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夫小说

    河北l1选5开奖号码:不嫁负心总裁《全本》

    时间:2018-11-12 15:08:04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81   评论:0
      【001】暗恋七年的毒 --(1255字)
      “达拉达拉……不要追问对与错,毕竟我们相爱过?!?br />   初秋,一片静谧的公园里,刺耳的铃声不断回放。
      安若兮一个人低着头,如游魂般行走在空落的街灯。
      风吹透了她薄薄的外衫,冷意顺着衣领灌进来,却抵不过她的半分心凉。
      “姐,明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和风哥的订婚宴,你说,我要不要在明晚把自己献给他呢?!?br />   “姐,我感觉自己好幸福,你会祝福我的,对吧?”
      妹妹安慕雪甜美的声音犹似在耳边,心,却痛如刀绞。
      他要订婚了。
      和她的妹妹订婚。从此以后,他们就是这世上最不相干却也最亲近的陌生人。
      祝福二字,生生地哽在了喉咙里。
      “姑娘,是你的电话吗,接吧,说不定是你男朋友打来找你的?!?br />   长椅旁一位回收瓶子的大娘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开腔提醒了一句。
      这年头,失恋的人太多了,大妈也见怪不怪了。年轻人,总会想开的。
      “谢谢?!?br />   女孩点头,脸上挂着疏离浅淡的笑容,她转身,手却意识地握紧了手机,十指泛白着按了静音键。
      *
      位于郊外的二层**式别墅内。
      管家宁妈从门口迎上来,一出口便是分明的责备,“大小姐,你去哪了,小姐刚才找了你半天,电话一直不通?!?br />   他们给她打了无数通电话,而她,一直在有信号的状态固执地不肯接起。
      当乖孩子久了,就是偶尔也想这么叛逆一。
      安若兮默了默,不做声地弯腰,脱了鞋子,没有理会地走过玄关。
      “去哪了,为什么不说话?”
      她的脚步刚踏入客厅,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便从沙发方向传来。
      熟悉的音色,如一道闪电,劈中了她整个人。
      她猛地刹住脚步,不可思议地看着沙发上那张令她做梦都想从心底抹去的俊颜。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卧室中陪着慕雪吗?
      “哑巴了?”男人修长的手指正在翻阅一本财经杂志,甚至连头也未抬,因此错过了她极度惊讶的模样。
      女孩的脸不自然地白了白,低头,她语无伦次的解释道,“我,我出去透透气?!?br />   ……透气?
      这么冷的天气,她跑出去透气?
      男人微微抬眸,高大的身形陷在沙发里,有些诧异的目光遮去了眼底的异样。
      他将视线落在她身上,打量着那张冻得通红的小脸和不安地搅在一处的手指。
      心忽然升起一丝薄怒。
      心情不错是么?冻成这样还能出去闲逛。
      “是我和慕雪订婚把家里的气氛弄得太僵硬了么,需要你这么冷的天气出去透气?”
      他冷冷开口,话语里带着面对她时惯有的绝情。
      安若兮闻言一颤,手指搅得更紧。
      她把脸别过去不看她,逃避似的回道:“穆大哥,我先上去了,慕雪在等我?!?br />   这个妹妹,一直是他的软肋,她以为自己可以像平时一样顺利逃过。
      可是,她的脚步才刚迈开,一秒,男人高大的身形便到了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属于男性的阳刚气息将她包围,男人冷漠如天神的俊颜让她情不自禁地沉轮。
      只是一秒,他开口,说出的话却将她打入地狱。
      “这么心虚做什么?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嫉妒么?”
      【002】没过门的妹夫 --(1175字)
      熟悉的音质,却带着冷凝和嗤笑。
      安若兮身子一抖,猛然抬起头,不可置信般看着他,脸上瞬时褪去了所有血色。
      他知道了?
      他知道了她心底那些隐秘的心思,所以才故意说出这句话来?
      心,陡然乱了节拍。
      女孩震惊的水眸泄露出盛/大的恐慌,仿佛是为了验证她的想法,男人随手撩起她的一缕发丝,低低开口道:“你吃醋了,因为她得到了我?!?br />   他一字一字,充满肯定,不是疑问句。
      手上的发丝质感极好,让他忍不住流连,属于成熟男性独有的磁性嗓音带着蛊惑,只是吐出的话语却犹如最锋利的刀刃,直逼她的心脏。
      她偷偷爱慕了他那么多年,居然被他知道了?
