合计起挣钱的事情来了。两人一边一边弄晚饭吃,陆墨厨艺真的很不错,一锅蘑菇汤烧得鲜美可口。只是两姐妹惦记着赚钱的大事,压根就没有仔细品味这美味,配着唐媒婆送来的红鸡蛋囫囵就喝去了。
      两人提出了很多生钱的法子,卖野菜、养鸡、开食铺、卖糖水、卖绣品……愣是没有一个能做的。想了多少个法子就否决了多少个法子,陆墨不由得有些泄气,躺在床上了还在唉声叹气的冥思苦想。
      陆黛一脸无奈,生怕病弱的陆墨熬坏了自己的身子骨,赶紧劝道:“阿姐,我不过是先跟你说一句,赚钱的事情还要从长计议,急不来的,你这一着急上火,要是又犯病了该怎么办?”
      陆墨一想自己妹妹的话,也有道理,要是病了,家里可没有闲钱抓药了。便要撇开这道思绪好好睡觉,可心思又不由自主的往上面打转。陆黛听着自家阿姐在她身边的呼吸声就知道人还在纠结,不由得有些后悔,干嘛要在傍晚跟她说这个事情?早知道自己心里有具体的想法了再告诉她!不过,陆黛之前倒是没有发现陆墨是这么一个急性子??!
      一直折腾到子时,陆黛才听到陆墨沉沉睡去,心里面不由得了一个决定,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先瞒着陆墨再说!
      第5章 亲戚这种东西莫名其妙 --(2374字)
      第二日,陆墨是被外面的喊声给吵醒的。陆黛恍恍惚惚听见有人在外面使劲儿的喊“阿墨、阿黛”,不止一个人在喊,男声女声都有。昨晚睡太晚,阿黛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人一缩就缩到被子底去了,然后便感觉陆墨摸索着起床穿好衣服出去开门了。
      阿黛隐隐约约听见陆墨开了门,然后说了句“你们怎么来了”之类的,然后便把人迎了进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阿墨,阿黛呢?怎么不出来见舅妈??!”声音太大,好不容易进入梦乡的阿黛再次被吵醒了。
      陆墨一边有条不紊的烧开水,一边招呼来人坐,听到女人这么问,赶紧道:“阿黛还睡着呢,昨晚我吵到她了,让她多睡一会儿?!?br />   女人连连点头,可说话的声音却比刚刚更加大了:“嘿,我说好几年没来你们这边了吧!变化挺大的啊,她舅啊,刚刚来的路上那荷花塘你看到了吧,到秋天了得收多少藕哦,这砍脑壳的,不得了哦!”
      男人猛吸一口旱烟,然后唾出一口浓痰,稳稳地黏在小破桌的桌脚上,看着怪恶心的,他自己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大大咧咧的接自己媳妇儿的话:“听说城里有些大姑娘小媳妇儿就喜欢个什么荷花,那么大一个荷花塘,一年得多挣钱啊,八辈子的福报都在这里面了!”声音不比女人的小。
      陆墨听了这话,在阴影里直皱眉,又是嫌他们说话粗鄙难听,又是怕声音太大吵醒了阿黛,可偏生人家是长辈,又不能说她们,只好站在那里看着这两口子。
      女人见陆墨在那里站着,怪叫一声:“哎呦,我说阿墨啊,你也太不懂事了吧!我跟你舅舅这么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不说要好酒好饭,这粗茶淡饭你都舍不得给一口吗?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快去做饭??!不用管我和你舅舅,我们自个儿坐这里聊聊天就好?!?br />   陆墨抿了抿嘴,进厨房了?;购米蛱彀Ⅶ旒窳艘晃岩凹Φ盎乩?,不然还真拿不出东西来招待这两口子。
      男人和女人声音都大得出奇,陆黛就是再困也被吵醒了,听到那女人说她阿姐,陆黛是怎么也睡不去了,咕噜一爬起来套上衣服,叠好被子就赶紧出来。却也没有直接进堂,而是站在房门处仔细打量了一番来人。
      男人是陆黛和陆墨母亲陆欧氏的弟弟欧世强,明明长得一副杀猪匠的样子,却偏要穿长衫。据说在县城里面管着一家绣庄,家里面也算是富足??墒亲源勇脚肥纤懒酥?,欧家与陆家就再也没有来往了,也不知道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欧世强居然带着自己老婆连夜赶路来了。欧云氏是个泼辣的主儿,在各方面管欧世强管得死死的,也不知这次来陆家是他们俩夫妻谁的主意。
      陆黛并没有她原身的记忆,所以也没有认出来这两人是谁,但是欧云氏之前自己舅舅舅妈的说得开心,陆黛多少也猜到了两人的身份。这一打量,便知道了这两口子不好相与,心里有些不爽,一边暗自猜测两人的来意,一边理都不理两人向厨房走去。
      欧云氏和自己男人说话说得开心,这时见一个小姑娘幽幽的向厨房走去,愣了一,然后爆发出一声大笑:“哎哟,这个砍脑壳的哟,这不是咱们家阿黛嘛!这几年没见,都长成大姑娘喽!阿黛,你晓得我是哪个不?你肯定不晓得了!”
