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
    •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夫小说

    看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嫁给乔医生《全本》

    时间:2017-05-19 21:26:12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3010   评论:0
      ☆、我闺女寂寞啊
      火锅在翻滚,诱人的香气一个劲儿往鼻子里钻。苏夏摩拳擦掌很久了,可氤氲的烟气对面是老妈铁沉的脸,只得乖乖地坐着。
      母上大人脸色不怎么好:“乔越呢?”
      兜兜转转果然还是要问起他,苏夏愁眉苦脸:“他……”
      “哎,人家忙事业,理解理解嘛?!彼瞻执蜃旁渤?,把嫩牛肉夹给苏夏。小姑娘笑呵呵地拿碗接,就听母亲咳嗽一声。
      这下两个人都不敢动了。
      外面是此起彼伏的烟花爆竹声,只能听见沸腾声音的屋内显得格外安静。苏夏两条秀气的眉毛蹙成一团,苦兮兮的样子:“妈,一开始他是要回来的,可是那边又有事儿了,你也看新闻联播,那里边儿的国外不都是在水生火热里么?每天都天灾啊人祸啊都没断过,他……很忙的?!?br />   啪!沈素梅放下筷子,跟观音似的脸上乌云密布:“他很忙?一年就这么一个春节,他都可以连着两年都不回来过?嘿我就纳闷了,那热里吧唧的非洲有什么好的????放着我家如花似玉的闺女不来搂,搂那一群黑洋鬼子……”
      听着老妈越唠叨越离谱,思绪宛如一千只草泥马在草原上奔放。苏夏瞠目结舌,脑海里浮现出乔越那张冰块脸搂着一群皮肤黝黑的女人……
      这画面太污,苏夏不停摇头,刚想说什么桌子边的电话不停震动,嗡嗡嗡。
      几人定睛一看,苏夏立马跳起,脸红得跟什么似的:“别看了!”
      “禁欲冰块脸?”妹妹苏晨仰天大笑,苹果肌挤作一团:“我可怜的姐夫啊……”
      苏夏电话红着脸跑到阳台,没穿外套冻得哆嗦,电话接通那边沉默了下,她怯生生地:“……喂?”
      “……”属于乔越的声音传来,低沉中带着磁性:“……你们搬家了?”
      搬家?
      苏夏握着电话,很快从懵逼圈儿里出来了,她啊地尖叫一声,冲着话筒点头;“是啊是啊一年前搬的我忘了给你说……”
      乔越望着毫无人气的空房子,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新家?”
      “在梧桐路81号……你回来了?”
      “恩,临时改了日程,有7天假?!?br />   “那你这就来了?”苏夏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紧张的结巴,跟上学忽然被老师抽问一样满脑子空白。
      “……恩?!?br />   苏夏挂了电话,在阳台上呆呆站着,直到鼻尖被寒风刮得发红才搓了把麻木的脸颊。她瑟缩着回客厅,发现一家子6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自己。
      苏母放下筷子,乐得合不拢嘴:“是小越?”
      “恩……”
      “他说什么了?”
      “他说……他马上就过来……”
      妹妹尖叫一声在沙发上跳:“我的帅姐夫回来了!一想到他我就想起《太阳的后裔》,姐你可能耐啊能嫁给无国界医生!关键还特帅!”
      苏夏觉得头疼。
      沈素梅恩哼一声:“夏夏,跟我来,还有晨晨,你也一起?!?br />   苏夏莫名其妙跟过去,刚进卧室就听见喀喇的落锁声,老妈有些急地在衣柜里刨着什么:“裙子?大冷天的算了。这件?哎呀这件过时了,还有什么?夏夏你过来看看这件?”
      苏夏捏着粉红小熊的睡衣领口哭笑不得:“妈,又不是去接客,我换什么衣服???”
      “我倒想你去接客呢!”沈素梅冷哼:“换了,瞧瞧你穿的什么样,你们两姐妹相差6岁,出门谁是姐谁是妹没人分得清楚?!?br />   苏夏喜不自胜:“夸我嫩?”
      “说我老!”苏晨撅嘴不乐意!
      “我说你们幼稚!”终于翻出一件比较像样的毛衣扔在苏夏头上:“脱!”
      “我不?!彼障牟焕忠猓骸扒窃交乩淳突乩?,我又不是没给他看过--”
      沈素梅条件反射地捂着苏晨的耳朵:“未成年在呢!”
      苏夏哭笑不得:“您想哪去了?我是说睡衣,睡衣!”
      苏母更是怒不可遏:“结婚两年他只看过你的睡衣?”
      “我这到底要回答什么才好……”小姑娘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纠结。
      沈素梅耳朵也不捂了,双手叉腰站在床边:“难怪我一直抱不上孙子,敢情你们两个都是纯洁小天使来着?”
      旁边的苏晨一脸我懂完了的表情,最后眼见着妈妈真要生气了,忙上去打圆?。骸鞍パ浇憬?,你就换吧,天下男人谁不爱美女,你这个丸子头配睡衣跟他站一块保准叔叔和小萝莉,别人一看就觉得你未满十八岁,说我姐夫……”她挤了个贼眉鼠眼的表情:“玷、污、幼、女?!?br />   “你个小妮子!”苏夏蹦起来就要捉她,两人在床上闹作一团。
      叮咚。
      “来了来了--”
      卧槽,这么快!苏夏一个鲤鱼打挺立起来,苏晨比她动作还快,小妮子一阵风就出去了。
      “姐夫!姐夫姐夫好久不见啊,又变帅了!”
