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古代言情

    河北11选五走势图遗漏:嫡女策,逆天五小姐《全本》

    时间:2018-11-12 15:24:0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16   评论:0
      冷宫弃后 --(1579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蔚氏,无才无德,扬跋扈,心机深重,残害皇族子嗣,迫。害忠良,罪大恶极,朕念及夫妻情意,废黜后位,打入冷宫,永不得出。舒睍莼璩”
      圣旨传到永安宫的时候,蔚明珠已经怀孕八个月,再有二个月就要临盆了。太监不顾她的吼叫,生生把她架进了冷宫。
      荒凉的冷宫,蔚明珠明珠头发凌乱,绝望地躺在冷冰冰的木板上,身边仅有一个陪嫁的丫鬟胭脂侍候着。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嘎吱一声,许久不开的朱门被人推了开,进来的人一闻到里刺鼻的味道,忍不住掩住口鼻,眉眼间尽是厌恶,对着床上的女人尖声道,“蔚氏,还不赶紧起来接旨!”
      蔚明珠明珠挣扎着爬了起来,冲上前抓住来人的衣袖兴奋地叫道:“吕公公,是不是皇上要接本宫出去了?”
      太监吕公公冷冷一笑,捏着沙公鸭的嗓音怪里怪气地说:“大胆蔚氏,你已经被废黜还敢自称本宫,真是狂妄自大,来人,按住她!别让她冲撞了令妃娘娘?!?br />   两个跟进来的小太监上前拖住了她,将她压在了冷冰冰的地上。
      尾随在后面的令妃上前,笑道:“蔚明珠,别来无恙??!”
      蔚明珠听到她的声音,挣扎着抬头一泡口痰就吐了过去,令妃躲闪不及,口痰就掉在华丽的裙角上,她厌恶地皱眉,叫道:“蔚明珠,你害死我皇儿还敢如此嚣张,今日本宫不为我皇儿报仇誓不为人!来人,给本宫破腹!”
      后面涌上了两个嬷嬷,按着她就拿出了刀子。
      蔚明珠挣扎着叫道:“宋茹丹,你想害我的孩子,皇上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将你全家满门抄斩的!”
      令妃哈哈狂笑起来,笑毕才说:“蔚明珠,你还在做梦???你知不知道,本宫到这里是皇上同意的,他饶你不死为的就是让本宫亲自为皇儿报仇!”
      蔚明珠难以相信地摇头:“不……他不会对本宫这么残忍的……啊……”
      说话间肚子已经被嬷嬷划开,剧烈的疼痛让蔚明珠扭曲了脸孔,她惨叫着:“胭脂,快去请皇上来救我……”
      胭脂被吓呆了,跌跌撞撞地想往外跑,被一个侍卫一剑就戳进了肚子里,瞪着眼倒在了血泊中。
      令妃不屑地看了一眼,冷笑道:“蔚明珠,请皇上也没用,你没听到鼓乐声吗?本宫告诉你,今日是皇上迎娶你妹妹蔚燕为后的大喜日子,你就算叫破了天他也不会来救你的!”
      “不,他不是最讨厌蔚燕吗?怎么可能?”蔚明珠忍着剧痛不甘心地吼叫道。
      “蔚明珠,看在你将死的份上,本宫就发发慈悲让你死个明白吧!”令妃冷笑道:“皇上和蔚燕早就在一起了,如果不是你死缠烂打要嫁给皇上,现在的皇后早是蔚燕?;噬先塘苏饷炊嗄?,利用你偷了你父亲的兵符才夺得了皇位!本宫真可怜你,被利用了还不知道,皇上借了你的手除掉了异己,现如今坐稳皇位还留你何用!”
      “不……我不相信……”蔚明珠凄然地叫起来,看到嬷嬷抱出了早已经成型的皇儿,撕裂般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黑,她强撑着叫道:“你让他来见我,我要问清楚……”
      “蔚明珠,你到阴曹地府去问吧!”浓重的血腥味让令妃厌恶地退后了几步,掩住口鼻无情地说:“本宫要让你和你的孩子给我的皇儿陪葬!来人,把丹砂灌进去,本宫要把她们做成腊尸,让她们生生世世陪伴皇儿,永不得翻身!”
      蔚明珠看着还有气的婴儿被灌进了丹砂,愤怒地吼了起来:“宋茹丹,你不得好死,我一定要杀了你!”
      她挣扎着想起身,无奈两个太监死死地按住了她,一个嬷嬷上前将丹砂往她口中灌,蔚明珠被捏着鼻子喝了进去。
      身血流蜿蜒,蔚明珠的意识在涣散,隐隐约约,听到了喜乐声,敲敲打打,一如当日他骑着高头大马迎娶她的那日……
      蔚明珠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以血为咒:“上天入地,我蔚明珠在此发誓,若能重活一次,我定然会让你们十倍千倍的偿还今日给我的屈辱,用你们的鲜血祭奠我及我的孩儿……”
      ***
      (*__*)嘻嘻……,风这次写个重生文,亲们多多支持??!给力收藏,让风有?动力??!