      陆黛感到一阵耳鸣,受不了欧云氏的说话方式,也受不了欧云氏的大嗓门。
      欧世强干咳两声:“嘿,咱家阿黛知道害羞了,看到舅舅舅妈都不好意思叫人了!”
      陆墨在厨房里面一听声音,便知道陆黛起床了,忙出来对着陆黛使眼色,意思是叫她叫人。
      陆黛皱了皱眉,再转身已经是一副笑脸:“舅舅,舅妈,早??!”
      “哎哟,乖乖!”欧云氏不管是表情还是声音,都十分的浮夸,好像跟阿黛多亲似的。阿黛这一叫人,立马站起身来把人给搂过去了,嘴里直夸陆黛,“砍脑壳的哟,这个妹儿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这才卯时,阿黛怎么不再睡一会儿?真乖巧,比我家那两个砍脑壳的好多了,怎么不是我的女儿??!她舅,你说是不是比家里那两个砍脑壳的好?”
      陆黛听着这一口一个的“砍脑壳”反感得不行,她前世见识过那种泼辣的农村妇女,但人家最多说说“杀千刀的”什么的,这欧云氏却是把“砍脑壳的”当成了口头禅!
      大概是见陆黛的脸色难看,欧世强赶紧提醒自己老婆:“我说你就是说惯了,哪家娘们儿一口一个‘砍脑壳的’?咱家阿黛都被你吓坏了!”
      欧云氏一听,大手使劲儿的捋了捋阿黛的头发,笑道:“阿黛,舅妈不是骂你,就是这张嘴说惯了,一子改不过来,你别怪你舅妈这个粗人!”
      陆黛正在努力想要挣开欧云氏的怀抱,可惜这欧云氏手腕比她脚腕还要粗,挣扎了半天,竟是连半分都没有挪动。现在听到欧云氏这话,没办法,只好胡乱点头,期待欧云氏“亲热”够了能够放她一条“生路”。
      见陆黛“乖巧”的点头,欧云氏瞪了一眼面带担忧站在那里的陆墨,道:“我说阿墨你怎么回事?不好好做饭来这里干啥???”这次她倒是记得不说“砍脑壳的”了。
      陆墨心底叹了口气,嘱咐了陆黛一句:“阿黛,你陪舅舅舅妈好好聊聊,我去做饭??!”然后转身就回了厨房。
      陆黛是看出来了,她这个舅舅舅妈并不待见她阿姐,连装都懒得装。不由得心里一阵怒火,死命一挣扎,还真把自己从欧云氏的“怀里”推出来了,嘴里说了一句“我去厨房帮我阿姐”,就一溜烟的跑进厨房去了。
      欧云氏不高兴了:“那些活儿有你阿姐就行了,别累着你了!”
      欧世强磕了磕旱烟袋:“行了,阿黛懂事,由她去吧!现在的小孩子可不乐意跟我们聊天!家里那两个还不是这个德行!”
      陆黛一边蹲来洗昨天晚上没有煮完的蘑菇,一边小声问陆墨:“他们来干嘛???”
      陆墨一边注意着外面堂里的动静,一边小声道:“谁知道呢!反正他们来没有好事!”话是这么说,磕鸡蛋的手却没有停来。
      陆黛看了眼昨天捡回来的那窝野鸡蛋转眼没了六个,一阵心疼,小声叫嚷道:“你别用这个,野鸡蛋比家里的鸡生的蛋有营养,咱们留着自己吃,别给他们吃!”
      陆墨摊了摊手,刚刚那欧云氏进来看到了这野鸡蛋,指明了要用它做一道炒鸡蛋,她有什么办法!