      还没下楼就听见苏晨花痴的尖叫,她刚翻完白眼就撞进一弯深邃的黑曜里。身材高大挺直的男人站在门口,满天飞舞的雪就成了不入眼的背景。
      乔越……
      苏夏握着扶手的手微微用力。
      “小越啊客气什么,你说你来就来了吧,还带东西?!?br />   苏夏这才发现乔越的手里拎着东西,不用看就知道有酒有烟。自家老爹就好这两口,这会简直乐得合不拢嘴。
      “应该的?!?br />   男人礼貌颔首,苏母笑吟吟地路过苏夏顺带把她往前推了把,小姑娘就这么撞撞跌跌地从楼梯上下来。她有些尴尬,甚至有点不知所措地对手指:“你、你回来了???”
      一句废话,苏晨笑得气吞山河:“瞧你跟个傻子一样?!?br />   乔越的目光落在苏夏身上,一别两年她几乎没什么变化,就是头发长了,很随意地在头上挽了个团。再往下,微微开启的睡衣领口露出一小截白透细腻的脖子,目光微凝片刻便挪开。
      苏夏这才后知后觉,忙不迭把被小晨拉开的衣领口给合上,红晕从脖子蔓延到耳朵根。
      乔越跨进门,身上还带着一股寒意。苏夏这才意识到他穿得很薄,衬衫加单衣外套,没有别的保暖衣物。沈素梅心疼得忙加了副碗筷,比招待自己的亲闺女还热情:“小越,吃饭了没?”
      乔越的目光扫过客厅中央的火锅,火辣辣的辣椒油在里面翻滚。他犹豫了下:“吃……”
      “姐夫姐夫!这火锅料是我姐亲自炒的,你试试吧可美味了!”
      乔越不好推拒,点头:“好?!?br />   他坐在苏夏的身边,衣服上的雪被室内的暖气温热融成了水,桌子很小,原本就是四人用的,他挨着过来,两人之间不免手臂相蹭。
      苏夏不由打了个寒颤,身边的男人似有察觉,微微往旁边坐开了点。
      这顿饭家里人都很开心。
      乔越不怎么说话,但是是个很好的聆听着,对于苏晨叽叽喳喳的一通问题表现得很耐心。
      “姐夫姐夫你们那里打仗了吗?”
      “和平期?!?br />   “出诊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我看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
      “看情况?!?br />   “那你们每天做什么?都吃什么?住的地方安不安全???”
      “看病,食堂中餐,安全?!?br />   “那你们队伍里有女的吗?你看我怎么样?”苏晨捧着圆脸满眼星星:“《太阳的后裔》你看了吗?你们队伍缺我吗?”
      乔越:“……谁的后裔?”
      苏夏觉得丢人,一个丸子塞过去:“多吃饭少说话!”
      沈素梅一个劲儿给乔越夹菜:“辛苦了吧,坐了多久的飞机???”
      “谢谢妈,9小时41分,还行?!?br />   说个大概就行了,还精确到分……苏夏瘪嘴。
      “这么说你下飞机就到我们这了?”沈素梅又惊又喜:“那亲家那边……?”
      乔越拿筷的动作一顿,视线扫过正竖起耳朵的苏夏,小姑娘瞬间正襟危坐。
      “看夏夏的意思?!?br />   这个回答让沈素梅乐得合不拢嘴:“没事儿没事儿,你们小两口该干嘛就干嘛,要是想带夏夏去那边过年我们都没意见,这孩子在家里宅得快涨蘑菇了,拉出去晒晒太阳才新鲜!”
      苏夏一口粉丝喷出来:“噗!”
      乔越全程只把沈素梅挑今碗里的东西吃了,没有主动伸过筷子。苏爸早就把存了好久的药酒倒出来,拉着乔越一杯接着一杯,没一会他自己就高了:“小越啊,把闺女交给你我放心。你是个踏实上进的,只是常年不在家……”
      苏夏一把捂着他的嘴,后面的话还是一溜烟出来了:“我闺女寂寞啊……”
      “我不寂寞!”苏夏耳朵红透,看都不敢看乔越半眼,拖着喝高的老人往沙发上躺,咬牙威胁:“老苏,够了啊?!?br />   苏父哼哼:“我闺女寂寞??!”
      乔越的视线落在苏夏脸上,似乎真的在观察她是不是寂寞了。
      苏夏一把捂着额头,满脑子黑线:“别看我,我真的不寂寞!”
