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夫小说

    十一选五369每天赚一千:总裁,我已婚!《全本》

    时间:2018-11-12 15:09:37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76   评论:0
      001)她能和你比吗? --(1251字)
      “领带我已经拿到了,麻烦你了?!?br />   苏念挂断电?;?,推开男士名品店的门。余光扫过熟悉的车牌号时微微一愣。
      从她的视线望过去,恰好看清驾驶座上的男人,英俊的轮廓,冰冷的凤眸,还有一张终日紧抿的薄唇,一切都显得如此熟悉,那是她的丈夫乔御北。
      苏念打开车门的动作微顿,想要上前,却看到乔御北已经车,一抹粉色倩影从一家名品店出来,阳光打在女人的单薄的身间,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苏念眯起眼,用手遮挡住灼眼的阳光,余光中,一双深冷的眸子与她相撞。
      垂眸望着手中领着的酒红色领带,眼眸有些飘忽。
      看着那辆黑色轿车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苏念疲惫的阖上眼帘,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原本紧握着的酒红色领带最终从掌心滑落。
      忽然身后出现一道黑影,她来不及反应,口鼻便被捂住,失去了意识。
      ……
      “这青天白日,竟然玩绑架?”
      不远处的大厦口,一个男人对着身旁一脸尚不言语的男人开口。
      男人跨开步子,朝着那辆被遗弃在路旁的车走去,屈身捡起被遗弃在路旁的酒红色领带,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浅笑。
      “我倒是觉得,挺有缘分的?!钡ナ植迦肟愦?,高雅的动作中带着一丝的慵懒。
      ……
      冰冷的地板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空调几乎被调到了最低。
      暧。昧而浑浊的气息肆意弥漫,女人娇柔的低吟与男人的粗。喘声在卧室内回荡,昏睡中的苏念被周围的冷意彻底惊醒。
      朦胧的视觉,头顶木床晃动的声音,以及压抑的喘息声让苏念的面色开始泛白。
      视线落在床沿边破碎的镜框上,一张巧笑嫣然的面孔与苏念的脸重合,一袭纯白色的婚纱勾勒出女人完美的身段,可惜,这样一张照片却被人撕成了两半。
      血色一点点从她的面颊褪去,苍白的唇瓣掺杂着一丝的暗紫。
      被绑住四肢的她,荒缪的被人丢弃在自己新房中的床底,耳际尽是女子低喃的求饶与娇吟。
      “御,你老婆和我,你更爱谁?”
      男人的粗。喘与女人的娇吟渐渐平息,一道娇媚的声音适时响起。
      “她能和你比吗?”男人眯起凤眸,薄情的语调让人难以捉摸。
      “我就知道,御对我最好了?!?br />   女人纤细的臂弯攀上男人的颈项,嫣红的双颊搁在他的胸膛,柔弱无骨。
      苏念蜷着身子,颤抖的眼睫深深垂,隐约射入床底的光线,照射在她精致而苍白的面孔上,一双含着水汽的眸空洞的仿佛失了魂魄。
      “那你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骨骼分明的手指捏起女人的颚,带着一丝酒醉般的沙哑,男人的话显然有讥笑之意。
      “御,我可以为你生个宝宝?!迸搜锲鹜?,一双眸闪烁着一丝光芒。
      “可是,我还不想要孩子?!?br />   男子的声音缓慢而低沉,凌厉的眸光有着穿透人心的力量,让怀中女人的面色有些僵硬。
      “御,你不是喜欢孩子吗?”
      犀利的凤眸落在她苍白的面颊许久,乔御北嗤笑,不理会床上的女人,径直赤身床,有条不紊地穿好裤子,被打理的平整的西装裤一丝不苟。
      离去之前,他停脚步,一双凤眸半眯,薄唇无情的吐出一句话:“滚出去?!?br />   002)不存在的情人节礼物 --(1159字)
      “御……”
      女人紧紧的拽着身上的薄被,面色一阵发青,一双眸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满目的不甘心。迅速的套上一件绸缎睡衣,蛮狠的将床的苏念给扯了出来。
      “苏念,御是我的,我要你离婚!”
      苏念的额头重重的撞在床板上,突如其来的痛楚让她的视线一阵恍惚。
      支撑着身子的膝盖处,一片殷红的血色,碎玻璃深深的扎入,触目惊心。
      苏念狼狈的依靠在床沿,唇角的血色褪去:“为了让我离婚,蒋若晴你倒是什么都想的出来?!?br />   “苏念,你以为就凭你这个谁的种都不知道野女人,能坐在乔少奶奶的位置上多久?我是绑了你,有本事,你也绑了我试试!”蒋若晴的面色褪白,一双眸子虽流露着憎恶。
      “蒋若晴,你觉得乔御北会在这个时候和我离婚吗?”