      她明明从未说起过,她对他有特别的意思。
      绯色的唇被咬住,心思被看透的尴尬令女孩无地自容。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的妹夫。
      她的唇一动,解释到了嘴边,“我没有嫉妒慕雪?!?br />   她没有那个资格。
      尽管从小到大,慕雪一直是家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而她只是个被人冷落的丑小鸭。
      但她从来不会抱怨,因为她知道,自己是爸妈领养来的,寄人篱四个字怎么写她比谁都清楚。
      穆凌风看着她慌张辩解的模样,没有说话,眼底的讽刺却明明显显地流露出来。
      他此刻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妒妇,不屑的目光针扎般刺在她的心上。
      “安若兮,你是在我眼皮底长大的,你有什么心思我最清楚,所以乖一点,懂么?!惫砸坏?,才不会受苦。
      他用手指轻挑起她的巴,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亲昵地仿佛两人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安若兮一惊,反射性地后退,男人却已先一步松了手。
      “妹夫……请自重!”
      她的脸刷的一红白交加,还伴着剧烈的心跳。
      他怎么可以对她这样亲昵?
      以往他来看慕雪的时候,从来不会多跟她说一句话,甚至不屑于去看她一眼。
      可是今天,他却反常地一次次出言羞辱她,不过是那份不堪的爱意被知道了,可是,她不想自己的感情这样被践踏。
      倔强地扬起巴,女孩清澈的水眸隐忍道:“穆……妹夫。我记得你还没有真正‘过门’。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br />   说完,她掉头朝楼上跑去,眼中闪着莫名的泪光。
      *
      “姐,你回来了?”
      卧室内,安慕雪一身白色棉布裙,秋冬季新款,整个人被一群同学围在中间,优雅又不失俏皮,犹如娇贵的公主。
      这一幕是想象之中的,安若兮不喜欢跟很多陌生人接触,她只是淡淡地走了上去,直奔主题道:“雪儿,我们什么时候吹蜡烛?”
      房间里瞬间静了几分,很多目光都落在安若兮身上,她觉得有些不舒服,意识想快点离开。
      “姐,你来晚了,我的同学们都不依呢,一定要让你罚酒?!?br />   她手里端着一杯液体,灯光跌出迷/离的色彩。
      想到刚刚在客厅里发生的那一幕,安若兮唇角扯起深深的苦笑,她接过杯子,猛地一口灌了进去。
      【003】心疼谁更多 --(1188字)
      金黄色的酒液顺着她的嘴角滑落,一直流入她的脖颈,雪白的肤色衬着一点透明的黄,竟有股说不出的银靡的美感。
      穆凌风一推门,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肤色雪白的女孩仰着头,长发随性地披散开来,柔顺服帖,微醺的眼神似醉般迷/离,却又透着令人心疼的隐忍。
      穆凌风的心蓦然一动,他迈开步伐,想要取她手里的酒杯。
      “风哥,你来了?”安慕雪一脸娇羞小女儿状,扑入了穆凌风的怀里,小手大胆地环住他的腰,脸上扬起甜腻的笑容。
      被她抱住的男人身子一僵,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没有推开她,目光却直直地落在安若兮的脸上。
      原来这世上有一种女人,喝了酒才会显示出原本的模样,娇/媚的醉态,清浅的笑容,有迷/离,更多的却是卸面具后的真实清醒。
      心微微一动,他开口道:“别喝太多酒,你酒量差?!?br />   他没记错的话,从小她的酒量就不好,基本处在半杯就会醉的限度上,何况慕雪灌给她的,是大度数的烈酒。
      “哟,新郎官怎么心疼起别人了,就算是慕雪的姐姐,也不能抢了寿星的彩头啊?!?br />   人群中不知是谁调侃了一声,紧接着便有其他人跟着起哄。
      “就是就是,你心疼慕雪我们不管,别人可没有这个特权,来晚了就得罚酒?!?br />   慕雪的同学早就知道慕雪有这样一个姐姐,不知是刻意刁难还是无心嬉闹,穆凌风被她们的话反驳地一哽。
      迟疑了一瞬,那半杯酒便已经被安若兮仰面喝尽。
      看着她踉跄了一脚步,仿佛酒精的作用已然发作。
      穆凌风的黑眸染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寒霜,冷冷吩咐道:“你不会喝酒,喝了这么多就回房去休息。别留在这了?!?br />   他的口气很冰,听不出任何关心的意味。
      安若兮愣了一,他这是在嫌弃她么?
      怕她喝醉了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把慕雪的生日宴会搞砸?
      还是怕她醉醺醺的样子给他和慕雪丢脸?