      一声轻笑让她头皮发麻,乔越修长漂亮的手指轻轻掩着下唇:“爸,我明白?!?br />   你明白个球球!苏夏炸毛!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就点收藏吧,爱你们么么哒
      ☆、怎样的相处模式
      今晚明明只多了一个乔越,可苏夏感觉家里像冷水滴进热油里,一下就炸了。
      妹妹围着他嘴就没停过,老妈收拾桌子的时候还在哼歌,她坐沙发上闷头把电视频道全部换了一遍,不过是从这个春晚溜到另一个春晚。
      当乔越把醉酒的爸爸送进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她吓得啪地一下弹起来冲进厨房:“妈我帮你?!?br />   沈素梅举着盘子躲:“别添乱,陪你老公去!两年到头回来一次你竟然跟我躲厨房里?!?br />   苏夏白皙的脸上浮起一团红晕:“我,我不知道要和他聊什么?!?br />   “你学学人家晨晨!”
      苏夏从厨房里瞄了眼,他正微微侧头听那小妮子说着什么,灯光打在英挺的脸上显得意外的柔和,可下一秒男人却看了过来。
      艾玛!
      她忙抓起一只全是洗洁精泡泡的盘子挡在脸前,心虚转头却发现老妈正阴测测地看着自己。
      苏夏讪讪放下盘子,欲盖弥彰地在上面抹了几把,而后指着门外:“不要我帮忙,那我先出去了啊?!?br />   其实还真不知道要聊些什么。
      她坐在乔越身边,那股子莫名的压力和紧张又涌上来了,为了避免尴尬索性抓起个大苹果乱削。苏晨终于说累了,蹦跶着去倒水喝,耳根终于清静了些。
      “最近怎样?”
      隔了好久才意识到乔越是在和自己说话,好不容易保存到五厘米长没断的苹果皮飘进了垃圾桶里。苏夏鼓起腮帮子:“还行?!?br />   “你呢?”
      “也还行?!?br />   ……
      客厅对面的小妮子翻了个白眼,对她比了个“我快被你们冷死了”的表情。
      然后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苹果削好,苏夏下意识分一半给晨晨,对方却生怕她看不见一样指着乔越挤眉弄眼:“给他给他你这个大傻子!”
      你才是大傻子!苏夏呲牙,两姑娘的互动全进了男人的眼。
      她最终还是把苹果给他:“舅妈从山西带来的,很好吃?!?br />   乔越接过,修长的手指指骨分明,指甲干净整洁。很多人都偷偷说过乔越的人好看,那双手更是完美,静可观赏动可挽救生命,医生的手指是不是都那么富有灵气?
      苏夏不经意就盯久了,男人礼貌接过:“谢谢?!?br />   指尖不经意拂过她的,也是快速收回。
      两口子的相处模式让苏晨有些狐疑,她含着另一半的苹果,歪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针指向晚上10点,电视里帅气的魔术师正对着镜头舞动十指:“watch,就在这个位置,就在这个空间,抓一点点空气,只要轻轻的揉一下、仔细看……”
      苏夏打了个哈欠。
      苏妈妈也犯困:“这春晚一年不如一年了?!?br />   “哎夏夏,你也真是的!乔越坐了9个多小时的飞机你都不让他先去休息,晾着做什么?”
      苏夏愣?。骸叭ツ??”
      眼见着老妈要抬手,她瞬间明白:“我知道我知道,这带他去!”
      带他休息……
      苏夏上了楼才意识到什么,猛地转身张开双手:“你等等??!”
      她飞快地跑进去,昨儿和苏晨两人挤一窝看鬼片儿,换洗的衣服和零食渣子到处都是。她忙将床上和书桌椅上的衣服一股脑儿丢进了衣柜里,再一阵风似的将刚才和苏晨疯耍弄皱了的被套整理好,丢了垃圾后再开门,脸颊红扑扑的。
      “不好意思我收拾了下,苏晨那家伙早上闹腾来着,有些乱?!?br />   楼下的小妮子不知道此刻自己躺着也中枪,笑眯眯对着镜头里的魔术师YIF犯花痴。
      “没事?!?br />   乔越站在门口,身形笔直像寒带的冷杉树。而苏夏发现自己才到他的胸口位置,他变高了?小姑娘微微皱眉,想了会才意识到上次见面她穿了高跟鞋,所以脑袋顶勉强能凑到他的肩膀以上。
      乔越真的很高,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她问过他身高,苏夏当时不怎么喜欢个子太高的男生,自己刚到一米六,搂着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感觉跟猴子上树似的。
      唔,当时他说什么来着?
      “一米八吧,没怎么量过?!?br />   后来婚检报告出来,一米八八。苏夏还缩水一厘米,一米五九。
      略带威胁感的身高差距,让每次她看到都觉得有股莫名的压力。再加上乔越性格沉稳又比较寡言,苏夏见了他习惯性都得压着点性子。
      小学生见班主任。
      往事不堪回首。
      “别站着,进来吧?!?br />   “好?!?br />   独处的时候才觉得真的很久没见着他了,乔越比以前黑了些,眉眼里气息仿佛经过岁月的沉淀越发沉稳内敛。
      卧室不大但五脏俱全,布置得温馨又少女,可乔越一进来,总觉得空间都变得狭小了。
      “你……要不要洗个澡?”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抓了把头发指着卧室内的浴室:“有换洗衣服吗?”
      乔越目光扫过她有些躲闪的眼神,低沉醇厚的声音从苏夏头顶飘来:“好,有,我去拿?!?br />   苏夏松了口气:“那你先去洗,我帮你拿上来!”