      第6章 伶牙俐齿的陆家2小姐 --(2201字)
      最后早饭有三菜一汤,炒鸡蛋、炒蘑菇、炒青菜和蘑菇汤。就连粥,都比之前的粥要黏稠很多,看得出来陆墨这是最大程度招待了这两个突如其来的亲戚。
      因为不太待见这两个亲戚,陆黛在吃饭的时候也就没有主动说话,安安静静的吃饭。欧世强看在眼里,连连点头:“恩,不错,食不言寝不语?!?br />   欧云氏笑得跟朵菊花似的,听了这话赶紧附和,附和完了扭头看见陆墨给自己碗里盛了大半碗粥,皱了皱眉头:“阿墨呀,不是舅妈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你吃得也太多了点儿吧!人家都说七分饱七分饱,你这样对身体不好??!再说了,你看看你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都饿成什么样了!”
      欧云氏这话一出来,陆墨直接就愣住了,她也只见过这个舅舅舅妈两次,压根就没想到在自己家吃个大半碗粥还会被责备,眼眶嗖的一就红了。她虽然因为命硬被很多人嫌弃,但是被人指着鼻子这么责备,还真的是头一遭。陆黛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可她已经尽量把好吃的都给陆黛了,陆墨觉得自己应该是问心无愧的啊,怎么在这个舅妈嘴里她就那么苛刻了呢!
      陆黛一听这话,是直接就怒了,陆墨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再说了,这吃的是她陆家的饭,可不是欧家的饭!于是干脆仗着自己年纪小,转了转眼珠子,心生一计:“舅舅舅妈,你知道我家为什么这么穷吗?都怪我阿姐啦!”
      陆黛话刚说完,其余三个人都震惊了。
      “什么?你阿姐做了什么?来告诉舅舅给你做主!”
      “哎哟喂,阿墨你这个砍脑壳的,这是你亲妹妹哟,你不好好照顾她,又做了什么孽哦!阿黛,告诉舅妈,是不是你姐姐把这个家吃穷了的?”
      欧世强和欧云氏以为陆黛要指责陆墨,都一副义愤填膺中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兴奋的表情,盯着阿黛的眼睛诡异的发亮。
      陆墨没想到陆黛会在舅舅舅妈面前“控诉”自己,想着自己即将面临的各种指责,甚至是辱骂,脸色一子变得很惊惶。
      阿黛看到陆墨的脸色,立马明白自己吓到了陆墨,她没有想到陆墨心理素质这么弱,当也不卖关子了,直接笑嘻嘻的开口了:“可不是怪阿姐,咱们陆家确实是被吃穷的,不过,阿姐每顿只吃那么点儿,怎么可能吃穷整个家!都怪阿姐,不管什么乱七八糟奇奇怪怪不三不四的人来我们家,她都使劲儿的招待??捎行┤瞬皇逗?,饭菜都堵不住她的嘴,还反过来教训阿姐,舅舅舅妈,你说阿姐是不是笨蛋?要依着我陆阿黛的意思,以后再遇到这种不要脸的,直接大棍子打出去就是了?!?br />   欧世强和欧云氏本来还一副期待的样子听阿黛讲,结果讲到这后面,话越来越露骨了,这不是明摆着骂他们是乱七八糟奇奇怪怪不三不四的人吗?当脸上就带了怒色。
      “阿黛,你这是嫌舅舅舅妈吃了你家粮食?还把你家吃穷了?你爸妈教你的那些尊敬长辈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这个砍脑壳的哟,搞半天你们两姐妹才是一条心,我们这些亲戚都是你的仇人哦!”
      “还以为阿黛你是个懂事的,结果让阿墨教成这样,舅舅我怎么对得起你们的娘??!”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到自己外甥女家,一把年纪了还被指着鼻子骂哦!”
      陆墨着了急,生怕两位长辈对阿黛发火,急忙开口要帮陆黛解释,道歉??墒桥肥狼亢团吩剖狭礁鋈怂祷翱斓酶裁此频?,嗓门又大,陆墨哪里插得进嘴!