      重生十年前 --(1052字)
      ?“我要杀了你们……啊……”
      蔚明珠惨叫着猛地睁开了眼,阳光刺得她的眼睛一阵疼痛,她意识地闭上了眼。舒睍莼璩
      缓了缓,再睁开,看到粉红色的帘幔低垂,桌上放着一盆娇艳的牡丹,花开得正艳,一扫冷宫的凄凉,让她困惑地皱紧了眉。
      “小姐,你醒了?”听到喊叫,三个丫鬟急急地冲了进来,赫然正是胭脂、易红和冬竹。
      蔚明珠愕然地看着三人,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冬竹不是早在五年前就因为救她死了吗?易红攀上了二哥,在她被送到乡时就给二哥做了妾室,还有胭脂,她亲眼看到侍卫的剑插进了她的肚子里,她满身血污地倒在自己面前……
      “小姐,你头还疼吗?”胭脂走过来,似乎年轻了几岁,恍如当日初进将军府一般瘦瘦小小的。
      冬竹也一样,童稚未脱,还扎了可笑的羊角辫。
      “我……我怎么啦?”蔚明珠一开口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如此的稚嫩。
      她意识地伸手一摸小腹,肚子平平坦坦的,而且完好无损,她又被吓了跳,猛地起身坐了起来。
      “小姐你忘记了,你和二公子打架,被他推得撞在了柱子上,流了很多血??!老爷生气了,罚你禁足三个月,你已经昏迷三天了!”易红快人快语地说。
      蔚明珠顾不上听她啰嗦,看着自己的手发起了呆,手掌很小,而且齐全。
      可是她记得,当年为了救宗政麟,她用手抓住了砍向他的刀,有两个手指已经被斩了。为了掩盖自己残缺不全的手指,她后来就只穿长过手的衣裙,他也勒令不准身边的人把这事说出去。
      “胭脂,拿铜镜给我!”
      胭脂跑过去拿了铜镜递了过来,安慰道:“小姐,别担心,大夫说了伤口在的高,被头发一遮就看不到了!”
      蔚明珠不由分说地抢过铜镜,一照,里面一张小小的脸,还没长开,宛如她十二、三岁时的样子。
      她心一动,问道:“胭脂,我今年几岁了?”
      胭脂担心地凑过来说:“小姐,你不会是撞坏了脑袋吧!你前几天才过了十二岁的生辰??!你看桌上的牡丹花,是你舅舅生辰那天送给你的!”
      十二岁!蔚明珠呆住了,难以相信地瞪着铜镜里的脸,半天回不了神。
      是了,十二岁时,舅舅从洛阳娶亲回来,给她带了一盆牡丹,还送了一些漂亮的珠宝给她,就是为了这盆牡丹,蔚燕就唆使二哥来抢,她气不过就和二哥打了起来,结果被二哥一推就撞到了石柱上,头破血流昏倒了。
      事后爹不但不帮她,还罚她禁足,她不服,偷跑出去,放火烧二哥的院子,结果被抓到被爹打了二十板子,足足关在院子里半年没能出去。
      娘为了此事被她气得一病不起,半年后就一命呜呼了,她被放出来参加葬礼。
      改变命运 --(1013字)
      ?葬礼结束后蔚明珠唯一的嫡亲哥哥,身体一向虚弱的蔚瑾瑜又染上了风寒,缠绵病榻没多久就跟着娘去了,从此她虽然贵为嫡女,却过上了庶女的生活。舒睍莼璩
      爹把二哥的母亲二姨娘扶了正,二姨娘的二个儿子也成了嫡子,妹妹蔚燕也变成了嫡女,她则被贬去了老家陪爷爷奶奶去了。
      她从此恨上了爹和二姨娘,及笄时被接回来婚配时,她不满二姨娘给她找的人家,费尽心机地结识了四皇子宗政麟,许诺会帮他拿到父亲的兵符,才让宗政麟向一向在几个皇子中保持中立的父亲求娶她。
      婚后她哄着父亲,不择手段地帮宗政麟站稳了脚,帮着宗政麟铲除异己,最后在太子暴毙时还偷了父亲的兵符,助宗政麟登上了皇位。
      她成了九五至尊后,还帮着宗政麟管理朝务,有什么宗政麟不方便出面的事都由她来做。
      不但如此,她还把二姨娘的两个儿子都派去平藩,让两人都死在了战场上。
      父亲恨她冷酷,伙同一干重臣要扶三皇子做皇上,也不知道消息怎么败露了,父亲和爷爷奶奶全家都被抄斩了,唯有蔚燕和二姨娘得以逃脱……
      现在想想,能出卖父亲的只有蔚燕母女了。
      蔚明珠捧着头,眼泪一颗颗掉在了铜镜上。
      宗政麟那么多年都在利用她,可笑她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宗政麟仰仗自己,宠爱自己,就仗了这份宠爱在宫里唯我独尊,扬跋扈……
      真是可笑又可悲??!
      如果不是宗政麟的纵容,和自己的自负,她怎么会对令妃失去孩子一事不屑辩解呢!
      事实是,当日送给令妃的那碗搀了红花的粥,是出自宗政麟之手。
      她在御书房外听得明明白白,宗政麟对太监说令妃私通侍卫才有了这个孽种,忌惮宋家的御史势力才命太监送去了落胎粥。
      她当时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是宗政麟挑起她和令妃矛盾的计策??!
      令妃落了胎后,宫里宫外就有了流言,说她是不想令妃生的孩子成皇长子才了毒手,她也不屑辩解,没想到这就成了导致自己惨死的悲剧!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胭脂和冬竹见她抱着铜镜一直哭,不安地上前劝道:“小姐,快别哭了,你昏迷了三天,饿了吧?奴婢给你端碗粥去!”
      蔚明珠擦了擦泪,点了点头,既然重生了,她就不会再重蹈覆辙了!这一次,她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重新抒写自己的人生。
      宗政麟,利用我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次,你原有的我都要夺去,我要让你和蔚燕为我们蔚家满门的惨死付出血的代价!
      她咬了咬牙,起身穿衣服,边对胭脂说:“去请我大哥来,我有事和他说!”