      她说完往楼下冲,压根没给人拒绝的机会。
      “妈,乔越的行李呢?”
      “楼梯边儿放着呢?!?br />   无头苍蝇终于有了清晰的方向,她很快找到乔越的行李箱,黑色的金属色泽干净内敛,丝毫看不出半点从沙漠里来的痕迹。
      她拎了下发现一点也不重,估计也就是简单的衣物。
      “哎,夏夏我煲了汤你给小越送上去吧?!?br />   正准备上楼的苏夏趴在栏杆上,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刚吃过又喝汤,妈您养猪呢?”
      沈素梅作势要打:“小没良心的!没见着你们乔越都没吃什么东西么?肯定是不吃辣还陪着我们一起吃,你啊你生在福中不知福,这年头像他这样的男人不多了,你嫁给他是我以前香烧得好!快把壶拎上去,一定让他多吃点?!?br />   苏夏瘪嘴,明明之前还埋怨呢,怎么乔越一回来老妈画风都变了?
      亲妈当着自己胳膊肘往外拐,亲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等她上楼,躲旁边的苏晨奸笑:“妈,汤里又有甲鱼又有海参,不怕我姐明儿下不了床???”
      沈素梅拿大葱扔她:“一边儿去!”
      不明所以的苏大姑娘回到卧室,发现那个高大的男人正背对着自己看墙上两人的婚纱照,准确地说是只有苏夏一人的。
      照片里的她穿着露背的白色婚纱,在朦胧着白光的窗口微微侧头,弧度姣好的鼻梁和下颌浑然一体,岁月静好的温婉。
      苏夏不好意思地咳嗽:“乔越,你的东西?!?br />   男人闻声点头:“多谢?!?br />   “等等还有你的毛巾,洗漱的牙刷和杯子?!彼障拇蚩∈颐?,干净整洁的盥洗台上放着两个浅色系的杯子,她从抽屉里拿出没用过的毛巾和牙刷,说话的时候脸颊微红:“一直准备着,等你回来用?!?br />   乔越顿了顿,接过:“谢谢?!?br />   还是礼貌的回复,苏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垂眼:“那我不打扰你了?!?br />   磨砂玻璃氤氲着水汽,什么都是一片影绰,可哗哗的流水声是真实的。
      乔越回来了,还在自己的卧室洗澡……苏夏觉得像做梦一样。
      她扑在床边滚了几圈坐起来,盘腿看自己雪白脚丫上漂亮的珊瑚红甲油,忽然又有些发慌,发慌的时候总想做点什么,于是忍不住揭开那个保温盒,一股浓郁的香气飘了出来。
      她好奇地凑过去喝了口,好鲜!好像有海味但也不全是,反真好喝!小姑娘眼睛都亮了,砸吧着嘴,忍不住吹了几口气又吸了一口。
      乔越出来的时候正巧抓包,苏夏偷吃的背影像只土拨鼠,从背后能看见白皙的脸颊这边鼓一下那边鼓一下,最后咕嘟一声鼓起消失。
      他仍不住低咳提示:“衣服我晾浴室?”
      苏夏吓了一跳,忙丢了作案工具抹了把有汤渍的嘴角,转头的时候嘴里的东西差点因发愣而掉出来,丢脸至极。
      “就挂那里?!彼障陌镒徘窃桨岩路液?,当视线扫过对方微开的领口,才沐浴后的他……格外迷人。
      麦色的皮肤氤氲着水汽,带着热气的水珠从男人的发丝间滚落,一路往下,性感的锁骨,惊鸿一瞥的结实胸口……
      对方却在她的视线下果断整理衣襟,睡袍合得更拢了。好遗憾啊,苏夏瘪嘴。
      “看够了?”
      “没……哦,够了够了!”苏夏猛地回神,差点说漏了嘴。
      为了掩饰尴尬,她忙献宝似的把被染指的汤双手奉上,饭盒堪堪擦过乔越的胸口,若不是他反应快,汤汁差点浇他一身。
      始作俑者还天真地努力睁大眼睛看他:“味道很好,我替你尝过了?!?br />   乔越看着这双清透的猫儿眼和嘴角若隐若现的梨涡:“……我睡前不习惯吃东西?!?br />   “你不吃?”