      心狠狠摇晃了一,身躯也跟着不稳。
      穆凌风蹙眉,看了一眼她站都站不稳的醉态,脸色又寒了几分,冷着声线道:“我送你回房?!?br />   说完,不管她是否同意,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拖着人朝门外走去。
      “慕雪,这是你姐姐么?怎么你男朋友对她比你还殷勤?”
      众人有些惊诧地目视着二人出了房间。
      快到房门口的位置时,男人忽然顿住脚步,转身,冲着安慕雪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温柔道:“乖,我先把你姐姐送回房?!?br />   比起之前对安若兮的冷厉,他明显已经放柔了语气,给足了安慕雪的面子。
      安慕雪娇羞的点点头,原来他是为了她才连姐姐都照顾得这么周全。
      “谢谢你,风?!?br />   男人微微一笑,不再说话,拉着人出了房间。
      整个过程,大家都只看到了二人如何深情的互动,男人如何体贴,女人如何温顺,好一出郎才女貌。
      只有安若兮一个人知道,他看似绅士的笑容背后,用了多大的力道捏着她的手骨,仿佛要将她捏碎一般。
      “痛,不要,放开我?!?br />   【004】喝了酒,至少不会难过 --(1167字)
      在房间里她碍着慕雪的面子没有开口,这会出了房间,终是疼得忍不住呼痛了一声。
      “疼是么?还知道疼就好?!彼煽怂氖直?,语气就像长辈在教训小辈,“知道疼以后就别犯倔,不能喝酒撑什么强?!?br />   她那点酒量,几乎是沾酒必醉,简直跟不能喝酒没区别。
      刚刚那种情况,就算是有人起哄,她也有办法推脱,平白灌自己一大杯酒,她这是在跟谁置气?
      “对不起,我不舒服,先回房了?!?br />   她的体质对酒精太过敏/感,稍稍沾染,就会浑身不适。
      何况他把她拦在房间门口,就是为了说这些没营养的话?很抱歉,她还真没兴趣听他的谆谆教诲。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以后少沾酒还告诉错了是不是?”
      不满她的敷衍,男人长腿一撩,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没有,让开?!?br />   酒精的效用已经开始发作,她的大脑虽然还算清醒,理智却明显快要脱节。
      他说的没错,她不能喝酒,刚刚的情况也就是在逞强。
      她原本可以推开的,却因为他,刻意放纵了自己一次,因此,她更加不愿意被他看到自己的狼狈。
      她在谁面前丢脸,都不愿意在他面前丢。推开他的手臂,她踉跄着去推房门。
      “没有?那你告诉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男人看着她急于推开他的样子,怒极反笑,一声讥讽的反问溢出唇边。
      安若兮愣了一,没回答,脑子仿佛更晕了,随时可能不清醒,她有些不耐地吼道:“我心情不好还不允许我喝酒了么?喝点酒怎么了,至少不会难过?!?br />   她已经有几分醉了,说出的话带着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疯狂。
      男人本还捉着她的手臂陡然一僵,高大的身形几不可察地颤了一,随即被她轻而易举地推开了。
      “妹夫,我要休息了,不送?!?br />   她的疏离和冷然让他竟有一瞬微不可察的心慌。
      只因他发现,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羞涩胆怯的女孩,喜欢什么东西从来不敢争取,只敢远远地站着,露出渴望的眼神。
      如今的她,已经在那副看似乖巧柔顺的外表,多了一点个性的意味。
      意外的,他没有再拦她,而是嘴角扯出一丝不明的笑容来,“好好休息,呆会再来看你?!?br />   说完,他转身离去,只留给她一个高大的背影。
      看着他远离,安若兮仿佛再也忍不住一般,伸手关上了门。身体靠着墙一寸寸滑,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安若兮,你到底还有没有底线,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你难过,唯独那个男人不可以,你怎么能就这样将自己的心事摊在他的面前?
      你难道忘了,他已经是你的妹夫?你这么做跟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狠狠地擦了一把脸,奇异地察觉到脸颊冰凉,明明,她没有哭,为什么却已经湿了一片?