      “你!“蒋若晴咬着牙,冷哼一声,抓起自己的衣服转身摔门而去。
      苏念美瞳微闪,苍白的唇瓣,渗着丝丝血渍,看着被重力甩上的卧室门,身子有些疲惫的依靠在床沿的角落,一子失了所有的力气,眼眶微涩。
      ……
      临近旁晚,伴随着一阵稀疏的脚步声,卧室门再一次的被打开。
      “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刚从老宅过来的林嫂诧异的望着倚在床边的新婚少奶奶,慌忙的上前解开绳索。
      苏念疲惫的睁开眼,扯起唇角:“没事?!?br />   “林嫂,你打个电?;案嵩斯?,将这床给换了?!彼漳罱ジ谴Φ乃椴AЮ砀删?,伸手扯了扯裙摆掩盖住伤口。
      直到林嫂背影消失在门口,苏念这才从柜子中翻出药箱,为自己敷药。
      寂静的卧室内,手机铃声瞬间打破了这份窒息感。
      苏念疲惫的阖眼,按了接听键。
      “苏小姐,刚才有位先生将你的车停到了别墅社区门口,希望您能来领车?!?br />   ……
      “苏念?”
      迎着黄昏的夕阳,一道修长而笔挺的身姿依靠在车旁,拉出一道长长的斜影。
      苏念借着夕阳残留的光线望去,夕阳吞没了他的轮廓,依稀间,她感受到一双深沉的黑眸落在自己的脸上。
      眉梢微蹙,有些无法读懂面前这个陌生男人的目光,却还是不得不朝他走了过去。
      “苏小姐似乎不怕遭贼?”男人嘴边噙着一抹浅笑。
      苏念的身子微微僵硬,冷淡的从他的手中接过钥匙:“谢谢……至于其他,好像和先生无关?”
      利索的打开驾驶座的车门,侧身转了钻了进去。
      却被一双大掌适时的扣住了车门。
      “慢着,你的情人节礼物可别忘了?!卑诹税谑种械木坪焐齑?,男人的声音夹带着一丝沙哑的笑意。
      美眸一沉,失了光泽,纤细的手指用力的拂开他的手掌,唇角冰冷: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当作是我的答谢礼物,别客气?!?br />   不等对方回应,她一把甩上车门,迅速的踩油门,扬长而去。
      望着快的驶入社区的车,男人的黑眸微微闪烁,唇角勾起一抹隐含深意的笑,转身朝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保时捷走去。
      003) 好,我等你回来 --(1626字)
      动作优雅的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身子微侧钻了进去,夕阳褪去,天际陷入了一片的朦胧之中。
      他深沉的脸孔被掩藏在黑暗之中看不出喜怒。
      “开车?!?br />   摊开手中的照片,十岁与二十三岁的差距,还真的几乎可以改变一个人。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侧过头,盯着身旁的男人。
      “给,都在这里,我说璟少,您不会看上这资料上的妞了吧,人家可是有夫之妇,刚巧到今天为止,三月整,碰巧今儿还是七夕?!?br />   驾驶座上的男人一边调谑的出口,一边将搁在一边的资料递过去。
      他挑了挑眉,黑眸微瞥,不理会对方的怪腔,伸手侧过文件,随意的翻阅了几页。
      “就这些?”
      用资料狠狠的拍了拍对方的脑门,一甩手丢了出去。
      那人迅速的捂住自己的脸,慌乱的结果文件放到一边,惊呼道:
      “我在开车,爷您千万悠着点!”
      “别看就这么点儿,我可是花重金,才让锡城顶级的私家侦探调查到的?!?br />   “昨天去雅典皇城挥霍的够狠,那么有结果了?”
      伸手轻轻的扯了扯那人的领带,微微使力,被唤作璟少的男子噙着一丝冷笑。
      “璟少,时间太久,基本没什么证据留,不过,应该和苏家有关?!?br />   “还有,您也别靠我这么近,我不好这口?!?br />   驾驶座的男人憋红着脸补充了一句。
      男人笑笑,伸手掸了掸他的领带,认真的打理了一番:
      “这估计算的上不打自招了,七夕节,也是该放松放松,你就去雅典皇城开个包间,多找几个少爷陪你消遣,所有的消费记我账上?!?br />   驾驶座上的男人憋了许久,才颤抖的吐出一句:“璟大公子,您饶了我吧,我真心没那癖好?!?br />   黑眸微闪,勾了勾薄唇,一本正经的说:“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免了,说正事,”那人无奈的耸了耸肩,严肃的开口,“明天是葛爷出殡的日子,你打算怎么做?”