      那太好了几个字没说出口,苏夏乐呵呵地收回汤:“我也觉得你累了一天应该胃口不好,先睡吧,汤不喝浪费我就帮你解决了?!?br />   不吃白不吃,反正今晚火锅也没吃饱,乔越回来后她基本就咬筷子。
      苏夏吃得香,没多久就把一大盒的汤和内容全部灌下去了。肚子快撑成一个小圆球,她打了个饱嗝才发现乔越正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砸吧嘴:“真的挺好喝的?!?br />   乔越的目光从她纤细的胳膊和腿上扫过,停在微微凸起的肚子附近,轻笑:“挺能吃?!?br />   结婚的时候有回过一次家,有过一人睡一边儿的经历。乔越是真的有些疲倦,苏夏也没多说什么,给他抱了床杯子就打算凑合一晚。
      乔越看着少女气息十足的床愣了下,她感觉他内心是抗拒的。小姑娘忍着笑想去开电热毯,后想起这男人没有开空调和暖气什么的习惯,于是恋恋不舍地拔了插头。
      “晚安?!?br />   “晚安?!?br />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一下——
      ☆、见家长
      关了床头灯,苏夏就蜷缩在床的右侧,明明紧张得要死,还得硬撑着大气儿都不敢出。身边微微往下陷了几分,是乔越上来了。
      两人分别盖着自己的被子,苏夏总觉得不开电热毯很冷,蜷成一团也睡不着,可身边传来了男人清浅的呼吸声。
      忍不住悄悄翻了个身,一团黑的连乔越在哪都看不清。他似乎睡着了,呼吸平稳又很安静。
      苏夏双手合十放在脸侧,盯着他的方向出神。
      自从嫁给他,她就在网上不断地关注“无国界医生”这个关键词,他呆过的地方,承担的风险,乃至需要做的事情,她都暗暗记在心底。
      总想着他再回来两人应该会有点共同话题,可一看见乔越,所有的言语功能全部都飞了。
      小姑娘有些沮丧,冲虚空吐了个空气泡泡。
      不知什么时候睡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潜意识开始变得难受。鼻腔里仿佛被灌了水,一股子腥味在喉咙里越来越浓烈。当不舒服的感觉积累到极致,苏夏猛地醒来,大口呼吸的瞬间像是被呛住了,咳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怎么?”
      乔越的声音却半点睡意也没有,他打开床灯,昏黄的光亮让苏夏下意识挡着脸。
      他很快发现苏夏的不对劲,倾身握着小姑娘挡在脸前的手,鼻端嘴角一片血红的狼藉,粘稠的血液还在往外冒:“别动,鼻血?!?br />   苏夏呆呆地看着他清亮深黑的眼底,鼻腔一热感觉有东西在往外涌,她抹了把感觉有些不对,再放在眼前……
      刚想脱口而出的尖叫被一把捂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在她嘴角飞快擦过,指尖是温热柔软的触感,上面有血。
      苏夏彻底意识到现在的状况了,有些惊恐地捏着不住流血的鼻子,口中也是一股子血腥味,喉咙里全是血,再俯身看枕巾和被套,猩红的血迹刺眼得厉害。
      “我,我这是怎么了?”她捏着鼻子瓮声瓮气,长睫毛上沾着泪水。睡着前不就想了下乔越……这就流鼻血了?!
      男人下床走到她这边,撩起苏夏的被子,小姑娘瑟缩:“嘶!”
      他动作缓了缓,把棉被绕在她身后,俯身按着苏夏的后脑勺:“别仰,你的鼻血已经倒流入喉?!?br />   鼻血倒流……
      苏夏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些害怕:“我从来没流过鼻血的?!?br />   “起来,去厕所?!?br />   她呆呆跟着他走,后脑勺还在某人的大手掌控下,身高的差距让苏夏感觉自己就是根乔越的人肉拐杖。
      “趴低点?!?br />   到了盥洗台边,乔越让她俯身,拧开水龙头的时候苏夏忙喊:“别别别,这边儿是凉水!”
      “是要凉的?!鄙砗蟮哪腥思虻ニ盗司?,就伸手接了一点,动手撩开苏夏的头发。
      手心里的发丝柔软纤细,冰凉顺滑得差点握不住,乔越动作放轻,将在手心放得不是那么刺骨的水拍在苏夏的后颈上。
      “嘶!”身下的小姑娘开始抗拒地扭动:“凉凉凉!”
      “别动?!?br />   他低沉简短的一声,苏夏立刻不敢动了??砂樗孀藕缶鄙锨崆岬呐拇?,掌下纤细的脖子开始忍不住发颤,并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乔越动作放轻了几分。
      暧昧的啪啪声在厕所里回荡,苏夏瞬间就有些不好了。她有些不安分地想抬头,却被乔越一手压着后脑勺:“老实点?!?br />   “冰!”红晕慢慢浮上精致的耳垂。
      乔越顿了顿,后面的水在手心温热的时间更久。
      鼻血在水池里汇聚,由多变少。隔了一阵终于不流的时候他停下动作。
      灯光昏黄温馨,镜子里的苏夏正在洗脸,动作跟小猫一样乖顺,一点点擦过眉清目秀的眼,健康润泽的脸颊在昏黄的灯光下透着牛奶般的光泽。
      乔越收回视线:“你今晚吃了什么?”
      苏夏一边咕噜噜灌水漱口,一边含糊:“火锅啊?!?br />   她含着牙刷也犯愁,吃火锅这事儿很正常啊,怎么就忽然流鼻血了?锅里煮的牛肉没吃几片,菜吃得不少,按道理不可能啊。
      男人闻言眉心皱起:“应该不是?!?br />   “哦,对了,汤!”苏夏恍然,把最后的一口漱口水吐出后愤愤抹嘴:“我就砸吧着有一股海鲜味,是不是它?!”
      乔越的目光落在苏夏的脸上,像是在探究着什么,那眼神让她有些茫然:“怎么了?”