      陆黛气定神闲的看着欧世强和欧云氏嚷,见陆墨那着急样儿,赶紧偷偷捏了捏陆墨的手,示意她自己有办法,一边又趁着这个机会使劲的往陆墨的碗里拨炒鸡蛋。等到两人嚷够了,陆黛才一脸无辜的开口:“舅舅舅妈这是怎么说的?你们是我和阿姐的舅舅舅妈,招待你们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嘛!再说了,舅舅舅妈说阿姐也是为了阿姐好,怎么会是那些乱七八糟奇奇怪怪不三不四的人呢?舅舅舅妈为什么会觉得阿黛在说你们呢?这可是冤枉阿黛了,阿黛心里清楚着呢,爹妈去了,能疼我们两姐妹的就只有舅舅舅妈了?!?br />   这番话说得欧世强和欧云氏两个人脸色难看,就连陆墨都目瞪口呆,她家小妹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
      陆墨呵呵一笑,给欧世强和欧云氏各夹了一筷子炒青菜:“咱家穷,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招待舅舅舅妈,你们可别嫌弃啊,当自己家一样,多吃点!我和阿姐年轻,饿点没关系?!?br />   欧世强和欧云氏被陆黛这前前后后的反应弄得脸红一阵白一阵,两人都是四十岁的人了,见过的世面多了去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骂了还不能骂回去,当也没有了胃口,随便扒拉了一就说吃饱了。陆黛笑得特别小人得志,把原本预备给两人添食的粥全拨到陆墨碗里去了。
      陆墨第一次见到陆黛这个样子,整个人都惊呆了,脑子还反应不过来,都是阿黛给什么就吃什么,竟是一个多月来第一次体会到十分饱的感觉。
      经过这顿“不愉快的”早饭,欧世强和欧云氏收敛了很多,大概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陆黛帮着陆墨收拾碗到井边打水洗碗时,陆墨才有些气急败坏:“你跟他们耍嘴皮子做什么?以前娘说了,他们两口子厉害着呢!早晚打发了他们走,你何苦跟他们置气!”
      陆黛知道陆墨是担心她,也不恼,笑嘻嘻的拉着陆墨的袖子撒娇:“谁厉害?陆家二小姐阿黛才厉害,三言两语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你个鬼机灵,不害臊,好意思说自己是小姐,真当自己是大家闺秀呐!”
      陆墨又好气又好笑的伸手指去戳阿黛的额头,陆黛赶紧躲开,两姐妹嘻嘻哈哈的打闹了好一会儿,陆黛才对着陆墨正色道:“阿姐,我陆阿黛的阿姐可不是随随便便给别人欺负的!”
      陆墨眼眶一红,什么都没说,然后掩饰性的蹲来洗碗。
      第7章 做学徒什么的不是好出路 --(2368字)
      陆墨怕自己失态,忙蹲身来开始洗碗,陆黛看在眼里,再联系到刚刚陆墨以为她要说她坏话时的惊恐样儿,立马就明白了,也许她的原身也跟旁人一样看待自己的阿姐的。这么一想,不由得替陆墨感到一阵心酸。
      再怎么磨蹭,这几个碗很快就洗好了。两姐妹回到堂的时候欧世强两夫妻已经恢复了一副喜欢外甥女的好舅舅好舅妈模样。
      欧云氏笑眯眯开口,声音还是那么大:“我的乖外甥女哟,你们不用忙了,过来陪舅舅舅妈说说话,咱们都好多年没见了!来来来,坐坐坐,不用去张罗茶水瓜子什么的了?!?br />   陆黛震惊了,谁要给你们张罗茶水瓜子??!
      欧世强也一副我是好舅舅的样子:“对对对,听你们舅妈的。舅舅舅妈什么没吃过,来到自己外甥女家就跟回了自己家一样,没那么讲究,快过来坐!”
      按照陆墨的理解,人家都这么说了,虽然没有瓜子,但是茶水什么的总得上吧!再者昨天阿黛采回来的野果子还有一些,洗一洗给两位打打牙祭也是可以的。但是陆黛看不惯这两个“长辈”的作风,本来因为吃早饭时欧云氏说的那话还记恨着呢,结果现在这两个奇葩又给她来这出,干脆眼珠子一转,拉着想要去弄茶水的陆墨,找了两张小凳子,在欧世强和欧云氏旁边规规矩矩的坐了来。
      欧世强和欧云氏笑容一僵,陆黛像是什么都不明白似的,冲着他们无辜的笑了笑。陆墨虽然觉得这么做不太礼貌,但是她心里也挺不待见这个舅舅舅妈的,现在阿黛又使劲拉着她的手不让她有所动作,也就干脆跟着阿黛装不懂。
      “乖,真乖,看着比我们家那两个砍脑壳的脸盘子要好,圆圆的,将来富贵命!”
      这说的自然是陆黛,陆墨继承的是陆欧氏的瓜子脸,再加上体弱多病,更显得脸小巴尖,不过要是放到现代,那绝对是大家口中女神级的人物。倒是陆黛,虽然也不胖,但一张脸却是婴儿肥,看着还真是圆圆的。
      陆黛嘴角抽了抽,倒不是因为欧云氏夸她,而是欧云氏口口声声说自己家的两个女儿也是“砍脑壳的”,真不知道她两个女人平时听到这话会怎么想。
      欧云氏夸陆黛是客套话,客套话面肯定还有正经事,无事不登三宝殿这道理陆黛还是懂的,所以当笑眯眯的跟欧云氏撒了一个娇:“难得舅妈喜欢阿黛。舅舅舅妈来怎么不带上两个表妹?”