      怪癖神医 --(1009字)
      ?蔚瑾瑜,握瑾怀瑜的俊朗男子,三岁就能诗,五岁就跟父亲效力军中的少年英雄,没想到一场大病后就落了病根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常年缠绵于病榻。舒睍莼璩
      被胭脂请来时,素白了一张脸,还穿了一袭白衫,洗得有些发旧了,松松垮垮挂在身上。他被病痛折磨得很厉害,瘦得只剩骨头架子了,似乎一阵风都可以把他吹走。
      蔚明珠一看昔日的少年英雄变成这样,心一酸,眼泪就掉了来。
      前世自己因为蔚瑾瑜常年生病,慢慢就和他疏远了,没想到哥哥已经衰弱成这样。
      想到他死时才满十七,还没娶亲就陨落,她的眼泪就掉得更猛了。
      蔚瑾瑜一看就抢上来关心地问道:“珠儿可是疼得厉害,别哭,哥给吹吹就不疼了”!
      “哥……”蔚明珠伸手抱住了哥哥,也不嫌他身上的药味难闻了,哭得稀里哗啦。
      重生一世,她才懂得世上最亲的人就是自己的嫡亲哥哥,可惜前世自己被父亲和人宠着,无视哥哥的一番好意,被逼着学习还嫌哥哥对自己苛刻,现在想想,最无知的人就是自己了。
      蔚瑾瑜被她哭湿了衣襟,有些无奈地伸手轻拍着她的背,说:“你也别委屈了,爹罚你禁足也是为你好,你这嚣张的性格也该改改了,再这样去,以后谁敢娶你??!”
      蔚明珠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蔚瑾瑜点头说:“哥,我听你的,以后我好好学习,再不胡闹了!你也要答应我赶紧好起来,给我和娘撑腰,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蔚瑾瑜苦笑,他也想好啊,可惜这身子不争气,总也好不了,父亲见他这样,就恨铁不成钢,将满怀的希望转到了三个庶弟身上,再也不教他武功了。
      “哥,一定是那大夫医术不精,所以一直治不好你的病,我们去求爹,让他换个大夫吧!”蔚明珠抹干泪建议道。
      “算了,我都换了七八个大夫了,爹不嫌烦我都嫌烦了,我这身子就这样吧,能撑一天算一天!”蔚瑾瑜一副听天命的样子。
      蔚明珠劝了他半天他也听不进去,又坐了一会身体实在撑不住就告辞了。
      蔚明珠急得在里走来走去,不行,她不能让哥哥就这样等死,哥哥如果死了,娘也活不长的,她一定要扭转这个局面。
      想到这,蔚明珠叫来了胭脂,让她去打听一坊间有什么大夫出名,好请来给哥哥看病。
      胭脂一听就笑道:“小姐,你这算问对人了!前几天你昏迷时奴婢给你去抓药,听药店的几个小二议论,说最近京里来了个怪癖神医,是个女子,可惜只有一条手臂,她给人医病一治即好,只是她不收银钱,专门要人家家属的手臂,还要至亲的!”
      放她一马 --(1062字)
      ?易红在旁边听见就幸灾乐祸地笑道:“难道是她自己没了一条手臂,所以才这样折腾人吗?这样还有人找她治病吗?”
      胭脂笑道:“你可别说,还真有人这样做。舒睍莼璩我听小二说有个孝子,他娘缠绵病榻都十年了,手脚都不会动了,这孝子一听有这事,就背了他娘来求医,那神医问他愿不愿意砍一条手臂,他立刻就答应了。那神医就把他娘带进了房里,结果他娘是自己走出来的,那孝子就把自己的手臂砍了付了诊金!”
      冬竹咂舌:“这还真是孝子??!”
      “就是,我听坊间说这事传到了朝廷里,太后娘娘感动这孝子的一番孝心,还专门让人送了一百两银子和一块牌匾嘉奖他呢!这事只要问问老爷就知道是不是真的!”
      蔚明珠一听就心动了,前世自己为了宗政麟那个无情的人都能失去两个手指,如果失去一条手臂能换得哥哥的痊愈,她无所谓了!
      “易红,你去看看老爷回来了没,回来了请他到我房里来一,说我知错了,以后再不惹他生气,让他看在我娘和我哥的面上,来见见我!”蔚明珠说道。
      易红有些为难地说:“小姐,老爷还在生你的气,一定不会来见你的!你就别费这个心了!”
      “让你去你就去!”蔚明珠沉了脸。
      易红撇撇嘴,只好过去请人。蔚明珠看着她的背影,眼里掠过了一抹深沉,这丫头是二姨娘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她从前不知道,还喜欢她乖巧伶俐,现在想想自己为什么越来越不受祖父母和父亲的喜爱,很多都是这丫头在作怪!
      行,她就先放她一马,慢慢再收拾她吧!
      去了一会,易红一人回来了,讪讪地说:“小姐,老爷正和二夫人一起用膳,奴婢把你的话都转达了,老爷说你知道错就行,安心在院里反省吧,等禁足期满了,他自会来见你!”
      这虽然是意料中的结果,蔚明珠一听还是急了,她能等,可是哥哥的病不能等??!
      她拔脚就往院外走,胭脂急急拖住她说:“小姐,你别去啊,老爷罚你禁足,你要是出了这个院子会被加重处罚的!”
      蔚明珠哪顾得了这些,罚就罚吧!
      她甩开胭脂,冲到了膳房,到门口就看到父亲和二姨娘、三姨娘还有三个庶哥,蔚燕和两个庶弟妹在一起用膳,一家人其乐融融,倒显得她是多余的。
      蔚燕……她一看到她就两眼喷火,前世她藏得那么深,让她从没把她当做威胁,没想到原来最无知的人是自己??!