      男人那双仿若深邃如古潭的黑眸,深沉的散着冷意,唇角抿紧。
      沉默半晌,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该处理的人,自然一个也不会放过,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有些人总该给点惊喜。
      黑眸中闪过一丝阴鸷,全身都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
      ……
      车子驶入车库时,天际突然划过了一道光线,伴随着一声巨雷鸣响,雨水倾泻而,散着黄色光晕的路灯,朦胧的照射着雨水落的痕迹,淅淅沥沥。
      身子疲惫的依靠在窗帘旁的墙壁处,双臂紧紧的环抱着自己。
      眼前,一片朦胧的大雨,吞噬了她的视线。
      “少奶奶,若是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交代,我就先回老宅了?!绷稚┩瓶允业拿?,寻了一圈,才发现要找的人竟然蜷缩在角落,一双眸恍惚的落在窗外。
      苏念恍惚的回神,点头:“好,让老王开车来接你了吗?”
      林嫂列了列嘴角,笑道:“是啊,这么大的雨,就让他来接我,老宅少不得要忙的?!?br />   似乎又想到什么,林嫂又赶忙道:“少奶奶,老爷让我带话来着,说让您明天回一趟老宅?!?br />   “好,路上小心?!?br />   苏念有些清冷暗沉的眸子闪过一丝的杂色,将脸深深埋入臂弯之中……
      空荡荡的别墅内,从二楼卧室到楼梯口,甚至是大厅,灯火通透。
      苏念坐在餐厅,长形餐桌之上搁着满满的一桌子菜肴。
      看久了,视线自然的深沉了几分。
      为自己盛了满满的一碗白米饭,苏念不做任何声响的埋头扒饭。
      一双平静的眸中,泪水不断的滚落,跌入饭粒之中。
      手机铃声突然在寂静中响起,手上的动作僵硬的停,餐桌前闪烁的手机屏上闪烁着三个字——乔御北。
      苏念吞口中尚未咀嚼的米饭,接起了电?;埃?br />   “……喂?!?br />   电?;暗牧硪煌芬徽蟪聊?,伴随着男人时有时无的鼻息声。
      苏念一直坚持着一个动作,没有出声,直到另一头的声音响起。
      “今晚我会回去……”
      “好,我等你回来?!彼漳钔趴占诺拇筇?,木讷的应了一声。
      大雨瓢泼的窗外,一道闪电赫然划过天际,伴随着巨大的雷鸣声,室内的灯光“啪”的一声,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004)让他更想要摧毁的瞳孔 --(1236字)
      夜色朦胧,雷鸣划破天际。
      雅典皇城高档会所,豪华的顶级套房中一片灯火通透。
      乔御北听着耳际传来的忙音,眉梢微顿,性感的薄唇不由得抿紧,一双锐利的凤眸染上了一丝的阴鸷。
      他从床沿站起,一双冷冽的眸在注视着床上女人时,迅速柔和来,薄唇微启: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br />   “……御,”一双纤细的手腕从被褥中探出,不安的扣住他的手腕,精致且苍白的面孔流露出丝丝苦涩,声音干涸的沙哑,“你可不可以留来陪陪我?!?br />   宽大的水床将女人的身姿显得越发的柔弱。
      男人身上的古龙水混合着套房中隐约飘散的花香,弥漫开去。
      暗红色灯光打在两人的面容上,带着一丝的神秘之色。
      深沉桀骜的凤眸闪过一丝色泽,带着一丝的邪魅,看着让人恍然如梦,低沉着声音被压得极低:“别这样……”
      “御,别拒绝我……”
      女人白皙的臂弯攀上他的脖颈,薄被从她身间滑落,露出大片绸缎般细腻的肌肤,细腻的腰紧贴而上,苍白的唇不容拒绝的贴合上他的薄唇。
      “别离开,我需要你,给我……”
      “你确定?”喉结微微滚动,浓眉之的眸落在她娇柔的面庞之上。
      见她沉默,他伸出宽臂紧扣住她的纤腰,粗重的呼吸倏然停止。
      “你应该明白,我不会再给你后悔的机会的!”
      黑曜石般的邪眸燃起浓烈的火焰,伴随着那蛊惑人心般的嗓音传出,掌心一揽,两人一同陷入了水床之中。
      昏黄的灯光带着神秘的色泽。
      散乱的衣物,从床沿一直延伸到纯白色的毛毯之上,淡蓝色的衬衫被揉n一团褶皱。
      男人沉重的喘息,女人的低吟,在被隔绝的套房内不断的回荡,暧/昧之气肆意飘散。
      两抹身躯不断的缠绕交叠。
      眷恋的摩挲掺杂着两人的沙哑之声……
      ……
      清晨的一缕阳光射入大厅。
      苏念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大厅睡了一夜,四肢传来刺痛让她猛然跌倒。
      站在卧室中,看着镜子内一身狼狈的自己。
      雪白的膝盖之上,早已一片红肿,还残留着昨夜已经干涸的血迹,一双眸瞳暗淡的仿若一潭死水。
      简单的处理了伤口,为自己换上一件纯白色的圆领收腰连衣裙,刚好过了膝盖。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微微恍惚,三个月的新婚将她的菱角早已磨平。
      就在苏念凝望着镜面时,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嗓音,一双宽大的手掌没有任何预兆的将她拉入一个强硬的怀抱。
      “怎么?你不是向来最讨厌白色?!?br />   苏念僵硬的倒在男人的怀中,透过镜子迎视着他深沉不含一丝热度的瞳眸,如一泓清水的眸子又一次黯然:
      “用过早餐了吗?如果你不赶时间,十分钟就够了?!?br />   乔御北伸手紧扣住想要从他身侧掠过的身影,一双手掌骨骼分明,只是挺拔的身上依然穿着昨日的衬衫,带着凌乱的褶皱,反而让他添了一丝的颓废的感性。
      “你昨天等了我一夜?”