      安若兮紧紧抱着膝盖,不断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过是个男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越想越累,最后蜷缩在地毯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005】这不是正是你想要的 --(1228字)
      清晨。
      一/夜荒唐。
      空气里弥漫着疯狂过后的气息。
      宽敞的卧室内,躺着两具属于不同性别的身躯。
      男人一副冷漠的眉眼,五官立体不羁,薄唇紧抿出淡漠的弧度。女孩长发披肩,一张沉静安逸的脸蛋熟睡着,分外乖巧柔顺。
      穆凌风睁开眼,宿醉的头痛令他微微失神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处何地。
      小巧的布局,处处透着温馨的格调,这是一个女孩才会有的卧室。
      男人微微一扭头,眼前一副you人的景象,令他喉咙瞬间干渴地厉害。
      在他身侧,几乎低头可见的距离上,女孩不着寸缕的身子乖巧地窝在他怀里,白。皙圆润的肩头从薄被里露出一截,半遮半掩地滑入视线里。
      她睡得很香,眉眼间都透着宁静的气质,令人不觉就心软了几分。
      穆凌风的眸子陡然一沉,同时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是她。
      “唔?!?br />   察觉到身子被一抹火/热荼毒着,安若兮轻轻嘤/咛了一声,两把小刷子似的眉睫上闪动着,缓缓睁开了眼。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场景,却多出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大脑空白了几秒钟,视线落在两人坦诚相对的身上,一声尖叫顿时卡在喉咙里。
      视线对上男人犀利的黑眸,她的身体本能地轻颤起来。
      “醒了?”
      穆凌风低头,俯身,极具压迫性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将她周围可供呼吸的空气瞬时夺走。
      他撑着双臂居高临地看着她,刻意忽略被子底那明显的颤抖频率。
      昨夜疯狂的记忆和身体上的酸痛瞬时如开闸的水,涌入脑海里。
      安若兮猛然僵住了身子,苍白的脸色在强烈的光线里几近透明。
      一秒,她听到自己声音颤抖地发问:“穆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就因为昨晚她没有听他的话,无意顶撞了几句,他就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她?
      安若兮双膝抱紧,脸沉进腿弯间,记忆此刻清晰地如刀刻般一一浮现。
      昨夜她才刚睡,就忽然听到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他高大的身影立在门边,手上端着一杯温热的牛奶,脸上的笑容温柔醉人。
      “这是你妹妹让我给你送来的,她说你喝酒之后容易失眠?!?br />   天真如她,真的以为是妹妹的好意,毫不怀疑地当着男人的面喝尽了杯里的牛奶,却马上失去意识,昏倒在他的怀里。
      醒来,一切都脱轨了。
      “为什么?”她仿佛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那里,只会机械地不停重复着这一句话。
      穆凌风不回答,微微嗤笑了一声,目光斜睨着她的狼狈。
      “就因为我不听话,你就要这样羞辱我么?妹、夫?!?br />   安若兮紧紧抓住身/的被单,连手指都变了形状,她却强忍委屈,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可是泪水却仿佛忍不住一般,失了控。
      “哭什么,这不正是你希望的么?!毕M缴踔良僮爸辛艘?,主动沟引他。
      穆凌风一开口,就是咄咄逼人的笑意,安若兮如触电一般猛然推开了他,剧烈地摇晃着头。
      “你说什么?你疯了?!?br />   对,他一定是疯了,否则,他怎么会拉着她一起,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来?
      【006】做我的女人,你不会后悔 --(1154字)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昨晚,你很主动?!?br />   穆凌风沙哑着声线,指尖轻轻挑开被子一角,不意外换来她惊慌的视线。
      “你干什么?”
      难道他疯狂了一次还不够么,他可是她妹妹的男人,现在却跟她躺在一起,简直又荒谬又讽刺。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一向很清楚么?!?br />   穆凌风收回手上的动作,转而把玩起她的一缕青丝,嘴角勾着不羁的笑意,“做我的晴人吧,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而且,你也喜欢我,不是么?”
      他贴上她的耳垂,灼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后颈上,激得她一哆嗦。
      “敏/感的女人?!?br />   他低低地笑了,笑容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你什么意思?”
      安若兮没想到他会如此坦白,猜到他可能会知道是一回事,亲口听他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他早知她喜欢他?所以,故意用这样的方式侮辱她?
      心口震颤地厉害,仿佛千刀万剐。
      “我的意思,你很明白,昨晚是一个错误?!?br />   穆凌风顿了顿,分外低哑的嗓音透着姓感,“但是我希望,能将这个错误延续去。做我的女人,你不会后悔?!?br />   他邪魅的语调像在you惑单纯的夏娃去偷摘禁/果。
      安若兮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方才从他伪装的温柔中清醒过来。
      “对不起,穆大哥,既然是错误,就让它自动消失好了,我没有破坏别人感情的癖好?!?br />   她不懂,他这是怎么了,突然就跟神经抽了一般赖上了她,难不成是因为订婚的原因,让这个男人觉得寂寞,不自由了?
      “你怀疑我?”她的拒绝是他意料之外的,“你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怎么,不敢相信?”