      “五小姐来了!”门口的人没拦住她,被她冲撞进去,怕被蔚将军责怪,赶紧禀报道。
      蔚廉用抬起头来看到她,脸色就沉了去,剑眉一扬啪地就将筷子拍在桌上吼道:“蔚明珠,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我不是罚你禁足吗?你怎么还敢跑出来,是不是嫌惩罚不够重?”
      愿意自断手臂 --(1083字)
      ?蔚明珠往前走了几步就跪了,诚恳地说:“爹,明珠知道自己任性妄为错了,愿领惩罚,爹不管给明珠加多少惩罚明珠都无怨无悔,只求爹先听完我的话再说吧!”
      蔚廉用脸色稍缓,沉声说:“你还有什么辩解的?”
      这个女儿一向聪明伶俐,又是四个儿子后的第一个女儿,从生来就很受蔚廉用的喜欢,小时纵容她也罢了,没想到越来越没规矩,在外面闯祸不说,回来还欺负丫鬟弟妹,所以这几年,他是越来越不待见她了!
      见她不像以往一样蛮横不认错,破天荒地改变让他微微侧目,就想听听她是不是真的有所改变。舒睍莼璩
      “爹,明珠听说朝中嘉奖了一个为母治病自断一臂的孝子,明珠想问问爹可有此事?”
      蔚廉用刚才用膳时还拿这事教育几个孩子,闻言就点了点头说:“确有此事?!?br />   蔚明珠眼睛一亮就禀道:“爹,大哥病了这么多年,请的那些大夫都束手无策,明珠想请爹准许女儿出府,去请这位神医给大哥治病,请爹恩准!”
      二姨娘一听就愣了一,那个病秧子如果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就是府中的当仁不让的嫡子,如果让蔚明珠去请神医,那她的儿子不是没前途了吗?
      她暗地里撇撇嘴,嘴上却笑道:“五小姐,这民间传说哪做得了真??!你爹给大公子请的大夫都是京城有名的名医,他们都治不好大公子的病,一个民间骗吃骗喝的女子哪能治得好呢?”
      蔚明珠冷冷看了她一眼,反问道:“二姨娘这样说,那是质疑太后娘娘被人蒙骗吗?那孝子只怕没那么大的胆子敢欺骗太后欺骗天人吧!”
      二哥蔚敬之一见母亲被抢白就没好气地说:“五妹,姨娘也是为你好,就算那女子真有点本事,可是你没听说吗?她不要诊金,要的是至亲的一条手臂,难道你愿意为大哥自断一条手臂吗?”
      蔚廉用就蹙眉看着蔚明珠。
      蔚明珠昂起了头,大声说:“只要哥哥的病能治好,明珠愿意自断一条手臂。请爹恩准?!?br />   蔚燕就失声叫起来:“五姐姐,可别这样说,你要断了一条手臂,以后还有谁会娶你???”
      蔚明珠朗声说:“哥哥是我们蔚家的长子,以后家族的顶梁柱,为了哥哥的康复,明珠就算一辈子不嫁人也无怨无悔,请爹看在明珠这番诚心上,准许明珠出府!”
      蔚廉用就心动了,看看二公子和三公子,这两个庶子虽然能干,可是比起蔚瑾瑜来却逊色了许多,如果蔚瑾瑜能康复,无异会是蔚家最好的接。班人。
      二姨娘一见老爷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心急地叫道:“老爷,万万不可??!为了一个民间的传说就牺牲了五小姐的幸福,这传出去的话会被人指着老爷的脊梁骂老爷厚此薄彼的!”
      **
      亲们,喜欢本文的都动动手指收藏哦,你们的支持才是风的动力!o(n_n)o谢谢!
      客栈求医 --(1117字)
      ?蔚明珠赶紧说:“爹,你不用考虑女儿,女儿还小,还不想嫁人呢!就算以后嫁人,也不一定有人嫌弃女儿只有一条手臂!爹,你想想,人家那位孝子都能为了不知道还能活几年的母亲自断手臂,女儿为什么就不能为哥哥,为我们蔚家的繁荣出一点力呢!爹就让女儿为哥哥做一点事吧!”
      蔚廉用一听,最后的一丝犹豫就没了,蔚家要保住现在的地位,没个能干的人撑着是不行的。舒睍莼璩女儿虽然好,可是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再好也是别人家的。
      何况就像蔚明珠说的,只要有蔚家撑腰,她就算没了一条手臂也会有人会娶她。
      想到这,他抬手说:“行,爹就允许你出府去看看。不过你禁足的事还没完,这事了结后,你还是要受惩罚!”
      “多谢爹,只要治好了哥哥,明珠会乖乖地在院中呆满三个月再出来的!”蔚明珠行了礼,就起身带着胭脂和易红出门了。
      蔚廉用不放心,又叫了两个护卫跟着一同前去。
      胭脂跑到药店打听了神医榻的客栈,就和蔚明珠一起过去。
      到了客栈,看到外面围了很多人骂骂咧咧,都是说这神医不尽人情,哪有救人就要断亲人手臂的。
      蔚明珠拔开众人挤了进去,看到一个蒙面的独臂女子独坐在窗边,眼神寂寥,对周围的骂声熟视无睹。
      蔚明珠前世在宫中也不是白混的,眼一扫就看出女子虽然一身黑衣,可是所用的布料全是上乘的丝绸,腰间挂了一块玉佩也是成色极好的。
      这女子根本不缺钱,这让她有些失望,还想着用金钱免去自己失去一条手臂的不幸,现在只能另想办法了。
      说真的,她还有很多事要做,不到万不得已,她的确不愿意自断手臂。
      “姑姑,我想请你帮我哥哥治病,你可以跟我去一趟我家里吗?”蔚明珠上前施了一礼问道。
      女子撩了撩眼皮,阴冷的目光就射向了她。
      蔚明珠坦然地接受她的审视,这让女子愣了一,眼前的女孩不过十二三岁,脸上稚气未脱,换了外面那些男人都承不住她的眼神逃避三尺,这女娃就不怕吗?