      浓眉微蹙,唇角拉成了一条直线。
      “早餐不需要了,我回来换件衣服,苏念,别再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闭庋伺蚊岳氲捻尤盟胍莼?!
      005)我想你也不在乎守活寡了! --(1080字)
      乔御北凤眸微眯,伟岸的身形压得她透过气,紧握的手掌溢出丝丝汗渍。
      从他身上传递而来的香水味让苏念瞬间失了冷静,疯狂的想要挣扎出他的怀抱。
      “你是想和我玩欲擒故纵?”
      乔御北唇角微翘,那邪气的笑容透着冷意。
      苏念的动作微微僵硬,眼底一阵刺痛,一个耳光挥出,“啪——”的一声,整个卧室都陷入了一片静谧。
      他盯着她,一双凤眸深沉的落在她的面上,唇角勾着一股嘲讽之意。
      “苏念,你嫁给我不过是为了乔家少奶奶的身份,我想你也不在乎守活寡了!”
      说完,挥开她的手臂,嗤笑着转身大步的离开,徒留一道冷漠的背影。
      半悬的手掌微微颤动,心乱如麻的握成拳状。
      泪水从眼角溢出,划入唇角,带着浓浓得苦涩。
      慌乱的伸手抹去脸颊的泪痕,双腿仿佛一子失了力气,身子顺着墙滑落,跌在冰冷的地板之上。
      “乔家少奶奶?”干涩的低喃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卧室,带着肝肠寸断的凄厉。
      摇摇欲坠的身子支着墙壁站起,虚软的步伐虚浮的朝着门外走去。
      飘忽的瞳孔望着自己亲手打理的卧室,大厅,瞳孔猛然一缩,伸手抓起一旁的盆栽朝着墙壁上的婚纱照砸去!
      “……乔御北,你总是那么的无情?!?br />   苏念跌坐在地面,破碎的瓷片深深的扎入掌心,痛入骨髓……
      脑海浮现出各式各样的画面,他桀骜不驯的面庞,勾着冷笑的薄唇,女子的低吟与那一句句慵懒而不屑的言语,深深的刺痛着她。
      “嫁给我很愉悦?也对,乔家少奶奶的位置的确很诱人,只是,苏念,若不是你这张脸,你早被我从窗台丢出去了,你信吗?”
      新婚之夜,他的修长的手指紧扣着她的颚,几分慵懒几分嘲讽的对她出声。
      ……
      “少奶奶……你,你这是做什么?!”
      才刚跨入子的林嫂惊呼着跑过来,将她硬从地上拽了起来,匆忙的找出药箱为她小心翼翼的敷药。
      “林嫂,我不碍事,真的?!?br />   苏念垂着头,手掌传来的刺痛让她的眼眶再次染上了雾气,紧咬着唇瓣,克制着。
      “少奶奶,伤口包扎好了,千万别碰水,老王已经在外头等着了,老爷一直疼惜您,若是见到少奶奶如此,必然会动怒的?!?br />   “我明白,放心吧林嫂?!彼漳畲沟难劢尬⑽⒉?,将手抽了回来,似乎所有的疼爱都不该属于她的。
      拎起一旁的包包,转身离开了让人窒息的子。
      望着蔚蓝的天际,苏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苏念将包搁在一旁,出声:“老王,爸爸叫我回去,是有什么事吗?”