      “算了,”他在水龙头下慢慢洗干净双手,学医人的习惯:“还是这样没心没肺?!?br />   她这边算是没法睡,到处都是斑驳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苏夏把拆了的被套和枕巾一股脑丢进浴盆里泡着,回头就发了愁。
      柜子里没多余的被子了,怎么办?
      乔越在床边站了会,把被子打开:“你睡?!?br />   “那你呢?”
      他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双手合十放在身前:“倒时差?!?br />   苏夏这辈子就没出过国,不知道时差混乱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倒是以前逛海淘的时候经常见一些PO主推荐褪黑素等等促进睡眠、倒时差的利器,多多少少对着个有点概念。
      可屋里这么冷,他只穿着一件薄睡衣坐沙发倒时差,谁信?何况乔越的眼下却是带着一层浅浅的疲倦。
      苏夏不知他最近在忙什么,有些事情他不讲,她从来不会多问。只是埃非最近局势不是很好,埃博拉还没走完又来了塞卡,回国前例行检查隔离了三天乔越基本没怎么睡,这都是苏夏不知道的。
      她犹豫了下,也从床上爬了起来:“我真的不困,你休息吧?!?br />   经过这么一折腾,苏夏本来就浅的睡意消散。她顺手拿起床头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下午没写完的那篇新闻稿还差个收尾。
      新闻是昨儿去跑的,二十九那天D市最高楼盘上有5个人以跳楼为要挟讨工资,触目惊心的白布黑字从楼顶挂下,声讨鼎盛集团。
      好在那5个人被安抚下来,她接到任务去采访,最后与鼎盛集团取得联系,才发现事实并非鼎盛欠款。集团早就将钱如数打给承建公司五星建筑,他们的工程款应该由五星来支付。
      可自己至今未与五星的当事人取得联系,可根据局那边的朋友说,五星集团的老总玩股票融资融券亏得血本无归,已经失联。她再与那5人联系说明缘由,对方却言辞躲闪,非认定是鼎盛集团,并且一定要高额翻倍的赔款。
      鼎盛的公关小郑反应当时集团觉得影响不好,已经暗地打了50万给他们??晌逍亲吡怂侵酪坏角?,所以紧咬不放。
      苏夏戴上平光镜,十指如飞地在键盘上啪啦一通敲,“……可以走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能通过跳楼、跳桥等极端的方式讨要工资,利用社会同情心和对弱势群体的第一?;だ慈怕夜仓刃?,是法律所禁止的……”
      等打完这一串,她伸展双臂,发现乔越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
      小姑娘窝在床上有些不好意思,最终飞快撩起被子:“你……也进来吧,没事儿的?!?br />   “我们已经结婚了,再说也就是睡一下……”她越说越觉得不好意思,最后强调似的开口:“盖着棉被纯睡觉?!?br />   乔越轻笑,起身关了灯,低沉的声音隔了一会才传来:“好?!?br />   这一觉睡得尤其安稳,苏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窝在乔越的怀里,头顶是对方温热的呼吸……
      乔越撑手躺在身边,五官英挺,哪怕穿着深蓝色的家居服,也难掩挺拔出众的气质。
      “醒了?”
      苏夏不好意思地往外滚了一圈,脑袋埋进被子里:“嗯?!?br />   苏妈妈早做了一大桌的早餐,从南到北的口味,从小米粥到面条应有尽有。瞧见两人从楼上下来笑得合不拢嘴:“怎么不多睡会呢?”
      “晨晨呢?”
      “爸,妈,你们早啊?!毙∧葑铀粘科嫉愕卮勇ド舷吕?,明明一派睡眼惺忪的样子,可看见苏夏的时候瞬间来了精神,一脸贼笑地挨着她坐。
      “昨晚感觉咋样?”
      苏夏莫名其妙:“什么怎么样?”
      苏晨拿手肘戳她,笑得暧昧:“我可是在隔壁贴墙等了很久啊,藏得深啊姐姐,我都快睡着了才听见响动,挺激烈啊?!?br />   苏夏差点一口小米粥喷出:“这都哪跟哪?”
      “什么轻点,什么别动,啪啪啪,啪啪?!毙∧葑釉谒哌垂?,末了一脸奸笑地双手击掌,冲她做口型:“就是这个声儿?!?br />   “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苏夏夹起鸽子蛋就塞她嘴里,这下连乔越的脸都不敢看了。
      隔得远的沈素梅没听见两人在嘀咕什么,只笑呵呵地对乔越解释:“这俩妮子感情向来很好,夏夏比晨晨高的时候两人老打架,可这几年晨晨都快一米七了,夏夏还是没涨,两人关系就和谐多了?!?br />   苏夏哭笑不得:“妈,你说得好像我打不过她咱俩关系才和谐似的?!?br />   沈素梅笑:“难道不是?从小到大你就跟皮猴似的,谁知道一夜之间转了性?”
      说到这里,苏夏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气氛变得沉默起来。
      乔越适时放下碗筷,打破沉默的尴尬:“爸,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明天带夏夏回N市过年?”
      N市?乔越的家?
      苏夏一下就傻了,因为结婚两年,她就婚礼上见过乔妈妈乔爸爸,之后偶尔节假日一通电话问候,彼此都是点到为止的礼貌。
      要去N市见他们?