      “我的规矩你知道吗?”她冷冷地说道。
      “只要姑姑能治好我哥哥,明珠愿意自断手臂,决不食言!”蔚明珠大声说道。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安静来,都好奇地看着蔚明珠,有好事的人一眼就认出这是蔚将军府上的五小姐,就悄悄地交头议论起来。
      有人说:“五小姐不是和蔚大公子生分了吗?怎么突然又变好了?”
      有人说:“这五小姐一向扬跋扈,以捉弄别人为乐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不会又是她的什么计谋吧?”
      客栈外,一顶轿子静静地停着,轿上的人听到这些议论声,就从轿中往外看,透过缝隙,他看到那个女孩儿瘦瘦弱弱的身子挺得笔直,他微勾起了唇,这丫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鬼姑也敢耍,她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静观其变 --(1094字)
      ?“你想好了?如果我帮你哥治好了病,你要不愿意自断手臂,我可有的是方法取你手臂!如果你以为能凭将军府的力量阻止我,那你就错了!区区一个将军府我还没放在眼中!所以,丫头,我给你一个机会,回去想清楚了再来找我!”女子漠然地说完就起身上楼。舒睍莼璩
      “姑姑,我想好了,请你现在就跟我回府帮我哥治病吧!”蔚明珠见状就大声叫道。
      女子头也不回地说:“要治病就带他来,否则免谈!”
      蔚明珠只好回去带人,周围的人见她走了,都纷纷议论起来,谁也不相信一向恶名声在外的她真的会为了哥哥失去一条手臂。
      可是蔚明珠去了不到一顿饭的功夫,还真把蔚瑾瑜带来了,只是蔚瑾瑜是被绑着来的,他一听到妹妹要自断手臂帮他医病就不愿意来。
      蔚明珠劝不动他,一狠心就让护卫绑住了他抬了来。
      众人一见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位五小姐这么蛮横,竟然不顾长幼之序把蔚大公子绑来了。
      大家都纷纷涌进了客栈,想看看神医怎么治这位大公子,更多的是想看看蔚明珠到底会不会为了哥哥失去一条手臂。
      蔚燕和两个哥哥也跟了来,他们都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来的,治好了蔚瑾瑜虽然威胁到两个哥哥的地位,可是凭娘亲这么多年在府中的势力,有的是方法对付蔚瑾瑜。
      而蔚明珠失去一条手臂,以后也别想进宫为妃或嫁给什么亲王世子,横竖他们都没有什么损失,就乐得静观其变。
      看到病人被这样抬进来,鬼姑怔了怔,若有所思地看了蔚明珠一眼,没想到这丫头决心这么大??!
      “先出去等着吧!”鬼姑一声令,蔚明珠虽然很想留来看看鬼姑怎么医治大哥,还是顺从地走了出去。
      “小姐,你真的要断一只手臂吗?”胭脂担心地问道。
      “别啰嗦了!断就断吧!”蔚明珠带着她们楼要了点吃的,就静静等着。
      过了好半天,才见鬼姑站在楼梯上叫道:“蔚明珠,上来?!?br />   蔚明珠赶紧小跑着上去,殷勤地问道:“姑姑,治好了吗?”
      鬼姑脸色苍白,瞪了她一眼才说:“跟我进来!”
      蔚明珠跟了进去,还没掩门鬼姑袍袖一甩,门就关上了。
      蔚明珠看到里有几个木桶,桶里的水全黑了,上面还飘着一层银色的东西。她心一动,上前伸手捞了一些观察起来,一看就如同雷击,猛然就想起了前世自己临死前被灌丹砂的事……
      “这些是我哥体内的?”她敏感地问道,转头看向床上,哥哥静静地躺着,还在昏迷中。
      “你倒不笨,知道这是什么吗?”鬼姑扯面纱,嘲讽地看着她。
      蔚明珠一看到她的脸就怔住了,一条长长的疤痕从左脸划到了右脸,狰狞可怖,原来这就是她带面纱的原因。
      *****
      喜欢本文的亲们,动动手指帮着收藏啊,风才有动力哈!谢谢!
      拜鬼姑为师 --(1115字)
      ?“看什么!小心我剐了你的眼!”鬼姑凶恶地瞪了过来,不满地骂道:“问你话呢!”
      蔚明珠掏出帕子擦了擦手说:“是丹砂,我只是在想我哥身体里怎么有这些东西!”
      鬼姑冷笑道:“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作为取你手臂的一点回赠,我可以告诉你,你哥也是遇到了我,否则再过些日子他体内累积的丹砂就会要了他的命。舒睍莼璩他体内的丹砂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这些丹砂一点不会要人命,多了的话会造成脱发,记忆衰退,身体就慢慢垮了,你哥还没变成白痴已经算他幸运,否则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蔚明珠握紧了拳,咬牙切齿,她总算知道哥哥的病为什么一直不好了,原来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这除了二姨娘,还有谁会做这样的事呢?