      司机老王对着反光镜憨笑,回答:“可能是想念少奶奶了?!?br />   苏念不再多问,疲惫的阖上眼,靠在后座靠垫上休息。
      006)十三年前的车祸 --(1016字)
      望着面前四面环山的乔家老宅,苏念一时恍惚,她这是第二次来老宅,而第一次却是新婚之夜。
      “少奶奶,老爷在书房等您?!?br />   刚跨入大门,便迎上了乔家的佣人。
      苏念微颔首,接过递来的拖鞋换上,凭着模糊的记忆朝着二楼最里间走去。
      轻叩了一声虚掩的书房门。
      “进来?!?br />   苏念推开门,低低了唤了一声:“爸爸?!?br />   乔父搁手中的笔,抬起头,望着面前有些拘束的苏念,含笑的起身来到她的跟前,轻拍着她的肩,走到一旁的沙发坐。
      “在自己家还这么拘谨,来,坐,小念啊,爸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br />   乔父如今已是步入花甲之年,头上已是斑斑白发,一张俊朗的面容亦染上了岁月的痕迹。
      “爸爸您说?!彼漳钣ι?。
      乔父一边沏茶,一边用余光瞄了几眼苏念,唇角的笑意一直未曾褪去,抿了一口今年刚采摘的大红袍:“小念,喝喝看?!?br />   苏念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了一口。
      带着一股幽幽的清香,清爽宜人。
      “其实啊,这人和茶是一样的,都需要细细品尝后,才能知其味,小念,御北虽然玩性重了些,却也不是一个糊涂人,总会有一天会明白,他既然娶了你,自然会知道你的好,凡是都放宽心?!?br />   乔父略瞥了一眼苏念手上被包扎的伤口,心一沉,显然动怒了。
      只是,毕竟是自己儿子,他的性情他岂能不了解,若非必要,他也不便搀和进去,怕到时候会适得其反。
      “爸爸,您真的觉得我们适合这段婚姻吗?”
      苏念捧着茶杯的手掌慢慢收紧,垂的眼睫微微颤动。
      乔父严谨的面容愣了愣,轻咳了一声,搁手中的茶杯,别开了话:“好了,不说这个?!?br />   “小念,十三年前的那场车祸你还记得吗?”
      十三年前,一场车祸,让苏念一夜之间失去了母亲,虽然警局方面到如今都未曾找到其尸骸,可是,所有人都认为生还的机率并不大。
      “你葛叔叔前几天过世了,今天是他葬的日子,你若是有空去看看他吧,怎么说他也算是你半个爸爸了?!?br />   乔父语重心长的出声。
      苏念手中的茶水险些洒了出来,一张精致的面容一阵煞白。
      葛叔叔……
      十三年前母亲离婚再嫁葛叔叔,却在新婚不到三天便出了车祸。
      母亲失踪,葛叔叔却一夕间成了植物人。
      年仅十岁的她无奈之转而又被丢到了父亲的身边。
      那个家没有她一丝的位置。
      一位面慈心善的继母,一个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姐,不同的人却有着同样一双犀利的眼睛,那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目光。
      007)是啊,你根本不爱我! --(1157字)
      站在寂静的墓园。
      苏念赶到时,葬礼早已结束。
      阳光打在她苍白的面颊之上,却似是少了一丝的生气。
      她将手中的白菊放在墓碑前,脚仿佛扎了根,挪动不了分毫。
      模糊的记忆中,那样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明明总是一丝不苟,面对她时,却往往笑容满面。
      画面在脑海之中旋——
      最后定格在那场火海之中,车子的爆炸声,黑烟飘散在整个天际。
      听着从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苏念并未回头。
      “呦,瞧我是不是眼花了!”
      漫不经心的女音将片刻的静谧打破。
      苏念转过身,一袭白衣被风拂起,精致的面容微微僵硬。
      一头乌黑浓稠的碎发,一张邪魅的面庞上黑眸幽冷的没有丝毫温存,一袭刺眼的紫衬衫刺痛着苏念的瞳孔。
      乔御北的大掌纹丝不动的扣在女人的腰际,唇角勾起一丝讥嘲的笑意:
      “你似乎对我的行程了如指掌?”
      苏念面色苍白,贝齿紧咬着唇瓣,血丝的腥甜味让她作呕。
      乔御北幽深的黑眸落在她受伤的手掌时,眸色微沉,眉梢几不可见的蹙动,手臂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御……”
      被他搂在怀中的蒋若晴吃痛的惊呼一声,涂的雪白的面容有些扭曲。
      “若你不想见到我,我可以立刻离开?!?br />   苏念用力的抓着手中的抱,甚至连手掌的伤口裂开都不曾自知。
      望着面前无动于衷的面孔,苏念心底最后的一丝希望瞬间塌陷,垂眸狼狈的从两人的身边侧身打算离开。
      一股力量将她扯回了原地,带着前所未有的蛮狠与粗暴。
      被禁锢的手掌疼的似要脱臼,还未反应过来,苏念的身子便硬生生的摔在了石子不平的地面,掌心的伤疤再一次的被撕裂,血水染红了纱布。
      锋利的石子划破了白皙的臂弯。
      “咝——”口中压抑不住的吃痛,干裂的唇瓣褪去最后的一丝血色。
      “还有什么事吗?”
      心似被利器搅的窒息,疼的极尽麻痹,深深的垂眼帘,生怕泪水会抑制不止的夺眶而出。
      “苏念,这十三年都没见你去医院瞧上过一眼,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让你苏念变成孝女了?不会是为了葛家的产业吧!”