      “你两个表妹都跟着师傅学刺绣哩,哪里有时间东走西走!”欧云氏撇撇嘴。
      陆黛一副“我明白”的样子点了点头。
      “阿黛开始学女工没有?”欧世强忽然开口问。
      陆黛一愣,这种话就算是要问也应该是欧云氏问吧,哪有一个当舅舅的问自己外甥女的女工的!再加上她不知道自己的原身是不是有学过女工,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陆墨看了一眼陆黛,帮陆黛开口了:“阿黛学了也有一年了,可是家里事情多,也没怎么学,不成什么样子?!?br />   “那怎么行!”
      “砍脑壳的哟,这还怎么嫁人??!”
      欧世强和欧云氏同时开口。
      陆黛听了脸色一黑,站起身来:“舅舅和舅妈没事的话就再坐一会儿,我跟阿姐还有些活儿要干,后面种的番薯再不浇水就干死了!”她想着,必须得跟陆墨商量出一个办法来,让这两个给人添堵的亲戚赶紧走。
      “阿黛的女工有她阿姐操心,就不劳舅舅舅妈操心了。后面的番薯确实是缺水了,我跟阿黛去去就回?!甭侥哺怕谨煺酒鹕砝?,她是真的怒了,却又不好对着两个长辈发火心里想着赶紧安慰安慰阿黛,钻牛角尖了就不好了。
      “哎哎哎,哪里急在这一时半会儿!”欧云氏赶紧起身把两姐妹拉着坐,努力让自己笑得比较慈祥,对阿黛道:“阿黛,你这是在生舅舅舅妈的气吗?你也不想想,你要不是我们的外甥女,我们能说你吗?我和你舅舅过的桥比你们走的路还多,我们还会害你?”
      陆黛差点儿就冷笑出声,过的桥比走的路还多,难怪脚那么大!
      欧云氏以为陆黛听进去了,拉着陆黛的手,接着讲:“舅舅舅妈这次来找你们,还不是为了阿黛你的将来!你们也知道,你舅舅在县城里面管着一家绣庄,现在绣庄里面在招学徒,学成了,自己有一口饭吃不说,要是学得好了,说不定还能到宫里去哩!舅舅舅妈可没有忘记你们,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连夜来杨柳村了!你说舅舅舅妈对你们好不好?”
      欧云氏说两句,欧世强就在凳子脚上磕一旱烟杆,就跟打节拍似的。
      陆墨和陆黛这才明白欧世强和欧云氏的来意,陆黛直接开口问道:“那两个表妹去吗?”
      欧云氏一愣,道:“那两个砍脑壳的笨得要死,又有婚约在身,哪里去得了哦,为这个,我心里没少说她们!”话是说得理直气壮的,可脸色却有点不太自然。
      陆墨都看在眼里,心有些犹豫,不知道是福是祸,要是真像欧云氏说的那么好,她怎么可能巴巴找到几年都没有联系过的她们?
      陆黛又问了一句:“阿姐也去吗?”
      这时,磕了好一会儿的旱烟杆的欧世强开口了,带着几分得意与傲慢:“我们锦绣园的学徒,岂是人人都能做的?”
      “那我不去!”
      “阿黛不去!”
      陆黛和陆墨同时开口。陆黛想的是,本来就是件不靠谱的事情,她要是去了,陆墨这么病弱,一个人在家出事了怎么办!陆墨想的则是,阿黛还这么小,要是离开了她身边,万一受委屈了,连个哭诉的人都没有。
      两姐妹相似一笑,有默契什么的简直是亲姐妹!
      她们俩高兴了,欧世强和欧云氏脸色却难看了起来,欧云氏指着陆墨怪叫道:“天有你这样的阿姐?看不得自己妹妹过得好?心思也太歹毒了,我欧云氏这辈子没见过比你更歹毒的人!命硬,心比命还硬!”
      陆黛不高兴了,腾的一抽回自己的手,冷笑道:“这是在陆家,有什么事情自然是陆墨说了算!”
      欧云氏一噎,欧世强忽然瞪了欧云氏一眼,挤出一脸笑来:“何必跟两个孩子置气,两姐妹相依为命不肯分开是人之常情。我这边再想想办法,听说阿墨的女工做得不错,大老板肯收她做学徒也未可知?!?br />   陆墨和陆黛相视一眼,这么容易妥协,那这学徒,是万不能去做了!
      第8章 关于做学徒的真相 --(2202字)
      可是,哪里由得了她们!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