      行,李婉纱,她给她的仇恨上又加了一笔账,等回去后也要查查娘的饮食,看娘的早死和她有没有关系。
      这事还不能声张,说出去她都知道二姨娘会怎么辩解,那些处方都是大夫开的,里面有丹砂谁也不会奇怪,丹砂用的好是良药,只能怪有些人利用了这一点悄悄给哥哥的药里加了量……
      “铿锵……”一把长刀丢在了蔚明珠脚前,她抬头看到鬼姑冷冷地看着自己,她心一寒,她这是逼她自断手臂了吗?
      “姑姑!我们可不可以商量一,你留我一条手臂,明珠愿意拜你为师,以后鞍前马后孝顺你,怎么样?”蔚明珠陪笑道。
      “你想得美!老娘可不吃这一套!”鬼姑冷笑道:“你要不愿意砍,我可动手了?”
      “姑姑,是谁砍了你的手臂,你就不想报仇吗?明珠虽然是女子,可是肯吃苦,只要姑姑收我为徒,明珠愿意帮姑姑报仇!决不食言!”蔚明珠举手发誓。
      鬼姑心一动,看着这小丫头面目清秀,虽然瘦弱,可是个子也不小,想到她的身份,如果她真的愿意为自己报仇,说不定也是一颗可用的棋子。
      想到这,她冷冷地说:“你几岁了?生辰八字报上来!”
      “我今年十二岁了,生辰是七月十五!”蔚明珠一见有门,赶紧报上了生辰八字。
      鬼姑掐指一算,突然难以置信地挑眉瞪着蔚明珠,如见鬼魅。
      蔚明珠见她的刀疤变得狰狞,正不知所措时,鬼姑突然一招手,一股力量袭来,她就身不由己地撞到了她怀中。
      鬼姑掐住了她的手腕,忽地笑道:“丫头,想让我留你一条手臂也可以,不过,我得从你身上取点别的东西!你放心,只会有一点点疼,事后你好好卧床休息,半个月后包你没事!如果真想做我徒弟,我三个月后来找你,到时再说!”
      蔚明珠还没猜到她想做什么,鬼姑一挥手,她就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胸口剧痛,似乎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到了心脏里,她无法承受这样的剧痛,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
      宝贝们,今天也要收藏哦?。?__*)嘻嘻……!新文要大家多支持才有动力哈!
      这个家不安生 --(1121字)
      ?蔚明珠再次醒来已经是七天后的事,一睁眼,只感觉胸口剧痛,她皱了皱眉,就听到冬竹在旁边叫道:“小姐,你终于醒了?”
      “我怎么啦?”她蹙眉问道。舒睍莼璩
      “小姐,你不知道啊,那可恶的女人刺伤了你,你是被大少爷抱回来的!还好只是受了点伤,没有失去手臂!”
      冬竹唧唧喳喳地把她昏过去后发生的事都给她讲了,蔚明珠这才知道自己是被大哥抱回来的,她摸了摸胸口,被厚厚的纱布包着,也不知道伤得怎么样。
      “大少爷呢?他好了吗?”
      “大少爷没事了!身体好多了,这两天都能吃两碗饭了,老爷很高兴,打算过些日子他精神再好点就把他送去国子监跟着吕太傅学习?!?br />   冬竹话才落音,外面就传来了易红欣喜的叫声:“大少爷,你来了?”
      一会,蔚瑾瑜走了进来,听脚步声就知道他硬朗了许多,蔚明珠心一宽,就想起身。
      蔚瑾瑜一见就上前按住了她叫道:“珠儿受了伤该好好休息,别乱动!”
      “大哥……”蔚明珠看见他一贯苍白的脸有了些淡淡的红润,就欣慰地笑了。
      “冬竹,我饿了,你让易红去帮我熬点粥吧!在外面守着,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们,我想和哥哥说几句话!”她吩咐道。
      冬竹施了礼,就出去了。
      蔚瑾瑜握住蔚明珠的手,涩声说:“这次是你救了大哥,傻丫头,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不是要让大哥内疚一辈子吗?以后再不准做这样的事了!”
      蔚明珠调皮地笑道:“哥,我没那么容易死,我还要活着,好好看那些害我们的人是怎么死的!”
      蔚瑾瑜就沉默了,异样地看着她半天没说话。
      蔚明珠挑眉问道:“哥,那神医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蔚瑾瑜眼中就掠过了一抹暗沉,涩声说:“她说我中了毒,有好几年了,如果不是遇到她,最多几个月就死了!那些毒水我也见到了……珠儿,咱们这个家不安生??!哥以前病糊涂了,竟然什么都没发现,真蠢!”
      蔚明珠冷冷一笑说:“知道蠢还有救,哥以后小心身边的人吧!你是我和娘的支柱,你要再有什么事,我和娘都没好日子过!”
      蔚瑾瑜从小聪明绝顶,以前是病长了就失去了斗志,现在好了,回头想想这些年发生的事就猜到怎么回事了。
      他看看衰弱的妹妹就冷笑道:“珠儿放心,有哥哥在,不会让你和娘有事的!以前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凶狠的女人!”
      蔚明珠和哥哥一对视,彼此都心知肚明。蔚明珠点点头说:“娘那边你去看过吗?她怎么样?”
      蔚瑾瑜有些头痛,他们的母亲这些年因为外祖父的事身体一向不好,前两年更是被二姨娘唆使去寺庙中常驻为祖父一家祈福,家中大权都被二姨娘抓到了手中,宛如主母一般。
      ***
      宝贝们,走过路过别忘记收藏哈,(*__*)嘻嘻……,新文需要亲们鼎力支持!