      蒋若晴冷眸微瞪,看着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女人,昨日被奚落的气去了一大半。
      苏念攥紧手掌,狼狈的从地上爬起。
      倔犟的抬起头,压抑着泪水望着乔御北:“你爱她吗?”
      手指愤怒的指着他怀中的蒋若晴,有些发颤。
      “我不爱你?!?br />   乔御北慵懒的侧着身子,冷漠的好似一位旁观者。
      苏念咬着牙,笑自己的愚笨,不自量力的以为总会有一天,他会回头看到她,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自己。
      “你不爱我,是啊,你根本不爱我……”
      泪水被垂落的发丝说遮掩,苏念隐忍着痛楚,抓起自己的包跌跌撞撞的朝墓园外奔跑,炽热的烈日悬于半空,空气稀薄的让人窒息,泪水一次次的模糊着她的视线,让她再一次狼狈的跌倒。
      008) 看来苏小姐更想让我抱了 --(1079字)
      “苏小姐,需要帮忙吗?”
      干净的嗓音从头顶传来,黑影一瞬间遮挡了她的视线。
      苏念慌乱的伸手推开面前的手掌,从地上攀爬而起,白皙的膝盖被磨破了一层皮,渗出血丝。
      “若是苏小姐不介意,我想请苏小姐喝一杯咖啡?!?br />   男人一张干净的面庞算不得好看,却亦让人无法忽视,勾起浅笑的唇角不失绅士风度。
      苏念淡淡的瞥了眼面前的陌生男人,拎着自己的包便要离开。
      “苏小姐,葛先生生前留有一份遗嘱,而这份遗嘱和苏小姐有关,难道苏小姐真的不打算谈谈吗?”
      男人见苏念转身就要走,面色一紧,伸手扣住她的手腕。
      苏念的蹙动着眉梢,停脚步偏头瞪了他一眼,美眸不悦的落在他禁锢着自己手腕的手掌上。
      陌生男人微微的一愣。
      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匆忙松开手掌,干净的面孔之上闪过一丝的尴尬:“抱歉?!?br />   苏念在他松手的一刻,神色自若的退离一步。
      抿起的唇瓣最终吐出两个字来:“你是?”
      男人神色一喜,抽出一张名片递了上去:
      “我是景宏集团的首席律师,这是我的名片?!?br />   苏念接过名片,微微垂眸子,黑色格调的名片之上刻着——关赫。
      “去咖啡厅谈吗?”苏念面色如常。
      “这……”男人的视线不由得落在苏念白色的裙摆之上,一子失了言语。
      苏念低头,面色微红,一袭纯白的长裙染着泥泞与斑斑血迹。
      “要不……”
      男人正打算出声,手机便突然响了,对苏念歉意的点了点头,接起电?;?。
      百米开外的地方,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停在路旁,一抹身着白色衬衫的男人慵懒的依靠着,敞开的纽扣处,锁骨依稀可见。
      他一双眸锐利而深沉落在远处,薄唇微启:“领她过来?!?br />   说完,便利索的挂断了蓝牙耳机。
      ……
      “苏小姐请?!惫睾赵谝慌阅腥说氖疽?,迅速的打开车门。
      苏念平静的瞳眸之中闪过一丝的愕然,随即快速的隐去,只是身子却僵硬的站在原地,并未有打算上车的意图。
      迟璟易刀削般的面容冷峻而波澜不惊,一双暗含笑意的眸深邃如潭,闭合的薄唇噙着一丝蛊惑般的笑:
      “怎么,苏小姐是想等着我抱上车?”
      马路旁,一袭白色衬衫的迟璟易仿若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迎来路旁女人的频频侧目。
      慵懒的嗓音,以及漫不经心的姿态,从骨子里透着一股高贵与冷峻之气。
      “……是你?”
      苏念一开始便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仔细的打量后,脑海之中赫然闪过一双锐利而深邃的黑瞳,两双眸子,在一瞬间重叠,演变成同一人。
      迟璟易在她打量的与此同时,唇角的弧度勾的更深:“看来苏小姐更想让我抱了?!?br />   009) 你是强盗吗,放我车! --(1096字)
      苏念尚未缓过神,双腿突然悬空,双臂本能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来平衡自己,当她抬眸,一个纯白的领子已染上了嫣红的血迹。
      身子一倾,视线一阵恍惚,人便已坐在了车内。
      狭窄的空间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eaudecologne的味道,夹带着一股飘忽的烟草味。
      “你是强盗吗,放我车!”
      苏念的面色微沉,空气稀薄的车内,寂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
      犀利而明锐的,薄唇勾勒出一抹弧度,宽大的手掌迅速的按住她想开门的动作,身子倾斜着朝她逼近:“你说说看,我何处像强盗,嗯?”