      他是个事业有成,外型天成的俊美男人。他有外貌,有手腕,有魅力,甚至在外人面前,一向彬彬有礼,只要是个女人,都会相信这句话。
      只要这个男人想要用心相待,他不会亏了任何一个女人。
      只是,她终究不是那群渴望他施舍爱意的女人中的一员。
      她要的,不过是份简简单单的爱情,没有杂质。
      “你跟我在一起,慕雪怎么办,我不能眼看自己的妹妹不幸福,那样,你对我多好,我都不会有一点快乐的感觉?!?br />   她说的是实话,慕雪虽然不是她的亲妹妹,但对她,她从来是百依百顺,分外疼爱的,她舍不得因为一个男人让两姐妹之间为难。
      “她?”
      令安若兮意外的是,男人一声嗤笑,直接挑明道,“我该说你是太天真,还是太有心机?我们之间的事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我要你,是我们两个人的事?!?br />   他们两个人的事?安若兮一怔,陡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意思。做我的女人,我依旧会娶慕雪,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开口,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br />   昨夜尝过她的滋味以后,他竟有些割舍不,索性已经造成了这样的局面,来个长期的发展倒也不错。
      他有的是钱,不在乎多养一口人。
      【007】我可以对我们的关系负责 --(1178字)
      安若兮震惊的抬起头,几乎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做他的晴人?不曝光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出金钱,她出身体,俩人玩那种所谓你情我愿,公平交易的游戏?
      扬起手,身体本能地听从大脑,一个巴掌朝着那张俊美的脸扇过去。
      “女人,没有人可以打我的脸?!?br />   意料之中的巴掌声没有响起,他抬手,狠狠捉住了她的手臂。
      忽然阴寒黑沉的脸色吓得安若兮顿时不敢造次。
      “你明明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爱慕雪么,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她?”
      他的力道大得惊人,死死捏住她的手骨,她根本挣脱不开,心头一股酸涩委屈蔓延上来,她低了语调,带着服软的意味。
      “我是不喜欢你——但也没有多讨厌,既然我们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我总要对你负责是不是?!?br />   他的大掌恶意地在她脸颊上抚莫,语气少了往日里拒人百米的冷漠倨傲。
      “负责?”她有些自嘲地笑了,头低地不能再低,“让我做被你保养的女人,就算是负责了么?”
      她真的觉得很可笑,明明就是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踩碎她的尊严,可她却还能如此冷静地坐在这里听他说话。
      “穆大哥,你放心,喜欢你是我的事情,我不会因为这个错误死缠着不放,更不会干扰到你和慕雪之间的关系,你走吧,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br />   心底狠狠地抽痛,理智尽管一次次提醒着她,该这么做,可是真到了话出口的时候,她却又痛得难以呼吸。
      “你平常就是喜欢这样心口不一么?”
      穆凌风看了一眼她纠结的眉目,心底泛起一丝异样。
      “明明就想要我,就舍不得把我推出去,为什么还要逼着自己这么说,嗯?”
      他用手指挑起她的巴,不容许她躲避自己的视线。
      “你……”安若兮哑然,竟然被他看出来了,在这样一个眼光锐利,城府极深的男人面前,她真的有种无所遁形的羞耻感。
      “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明明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嘴硬?”
      穆凌风翘着唇,吐出的话语字字锋利。
      他就是看不惯她平时那副冷淡疏离的样子,存心逼她就范。
      “你是我妹夫,不管你怎么想,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不会同意你的条件的?!?br />   安若兮捡起地上的衣物,狼狈地裹在身上,目光注视着男人高大冷漠的背影晃进了浴室内。
      果然,所谓负责,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的说法,她拒绝了,他便也不再坚持。
      嘴角勾起苦涩的笑容,安若兮心神一晃,忍不住痛骂自己道,安若兮,你究竟还在期望什么?
      对于一个今生只能做你亲人的男人,你还有什么可想的?
      擦干了脸上的湿意,她支撑着有些打颤的双腿,蜷在被子里。
      底库和里衣都已被他撕碎,根本无法上身。
      她裹在身上,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最后一层尊严,可是遇到了他,她还有所谓的尊严么?