      她忽然有些紧张。
      ☆、飞行经历(小修)
      吃完早餐苏妈妈就上楼,准备将苏夏的房间收拾下,最近几天都会没人住。
      简单温馨的卧室还保留着学生时代的气息,沈素梅收拾了桌子和床铺,视线扫过墙上的婚纱照就觉得好笑,笑着笑着又有些感叹。
      如果当年那事没发生,以夏夏的性子不可能和一个只见过几面的人结婚。
      当年……
      沈素梅叹了口气,好在乔越是近乎卓越的优秀,不然她死都不会同意让夏夏结这个婚。
      刚把东西抱进浴室,沈素梅就发现浴缸里泡着一团什么东西。她捞起来才发现是被套和枕巾,一层浅浅的血迹在水里混着。
      她盯着看了好几眼,表情渐渐由惊喜变成狂喜,索性东西也不想洗了,飞快下楼分享好消息:“老苏啊--”
      ---
      苏夏背着小背包,包边挂着粉色的大绒球。刚刚把写好的新闻发给主编审核,微信就来了。
      陆励言发了个大拇指:“公正客观,好记者。不过这篇发出去那5个人肯定不会满意,因为真相的揭露会让他们更加愤怒,这种事虽然很常见,但你要小心?!?br />   苏夏回了个微笑的表情:“放心,我现在去N市啦?!?br />   “N市?过年这么有闲心出去旅游?”
      苏夏并没有在社里说过自己的婚姻状况,知道她结婚的人也只有跑休闲娱乐板块的阿敏,主编大人高高在上,入行两年多她到现在进他的办公室还会紧张,更别提聊天了。
      “也不算旅游,我去那边过年?!?br />   消息发送出去,苏夏收起手机张望。乔越刚好办完行李托运手续。苏妈妈将D市的土特产收了许多,原本一个行李箱能解决的事,硬生生撑成两个。
      可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航空公司的正装包裙,笑容精致:“乔先生,苏女士,距离登机还有20分钟,我先带二位去休息室?”
      乔越点头:“谢谢?!?br />   他们到的时间掐得很好,20分钟休息不算长。乔越的安排每次都是这么有条不紊,苏夏坐在休息室里脑子都是昏的,当广播响起才琢磨出味儿了。
      她猛地抓着乔越的手臂,男人低头:“怎么?”
      苏夏慢慢松开,有些糯糯地开口:“我,我要不要再买点东西给叔……给爸妈???”
      乔越听她说话的时候微微俯身,闻言深邃的眼里闪过一丝无奈:“不用,别怕?!?br />   她刚想嘴硬说不怕,那个地勤美女又来了:“乔先生、苏小姐,登机时间到了,待会人多会不方便?!?br />   苏夏愣愣地像是才发现自己在哪,优雅的VIP休息室,灰色调的高档软沙发,窗明几净的环境。乔越买的头等舱,这个家伙个子高腿长,经济舱坐着就是折磨。
      她吐了吐舌头:“高级会员就是和咱不一样?!?br />   地勤美女的视线总在她身上瞄,有探究有好奇,苏夏察觉后有些尴尬地站起来,把一半身子都藏在乔越的后边。
      她见苏夏不像是有身份的千金小姐,反而像邻家的小姑娘,寓意不明的轻笑挂在嘴角,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那人继续对乔越殷勤:“乔先生是我们公司的白金会员,这些都是应该的。对了乔先生,您上次您乘坐航班去N市的时候我们也见过,真巧啊?!?br />   男人微微皱眉,应付地点头,勾着热闹的苏夏往前:“没什么印象,不过谢谢,接下来我们自己走?!?br />   乔越拒绝得不留情,那女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呆愣,最终站在那里努力堆笑:“行,打扰了,祝您旅途愉快乔先生?!?br />   苏夏竖起耳朵,也没听见“苏女士”三个字。
      走了一段她才恍然地弯起了眼角,晃了晃被乔越拎着的手腕,笑得跟狐狸一样:“哟?!?br />   男人不为所动。
      他带着她走,掌心下的手腕纤细,皮肤冰凉。
      乔越进机舱的时候忍不住问她:“还冷?”
      高领毛衣加白色羽绒服,脖子上还围了圈厚实针织红围巾,差不多只露出一双猫儿眼。苏夏知道自己穿得多:“有点怕,不过我不冷,只是身上摸着一年四季都是凉凉的?!?br />   乔越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她这才意识到什么,笨拙地坐在位子上解释:“不是,是我天生皮肤比较凉。哎,我手脚也凉,不是你摸是我摸……”
      “导致女性手脚冰凉的原因大多数是体内循环,动脉灌流量,内分泌这三种因素中的一种,用中医通俗的说法就是气血不足?!?br />   身边坐着专业人士,苏夏听得茫然,气血不足她明白,可:“动脉什么流量?”
      “动脉灌流量?!鼻卦嚼氖直?,在手腕上轻按了下,“曲池穴,多按这里?!?br />   苏夏觉得新奇:“你连穴位都知道!”
      外科医生也学这个么?