      苏念被盯得快要窒息,僵硬的四肢竟然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一双清澈的美眸落在他放大面庞上,呼吸微顿,喉咙仿佛被瞬间勒住了声音。
      “这位先生,加上这一次,我们恐怕只有两面之缘?!背的诘睦淦丫虻搅俗畹偷?,可是却难以抑制心底的浮躁。
      明明不曾相识的面孔,可是那双在稀薄的环境所投来的眸光,锐利而深邃的如同一潭深池,带着让人无可抗拒的压迫感,压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这说明我们有缘?!北〈焦雌鹨荒ㄇ承?。
      车子发动,迟璟易突然松开把持着车门的大掌,身子微微旋转,在一旁坐。
      一双黑眸阴含笑意的瞥了她一眼,打开耳机:
      “todd,去别墅等我,将文件带上?!?br />   “璟少,有人已经开始大量的收购景宏集团的股份,我们需不需要……”在耳机的另一端,接通电?;暗哪腥松艏涿飨约写乓凰康钠1?。
      “你先到别墅?!?br />   迟璟易波澜不惊的面容之上不含一丝的杂色,薄唇勾勒起的弧度让人看的有些恍惚。
      阳光透过车窗打在他的面庞,照射出他比女人更浓密的睫毛。
      苏念拧着眉梢,一双眸时而恍惚时而暗淡。
      迟璟易挂了电?;?,一双眸落在面前神色飘忽的女人身上,深邃的黑眸让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直到车子驶过城道,来到一处别墅区停。
      “车?!?br />   早已从车中来的迟璟易敲了敲车玻璃,虽然近在咫尺,却隔着一道黑色的玻璃窗,黑暗遮挡了里头女人一瞬间的窘迫。
      苏念迅速的抓起包,动作利索的打开车门,跨了出来。
      受伤的膝盖让苏念不得不放缓了跟随着迟璟易的步伐,直到两人的距离被拉出了长长的一大截。
      苏念停脚步,一张精致而消瘦的面颊显得有些苍白。
      轻轻的掀开自己的裙摆,旧伤加新伤,脚上的血口子比起早晨更为丑陋了几分。
      紧蹙着眉梢,苏念忍着痛将膝盖上的伤口贴给撕了来。
      “嘶——”压抑着呼吸,还是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
      伴随着脚步声的靠近,苏念抬起了头,视线还未完全的定格,身子便被人突然拦腰抱起,修长而骨骼分明的手掌霸道的不给她丝毫犹豫的机会。
      010) 苏小姐是那根嫩草不成? --(1220字)
      “你……放我来!”
      苏念的身子僵硬的不敢动弹,窘迫的面颊消瘦却流露出丝丝倔强。
      “苏小姐你属牛的?”
      迟璟易意味深长的勾起一抹弧度,暗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锐利。
      “这位先生,我属牛,你一定是属老牛了!我现在要你,立刻,马上,放我来!”苏念面色绯红,一双明眸染上了一丝的怒意。
      望着他那含笑的眼眸,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张口便咬了上去。
      迟璟易的眉梢微微蹙动,揽抱着她的手臂却没有丝毫要松开的迹象,一双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别样的思绪。
      直到血腥味融入口腔,苏念才赫然惊醒,松开了口。
      “终于肯松口了?”薄唇勾起,眸光深了几分,“不过我很好奇,我是老牛,苏小姐是那根嫩草不成?”
      苏念被他这般的话语呛得竟然不知所以然。
      “璟大少爷,您老大能别站在大门口肉麻,成不?”几米外,一道哀怨的男声不满的传来。
      苏念的身子被轻缓的放,她寻着声音的源头望去,一张身着休闲居家服的男人站在门沿口,干净且白嫩的娃娃脸看上去实在与他刚才的声音有些不符。
      迟璟易投去一抹冰冷的眸光,领着苏念跨入中,面色不改的从男人的身边绕了过去。
      “坐?!?br />   迟璟易看着站在一边陷入沉默的苏念,眉梢微拢,带着鼻音的出声。
      苏念抬起头,一双美眸打量着面前的迟璟易,最后不得不选了一处偏远的位置坐。
      可是却没有料到,身子才刚落坐,便被人抓了过去,带着一股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苏念想要挣扎,却被一双大掌迅速的扣住了动作。
      “坐好,别动!”
      动作熟练的从柜子里拿出药箱,用棉絮轻轻的沾了些许生理盐水,擦拭着她膝盖上的伤口,随后小心翼翼的擦上碘伏,明明同样的动作,却被他做的优雅如常。
      “嘶……”苏念面色泛白,一双眸子忍不住泛起了水汽。
      “忍忍,苏小姐不想再疼的话,最好先别动?!?br />   迟璟易蹲着身子,认真的为她敷上药,深沉的嗓音带着鼻息的响起。
      苏念放在沙发上的手掌忍不住握紧,一双眸闪过深深的诧异,唇瓣抿紧,泄露了她此刻起伏不定的心绪。
      ……
      那日,他蹲在她的脚边,亲手为她换上药膏,修长白皙的手指,骨骼分明拂过她的膝盖。
      一双单凤眸盯着她时,让她感到一种窒息的晕眩。
      薄唇勾勒着笑意,深邃的眸落在她娇羞的面颊:“怎么,还疼?”