      平起平坐 --(984字)
      ?蔚明珠的外祖父原是丞相,蔚明珠的母亲是嫡长女,生的贤淑美丽,本来要进宫侍驾,晏丞相只此一女,舍不得让她进宫,就将她许配给了好友的三儿子蔚廉用。舒睍莼璩
      晏丞相是指望女儿能平平安安地过半辈子,哪知道晏丞相的门生不安分,卷进了两年前刺杀皇上的阴谋中?;噬洗笈?,以晏丞相管教门生不严之罪,逼晏丞相告老还乡,蔚明珠的三个舅舅也以不同的名义被贬到外地任职。
      蔚老将军年高体衰,加上三个儿子都是将臣,一个在边疆替皇上守着国门,一个在上书房为皇上出谋划策,蔚廉用又是皇上所依仗的左膀右臂,晏丞相的事虽然没波及蔚家,蔚老将军也被皇上叫去训了几句。
      蔚夫人一向身体不好,出了这事后忧心父母就更是缠绵病榻,蔚老夫人本就嫌弃她父母拖累蔚家,这一来索性睁着眼闭只眼,让二姨娘掌家了。
      这二姨娘后台也硬,她原是右丞相李赦的三嫡女,自幼被养在了江宁侍候李赦的父母。
      蔚廉用去江宁赈灾时遇到了李婉纱,李婉纱对他一见钟情,此时蔚廉用已经娶了蔚夫人,李婉纱自愿做小也要嫁进蔚家。
      她进门不到一年就给蔚廉用生了一个儿子,让蔚老夫人乐得嘴都合不拢,这比起蔚夫人进门两年才生蔚瑾瑜强多了,等她再生蔚敬明就更受老夫人宠爱了,她专门在蔚夫人的对面给二姨娘建了个院子,言之意就是二姨娘和蔚夫人平起平坐。
      这虽然威胁了蔚夫人的地位,奈何蔚夫人自己身体不好,进门七年中才生了蔚瑾瑜和蔚明珠,府中的事务她有心管而力不足,只好默默地退让了。
      蔚瑾瑜病了这么多年,就算病好了也一时无法改变这些事,叹了口气说:“娘那边和我情况差不多,我已经让安嬷嬷小心她的饮食了,只是人多手杂,防不胜防,我看要想个什么办法把娘送到姥爷家才行!”
      蔚明珠一听就摇头说:“姥爷家在千里之外,以娘的身体不适宜千里奔波,还是先留在家里养病吧!”
      蔚瑾瑜苦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吧,过两天爹就要送我到国子监学习了,我这一去根本无法顾家,不把娘和你送走,我怎么安心!”
      蔚明珠挑眉笑道:“哥,你就放心去吧!这里有我照顾娘就行了!你放心,珠儿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我会好好照顾娘的!”
      蔚瑾瑜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苦闷道:“哥怎么放心呢!你还是个孩子,蔚敬之和蔚敬明都不是省油的灯,还有他们那个狠毒的母亲,把你们留在这,就等于留在一群狼群中,哥怕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你们!”
      这丫头留不得 --(1089字)
      ?“哥,我不是孩子了,我都十二了!我有能力?;ぷ约旱?,你就安心去吧!去到好好学习,别给我丢脸,我等着哥出人投地帮我们扬眉吐气呢!”蔚明珠自信地说。舒睍莼璩
      蔚瑾瑜看着她,小妹眼睛发亮,小脸还没展开,却没有那种孩童的稚气,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光华。想到她竟然把自己绑着去求医的那份强硬,他微微有些宽心。
      这小妹是长大了,以前只知道捉弄人,任性胡为,现在懂得了思考,隐忍,这是好事吧!
      “你啊,以后也多长点脑子,别再惹祖父祖母生气了,少做些惹人笑的事,名声要紧??!”蔚瑾瑜耐心地劝道。
      “哥,我懂的!我答应你,以后决不再让你操心!”蔚明珠乖顺地点了点头。
      前世的自己心高气傲,仗着嫡女的身份和父亲的宠爱扬跋扈,现在想想,很多事都是二姨娘放纵和蔚燕怂恿的,为的就是败坏她的名声,好让世人都以为蔚家嫡女蛮横骄纵,从而衬托出蔚燕的知书达理,温婉贤良。
      “嗯,你懂事就好!”毕竟是孩子,蔚瑾瑜也不忍心再责怪她,指了指她的胸口说:“神医给你吃了补血药,她让我转告你,只要好好休息,你很快就没事的!她说她答应你的事会做到的……珠儿,你要求她做什么了?”
      蔚明珠一喜,却装作无事地说:“我就是让她医好你!其他没什么!”
      不是她不相信哥哥,而是怕哥哥反对,毕竟这时代,女子学医是不入流的事,神医没有收她为徒弟之前,她暂时不想让哥哥知道。
      蔚瑾瑜也没防备她有这些小心思,和她说了几句话,见易红端了粥来就起身告辞了。
      易红殷勤地把他送了出去,眼里的爱慕之意蔚明珠看在眼中,冷冷一笑,这丫头一心想往上爬,这是看上自己哥哥了?
      冬竹鄙夷地扫了她一眼,把粥端过来喂明珠,一边说道:“小姐,易红这丫头留不得了,让她去煮碗粥,她跑去二姨娘房里半天才出来,一定是向二姨娘打小报告去了!”