      恐怕早就没有了,只有她自欺欺人地维护着那张薄薄的脸皮,自以为圆满了,却不知有多可笑。
      【008】这笔账,算在你头上 --(1243字)
      穆凌风洗过澡后,高大的身躯迈出浴室。
      宽松的黑色浴袍包裹着健壮的肌肉,发丝仍在滴水,明明慵懒至极的装扮,却被他穿出了一股骨子里的贵气。
      安若兮只觉眼前一晃,男人已走到了她的面前。
      “我刚刚说过的话,你可以好好考虑,至于昨晚的事?!?br />   穆凌风眸子一凛,透着刻骨的凉薄,“我想,你不会希望慕雪知道?!?br />   言之意,不管她同不同意,即使做了他的女人,最终的结果都是不见光,不能让慕雪这个当事人知情。
      丝丝疼痛携着酸涩涌上心口,安若兮只觉连呼吸都是痛的。
      “你怎么敢笃定她不会知道?又或者,你拿什么赌,我一定不会告诉她?好像,我现在才是受害者,我用这件事去刺激她跟你取消婚约,不是正好么?!?br />   她悲凉,却好似连愤怒的力气都失去了。
      穆凌风瞧见她胸口起伏的样子,不怒反笑,话语里带着近乎戏弄的味道。
      “你不会那么做的,你知道我根本不会为了这个娶你,何况,慕雪一直是你最心疼的妹妹,你舍得那么做么?”
      舍得么?肯定是不舍得的,所以才被这个男人当做把柄捏在手中,步步紧逼么。
      呵,一不小心,错了棋,被逼入了一个死角落。
      安若兮脸上悲凉的神色一闪而过,见状,穆凌风意识地蹙眉,似有些不忍。
      黑眸一转,他却还是冷厉了神色,开口道:“当然,如果你不乖,偷偷跑去曝光了这件事,我有的是手段对付你。所以你最好庆幸,今天的事,不要被任何一个外人知道?!?br />   否则……否则他会使出无数种办法叫她生不如死。
      这个男人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他的手段,她再清楚不过。
      “好,我不说?!?br />   仿佛认命一般,安若兮闭上眼,缓缓吐出了一句承诺。
      他的担心本来就是多余的,她哪里有那个勇气对外人提起,发生了这种事,最想遮掩,最怕曝光的人,就是她了。
      安若兮强行命令自己冷静来,“今天的事我可以保密,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一定要娶慕雪?!?br />   他既然肯养她做女人,对慕雪的爱,就绝不是那么深。如果不深,为什么他的眼里放着一片深情。
      “我娶她不娶你,是因为她是我该娶的人,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不是你?!?br />   男人的黑眸深不见底。
      一出生么?那就是宿命了。
      一声苦笑溢出唇边。
      “好,那我们以后就不要来往了?!痹缧┒狭艘埠?。她怕,怕再接触去她会情不自禁地深陷。
      “这么急着脱请我们之间的关系,难道过了昨夜,让你愧疚了?”穆凌风噙着薄笑,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不,我只是不想给我们之间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而已?!?br />   呵,瞧她说的多好,借口都找的这么圆满。
      穆凌风并不急着去戳穿她那薄薄的一层尊严,只是冷冷丢了一句。
      “今天的事,不管你找什么理由遮掩,一旦传出去,这笔账记的人头,一定是你?!?br />   说完,他高大的身子朝门边走去,甚至没有换衣服。就连他身上穿的浴袍,都是他临时带过来的。
      “若兮,你在房间里么?”
      男人刚走到门边,门外便传来一声清脆的询问,高大的身影陡然僵了一。
      【009】出去跟她解释 --(1161字)
      来人是安慕雪,听声音,像是醒来许久。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有点难看,他明明记得,昨夜她醉酒醉得厉害,宿醉之人,也能起得这么早么?
      安若兮的脸蛋在听到门外那道声音之后,刷地一白了,久久不见血色。
      她惊慌的抬头,眼神本能间投向男人求助。
      然而,穆凌风只是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唇形微动,吐出一句话来。
      自己解决。
      他居然叫她自己解决?这种情况,要怎么解决?
      心忽然乱了节拍,她哀求的目光又一次转向他。
      不是在乎么,那就帮她解释,为什么要一脸的无所谓。
      她从小到大老实惯了,从未做过任何亏心事。
      手无措地交叠了一,她满脑子乱哄哄的想的都是万一被发现了这么办,她居然做出了这么龌/龊的事情。
      过度的恐慌和心理负担白了她的脸色,智商几乎急降为零。
      穆凌风虽然不着急,却不想看着这个女人跟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六神无主的样子。
      他冷冷地压低声音,近在咫尺道:“你就这么傻站着,就能让门外的人消失?”