      “乔御北,我可没你想的那般娇贵?!毖杆俚某榛刈约旱男⊥?,将裤脚落,一双清澈的眸闪烁着亮光。
      “哦?是嘛,看来我是小瞧了苏二小姐?!?br />   眉梢微翘,一双黑眸深邃的落在她羞涩的面庞上。
      ……
      “关律师,开始吧?!?br />   迟璟易的声音敲醒了陷入回忆中的苏念,慌乱的抬起头,才发现,关赫已经进。
      指腹抚过膝盖,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忍不住伸手将裙摆扯底,涣散的神情染着一抹莫名的哀伤。
      “苏小姐似乎心思不在这?”
      慵懒而犀利的言语让苏念猛然抬头,却不想对上了一双深邃而阴冷的黑眸。
      011) 景宏集团最大股东 --(1225字)
      苏念慌乱的伸手接过关赫递来的文件,深深的垂眸瞳。
      “苏小姐,葛先生所立遗嘱内,将其名所持有的景宏集团35%的股份由苏念小姐继承,还有5%由迟璟易先生继承,剩的一切不动产与银行存款等,全数转到苏念小姐名?!?br />   关赫抬头瞥了一眼一旁面不改色的迟璟易,继而又道:
      “而持有景宏集团35%的苏小姐,您将是景宏集团最大股东,成为景宏集团的总裁,当然,苏小姐如果觉得无法胜任,可以从公司高层选出一名公司人员代理总裁位置?!?br />   苏念翻阅着手中的文件,思绪却无法集中,最后不得不阁手中文件,抬起头。
      “那这份遗嘱中的迟璟易先生是?”
      “就是苏小姐身边的这位?!惫睾蘸仙衔募?,抬起头道,“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只要两位签字,这份遗嘱便能立即生效?!?br />   苏念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签自己的名字。
      只是,握笔的手掌明显的停留了几秒。
      苏念虽是苏家二小姐,可是父亲苏文拓自她入大学开始便停了对她经济上的提供,除去还未被赶出苏家外,她一切都得靠自己。
      乔御北在她读大学期间,长期的出入苏家,在苏念二十二岁那年,乔父与苏父两人协商后,为两人举办了订婚宴。
      苏念一直都喜欢着乔御北,在所有人的祝福中,欣然接受了两家父亲的决定。
      只是,除了这场订婚宴,父亲苏文拓,未曾给予过她任何东西。
      苏念的脑海之中不由得回忆起继父的模样,可惜记忆太过久远,依稀间只记得那一张模糊的面孔。
      一张总是含笑的面孔。
      ……
      “作为淑女,苏小姐老是这么心不在焉不觉得失礼?!?br />   迟璟易合上文件丢到茶几上,双臂敞开,搁在沙发上,身姿慵懒到极致,一双黑曜石般的眸瞳含笑的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苏念握着笔的手微顿,随即快速的合上文件,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眸不含丝毫杂色。
      “难道做为一位绅士,不顾女士的拒绝,强行做些不该有的亲密举动,就不觉得过分?”
      “原来小猫生气了也是会咬人的?!背侪Z易付之一笑,眼角微眯,薄唇又启,“不过……”
      “不过什么?”
      苏念对于迟璟易欲言又止的言语显露出一丝的疑惑。
      “不过,作为长辈,见自己晚辈受伤,我这般的璟举动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背僖椎拇浇青咦乓荒腿搜拔兜男σ?,随即补充道。
      “按辈分,我应该排的上苏小姐你的叔叔,很不凑巧,我与苏小姐继父是表兄弟?!?br />   苏念眉黛微拧,一双清冷的眸落在那双含笑的眼眸上,心不由得一紧。
      垂眸瞥了一眼茶几上的手机,四点十分,竟然这么晚了。
      随即拿起自己的手机与包,淡然的出声:“那真是麻烦叔叔,天色不早了,我也不打搅叔叔休息了?!?br />   说着,忍着膝盖的痛楚,朝着门外走去。
      “todd,送苏小姐回去?!蓖琶媲罢獾谰笄康谋秤?,迟璟易淡淡的出声。
      直到看着面前逐渐消失的两人,迟璟易才将目光再次落在关赫的身上。
      深邃的眸子微闪,薄唇微启:“将我那一份景宏集团5%的股份转给我的助理todd?!?br />   012) 鸠占鹊巢 --(1163字)
      手指转动钥匙,推门跨入子。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