      蔚明珠斜了她一眼,冬竹就是直肠子,什么话都藏不住,前世就因为这个得罪了蔚燕,有一年冬天被李婉纱罚跪在雪地里一夜,后来就落了腿疾,一到阴天就疼得要死。
      可就算这样,当她有危险时,她还是奋不顾身地替自己挡了一剑,被腰斩了,一想到她凄然惨死的样子,蔚明珠就深深内疚,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善待冬竹,一定要让她有个好归宿。
      “小姐,过两天就是老夫人的寿辰了,听说宫里还要派人来向老夫人祝贺呢!我听二夫人房中的丫鬟说几个皇子都要来呢!老夫人一高兴,请来了裁缝要给几个小姐和公子做衣服呢!现在在前面热闹着,小姐你不去看看热闹吗?”易红进来就热心地说道。
      ***
      亲们,今天是新年第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哈!走过路过,别忘记收藏,(*__*)嘻嘻……??!
      凤袍也不会动心 --(1027字)
      ?蔚明珠一听她的话就沉了脸,自己在禁足,易红却怂恿自己跑出去争衣服,如果是以前的自己,一听这事绝对会傻乎乎地跑去,可惜现在的自己又怎么会上这种当呢!
      别说就是几件好看的衣服,就是外面放了凤袍,她也不会动心了!
      “小姐,你不去吗?再晚的话好布料都被几个小姐抢光了!”易红见她不动,就起劲地怂恿道。舒睍莼璩
      冬竹看不去了,嘲讽道:“易红,你这怀的是什么心思???你不知道小姐现在被禁足吗?你让她出去,被老爷知道的话不是要加重处罚吗?”
      易红偷偷看了一眼蔚明珠,见她面无表情,心里有些紧张,这小姐从醒过来就变了一个人似的,让她看也看不懂!
      可是想起二姨娘的交待,她只好装作无意地说:“哦,我忘了!可是小姐,你救了大少爷,就算出去了,老爷看在这一点上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去吧,选块漂亮的衣料,等几位皇子来就可以穿得漂漂亮亮的!不能让六小姐她们抢了你的风头??!”
      “行了,我胸口痛,懒得动,你们都出去吧,我要睡一!”蔚明珠胸口的确很痛,说完就滑去躺着。
      冬竹见易红还想说什么,就拖着她出去了。
      蔚明珠两眼大睁着,唇角挂了一抹冷笑,宗政麟也要来吗?
      她在心里算了一时间,前一世的这一年,宗政麟还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冬猎时和皇上一起狩猎,救了皇上才让皇上对他另眼相看。
      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他才正式进ru军营,从而培养起了自己的势力,有了和几位皇子一争天的资本。
      蔚明珠盘算着,还有三个多月才是冬猎的时间,她要赶紧养好伤,说服父亲带她去参加冬猎。宗政麟能做的事她也能做,她一定要抢在宗政麟前面救皇上,让宗政麟继续做他不得宠的皇子,郁闷死他!
      想到自己的伤,她起身把裹在胸口的纱布一条条剥开,看到才微微拱起的小胸bu中间有一道棱形的伤口,伤口不大,却很深,一动就疼得她浑身是冷汗。
      她强撑着包好伤口,又躺了来。
      这么说,是这道伤口换了自己的一条手臂了?
      她一时想不通神医为什么刺伤了自己,只能暗暗庆幸自己保住了手臂。
      有手臂就好,以后不但要跟着神医学医,还要跟父亲学武,这样才能把前世害自己惨死的几个渣人都赶尽杀绝!
      死很简单,她要让他们在死前好好享受一生不如死的滋味!
      前世他们有的她都要夺去,他们没有的她也不会让他们得到!
      蔚明珠越想越冷静,前世自己太自负了,懵懵懂懂就葬送了自己一生,这次决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
      好孩子要收藏哦,(*__*)嘻嘻……
      投其所好 --(1066字)
      ?蔚明珠又躺了一天,觉得精神好多了,就起身在院子里走动走动,松松筋骨。舒睍莼璩
      她院里有四个贴身丫鬟,三个打杂的,加上乳娘顾嬷嬷,就没其他人了。这点排场对于一个将军府的嫡小姐来说太寒酸了,蔚明珠也不在意。
      人多嘴杂,如果不是怕惹人怀疑,她宁愿只要冬竹胭脂侍候自己就行了。
      冬竹见她出来,就体贴地搬了一把椅子让她坐在晒太阳,边说:“小姐,顾嬷嬷今天该回来了,小姐你想到要送给老夫人什么生辰礼物了吗?等顾嬷嬷回来让她去买!”
      蔚明珠前世大大咧咧的,从来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这一世可不能再这样糊涂了。
      蔚家家规甚严,蔚廉用是次子,蔚明珠的大伯战死沙场后蔚廉用就是家族中的族长,他又是个孝子,能得到祖父祖母的欢心的话,她和哥哥和娘亲才会有好日子过。
      所以,蔚明珠就算不喜欢祖母的偏心,为权宜之计,也不得不好好想想要怎么讨好祖母为自己所用。
      她坐在椅子上懒懒地晒着太阳,边回忆前世自己和祖母相处的那段时间她的喜好。
      祖母冯氏出生名门望族,一生娇贵,珠宝首饰这些见得多了未必稀罕,再说她的月银也不够给她买什么好的首饰。
      送什么好呢?
      蔚明珠想了半天突然眼睛一亮,宗政麟做皇上时,宋茹丹的父亲曾经带回一个西洋画师,给宗政麟画了一幅油画,当时百官都说难看,宗政麟却奉如至宝,让人装潢了挂在了御书房的正上方。
      每次她去远远看到都觉得栩栩如生,她从小好动,不喜欢练字就爱画画,见宗政麟喜欢就跟着西洋画师学了半年,画的牡丹连西洋画师都称赞不已,说她很有天赋。
      何不用这门手艺换取祖母的欢心呢!
      蔚明珠想到这就让冬竹取了纸笔来,把自己要用的材料都写上去,让冬竹去买。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