      真是不理解,平时看着挺精挺灵的,这个时候居然反应这么呆滞。
      “你再不出声,她恐怕就要去找管家要备用钥匙开门了?!?br />   安若兮对酒精有轻微的过敏,昨晚喝了那么一大杯洋酒,怕就怕安慕雪是来关心她身体的。
      这个时候不应声,她去找人撬门的可能性太大了。
      安若兮一慌,被男人提醒过后的神经绷得更紧,抢在安慕雪楼前,她颤颤地开了口。
      “慕雪?!?br />   “姐,你好点了没有?怎么半天不说话,担心死我了。昨夜要不是我喝醉了,不会把你一人丢不管的,你没事吧?”
      安慕雪甜软的嗓音透过门板传入,瞬间令安若兮更加愧疚,慕雪还在担心她是不是身体不适,她却在此时跟她的未婚夫共处一室。
      “慕雪,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了、”
      她没事,哪里都好的很,除去一颗心刚刚丢失,被践踏地厉害。
      “那就好,姐,你开个门啊,我进去看看你?!?br />   “不要……”
      安若兮脱口便是一声拒绝,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
      果然,安慕雪更加生疑了,“姐,你到底怎么了,这么久才回应我,还不让我进去?!?br />   “我没事,慕雪,我只是酒喝多了,睡得太沉没听见的你的敲门声。房间里昨晚被我吐过,还没收拾,气味不太好,你就不要进来了?!?br />   她委婉地说着谎话,语调却是自然了几分。
      安慕雪天生是千金小姐命,自然也怕脏,眉头皱了一,她开口道:“姐,那我去找佣人来替你收拾吧?!?br />   找佣人?那不是还得开门。
      安若兮想也没想便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收拾就可以,慕雪,谢谢你昨晚的牛奶?!?br />   牛奶是穆凌风端来的,但慕雪是不可能在里面药的,所以这句感谢,算是带着三分诚意的敷衍客套。
      安若兮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门外的慕雪迟疑道:“姐,我什么时候给你送过牛奶???”
      【010】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1205字)
      昨夜她喝得烂醉,连自己都顾不上,根本不可能叫人去送什么牛奶。
      安若兮扶住门把的手陡然晃了一,声音带着一丝颤意,“不是你叫人送牛奶给我的么?”
      因为不清楚事实,怕暴露了穆凌风的身份,她只好改口称为人。
      话落,身旁一道犀利如刀的视线瞬时落在她身上,男人冷凝了神色,嘴角微挑。
      人是么?很好。小乖猫撒起慌来也面不改色了。
      被男人凌厉的目光一扫,安若兮有些退缩,却还是坚持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姐,你说什么啊,我昨晚喝多了,就直接睡了,连同学都是司机和管家送回去的,我根本没叫人给你送牛奶啊?!?br />   安慕雪的嗓音纯净真诚,听不出一丝做作。
      何况,安若兮的心里早就有了数,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不死心罢了。
      被心底藏得最深的那个人欺骗,她不愿意轻易承认,自己心甘情愿地掉入了这个陷阱。
      如果昨夜那杯牛奶不是穆凌风送来的,又或者,没有打着安慕雪的名义,她也许就不会喝,后面也不会发生这些荒唐事。
      “姐,你没事吧?”
      安慕雪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问,却听出了些端倪。
      “慕雪,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了,我一会就楼?!?br />   安慕雪点点头,似乎是信了她的话,却又想起什么,忽而问出口道。
      “姐,你看到风哥了么?佣人说他一晚没回房?!?br />   “没……没看见?!蔽叛?,安若兮脸色猛地白了一,声音颤抖地否认。
      一秒,耳边传来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身体仿佛再无一丝支撑的力气,安若兮扶住墙,不肯抬头。
      房间里维持着可怕的安静,一直过去了几分钟。
      “怎么,连面对我都不敢了?”
      穆凌风将她难过却又极力隐忍的模样看在眼里,心底竟有些薄怒,唇边不受控制地溢出一句嘲讽。
      “那杯牛奶……是你送的?”
      她不傻,只是在这场爱情中自欺欺人久了,显得有些智商为副罢了,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她猜得出,因此不敢去问。
      在他面前,她注定了永远卑微。
      “不是……”穆凌风扫了一眼她强忍的模样,心底一动,正要开口,门外忽然再度传来慕雪的声音。
      “姐,快开门,风哥他是不是在里面?”
      安慕雪焦急又带着一丝哭腔的质问透过门板,清晰地传入房内二人的耳中。
      安若兮身子重重一抖,还来不及回应,那边就传来一道低沉的询问。
      “一大清早就胡闹,成什么样子!”