      乔越没搭理她,开始闭目养神。
      起飞前关机,屏幕上连着三条未读消息。一条微信两条短信。
      “过年我有可能去N市,到时候有机会一起吃饭?!甭嚼缘?。
      他去N市?他不是土生土长的D市人么?苏夏吐了吐舌头,想起这家伙掀嘴皮□□自己的鸡血样子就觉得头皮都在发麻。尝试几次编辑信息,最终还是放弃。
      关机的时候想起还有2个未阅读的短信,再打开一看,嘴角的笑容慢慢隐去。
      “苏记者,枉我们以为你是替我们伸冤的好人,没想到也吃了资本家的钱做没良心的事!”
      “以后出门小心点!”
      清澈的瞳孔印着手机屏的幽光,苏夏笑了笑,看来新闻已经挂网上,陆励言的动作还不是一般的快。
      利落地按了关机键,眼不见为净。
      D市到N市有差不多3小时的飞行时间,D市最近气候不好,飞机穿越厚重的云层时颠簸得厉害。苏夏一开始还能忍,可到最后颠簸不停,紧张得脸越来越白。
      她下意识看向乔越,男人闭着眼,眉头放松,挺直的鼻梁上有一道睫毛投射的阴影。不知是真睡还是假寐,一派淡定闲适的样子,仿佛颠簸与自己无关。
      苏夏往乔越身边靠了下。
      男人感觉到她的害怕睁眼:“正常现象,不用担心?!?br />   她凑过去很小声:“可这飞机那啥的事件频率很高啊?!?br />   头等舱里并非只有他们两个,苏夏虽然声音小,可小小的空间本来就安静,瞬间有人的表情不太好。
      她不好意思地讪讪赔笑,打算结束这个话题,转头就见乔越看着自己。
      她捂着脸:“怎么了?”
      男人收回视线,淡淡道:“我只是想看你究竟有多笨?!?br />   “近几年的坠机事件几件是天气和机身故障引起的?遇袭和操作失误算主流?!?br />   苏夏忙给他使眼色,可周围的脸色更不好了。
      一阵沉默。
      她坐了会觉得很无聊,继续找话题:“乔越,你坐过很多次飞机吧?”
      “恩?!?br />   “有没有遇到什么很恐怖的事?”
      “没有?!蹦腥怂低瓿聊讼拢骸暗故怯幸淮??!?br />   苏夏来了兴致:“说说?!?br />   乔越环顾了下周围,才低声道:“你确定?”
      得到新闻记者鸡啄米似的点头回应,男人伸手摸了下鼻尖:“一次在埃非,坐小飞机从奥塔到基纳,就是承载11人那种有些年头的运输机?!?br />   “然后呢?”
      “然后在降落时遇到了沙暴?!?br />   “《凤凰劫》?”苏夏条件反射想起某部电影场景,觉得后怕:“然后呢?”
      乔越垂眼:“坠毁前盘旋,机长放弃自己生存的机会让我们跳伞,可时间并不充裕,很多人来不及,所以11人里只有3个侥幸活着?!?br />   他说这个的时候口吻很淡,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可苏夏却震住了?!斗锘私佟防锏姆苫龅缴潮?,坠落沙漠但所有人都生还,可他们11人里只活出3个,乔越就是其中之一。
      她愣愣地看向他,乔越脸色淡淡的,甚至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这几秒间的生死瞬间却被他用轻描淡写的口吻叙述。
      她忍不?。骸暗笔薄阍谙胧裁??”
      “想?我如果把时间浪费在‘想’上,恐怕我们之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在这?!?br />   冷静,沉稳,越紧要的关头越有清晰的判断力和执行力,自控能力强大得可怕,这是所有认识乔越的人给的评价。
      苏夏看着乔越,像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他。刚想说什么飞机忽然剧烈地一抖。若不是安全带系着,苏夏整个人都出来了,好多人吓了一跳,惊呼声此起彼伏。
      “怎么回事?”
      “以前都没这样过??!”
      有氧气面罩弹出,机身几次不稳后终于抖得不那么剧烈。
      弹起又跌回座椅,她揉着隐隐发疼的尾椎骨,滴答的广播声响起。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正遇上强气流有些颠簸,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带小孩的旅客请?;ず媚男『?,期间卫生间暂停使用,谢谢合作?!?br />   好在摇晃只是一时,刚说完动静小了很多,苏夏慢慢吐了口气。
      徐徐飞过N市上空,视线下一片白茫。
      北方城市纵横有序,道路很直,公路上渐渐能看见跑着的车辆以及两侧的堆雪。
      他的城市,她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潜水霸王们,喜欢就点【收藏】吧,送你们一朵fa——
      ☆、未知短信
      苏夏是典型的南方人,说话软糯个子纤细,皮肤跟才剥了壳的白水蛋一样。同时也是典型的南方怕冷动物,下飞机在机场呆着还不觉得冷,一出门,整个人在寒风中凌乱。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www.smf1.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 辽宁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辽宁频道--人民网 2019-01-11
  • 新华网金融频道招聘启事 2019-01-11
  • 人民网评:真实才是旅游景点的核心竞争力 2018-11-22
  • 世界杯—凯恩补时绝杀独中两元 英格兰2 2018-11-22
  •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11-21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11-20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8-11-20