      安父从对面的房间里走出来,身上披着深褐色的睡衣,整个人透着一股长辈的威严。
      “爸,这是我的事,你就别管了?!?br />   安慕雪有些狼狈的脸色透出难堪。
      她狠命地敲打着门板,带着哭音问道:“姐,开门,让我进去,我知道风哥在你房里对不对?昨晚佣人看到他进去了就再没出来?!?br />   本来,她并没有发现这件事,听安若兮提起牛奶,刚才忍不住好奇地问了楼的佣人,才得知,穆凌风端着一杯牛奶进了安若兮的房间,一直没出来过。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整整一个晚上,会发生什么?
      【011】最怕他的温柔以待 --(1165字)
      这件事用脚趾想都想的明白,安慕雪顿时慌了,手的力道更重。
      “慕雪,我……”
      安若兮不想撒谎,但是眼这种情况,又叫她如何坦白?
      “姐,你别骗我了,我找遍了整个房子,风哥都不在,他也没有回家,只有你这里,他一定在里面?!?br />   安若兮有些慌了,她没想到一向神经大条的妹妹,这一次变得如此敏锐,她连遮掩都不能。
      “慕雪,你听我说……”
      焦急中,她也乱了措辞,不知该如何辩解。
      “我不想听,你别说!”安慕雪像是疯癫了一般贴着门板大叫。
      很快,佣人从楼拿了钥匙上来,房门被打开只是眨眼的事。
      安若兮急了,不顾一切地一把将身旁的男人推进浴室,而后将门带上,自己跑到床边。
      “姐,风哥呢?”
      门被打开,安慕雪冲进来,发现房里只有一个人,意识地看向浴室。
      “慕雪,别,他不在这里……”
      安若兮几乎是带了祈求的腔调,却还是没能拦住慕雪的脚步。
      脑子里一根弦陡然崩断了,她猛地上前抱住慕雪,声嘶道:“小雪,不要进去,不要!”
      她的声音隐忍着一股绝望,有种山穷水尽的错觉。
      安慕雪被她抱住,愈发情绪失控地冲着里面喊道:“放开我,你放开!”
      砰。
      安若兮单薄的身子不堪大力,被她忽然推倒在地上。
      浴室冰冷的瓷砖贴在她风光半露的后背上,沁人的冷意却怎么也比不过心底的薄凉。
      “慕雪,不准胡闹?!?br />   她倒地的同一瞬,一道磁性冷漠的男声从浴缸前的遮帘后面传出来。
      一秒,穆凌风高大的身躯踏出浴室,俯身,抱起了摔在地上的安若兮。
      “怎么样,没事吧?”
      他的声音带着询问的关切,眉眼间是许久不见的柔和。
      安若兮听到他春风般的关怀,意识地鼻子一酸,险些掉眼泪。
      她最受不了的,便是他的温柔相待。
      “放我来?!?br />   她哑着嗓子,推开了男人的怀抱,脸上的倔强犹如一只高傲的白天鹅。
      穆凌风视线陡然一暗,松手的瞬间,神情又恢复了先前的冷漠,甚至,比之前更冷了几分。
      “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慕雪有些颤抖地看着这一幕,突然失去了质问的勇气。
      “我……”
      安若兮意识地想要解释,可是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简直容不得任何辩解。
      “姐,你怎么会和风哥在一起?为什么?!”
      “慕雪,别闹了,让他们两人先把衣服穿好?!?br />   安父黑着脸色站在门口,只看了一眼,便像看到什么脏东西一般,掉头就走。
      安若兮的脸更白了,跌跌撞撞地走近衣柜,从里面胡乱拿出衣服套上。
      佣人走上来,将安慕雪叫楼,同时对着内的二人传达道:“老爷让你们换好了到楼?!?br />   穆凌风扫了一眼身旁的小女人,拿着衣服都在颤抖的手,有些看不过去,走上去一把抢过她来,强行给她套上。
      “昨晚沟引我的勇气哪去了?现在敢做不敢当了?”
      【012】纯洁的男女关系 --(1144字)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日照:做好经略海洋这篇大文章 2019-03-20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3-20
  • 国际锐评:反制更快更强更准!中国坚决打赢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2019-03-16
  • 明星抓逃再立新功!杨澜访星演唱会现场抓获逃犯 2019-03-14
  • 江岸小升初“多校划片” 三大学区新增优质学位至少450个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3-11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上海时时乐三星出号走势图 顶呱刮好彩头中奖图片 中国体彩超级大乐透 捕鱼达人小游戏 河北燕赵20选5走势图 怎样查福彩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有鬼 澳洲幸运5百科 福彩3d字谜图谜 北京赛车下注平台 竞彩篮球大小分单场 江苏时时彩玩法规则 pk10高手论坛交流区 香港赛马会开奖 3d单选双复式怎么买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